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一百一十二章 尘埃落定

加入书签
    顾何氏气得说不出话来,抬手指着顾以文,指尖颤抖。

    “母亲……”顾以贤有些担忧。

    顾何氏缓了过来,眼神冰冷的盯着顾以文:“你的家产,老侯爷早已留过遗嘱,你若是不满,现在可以抹了脖子下去问问!——如果你还有脸去见老侯爷的话!”

    顾以文闻言,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一是气得,而是怕的——

    从以前到现在,顾何氏虽然对他发过怒,可每次还是保持着老夫人的风度,从未像今天这般,说话不留余地。

    显然,顾何氏是恼怒到了极致。

    顾以文心中一颤,意识到自己踩了老虎尾巴,想要挽回:“母亲,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刚刚就是鬼迷了心窍才……”

    “少在那儿狡辩了!”

    顾何氏冷哼一声,顾以文是当她老眼昏花,分不清善恶吗?

    “你若是嫌宅子与庄子不够,就硬气一点,什么也不要!”顾何氏一点脸面也不给顾以文留。

    面对顾何氏狂风骤雨的怒气打击,顾以文哪敢再去惹她?

    顾以文连忙道:“母亲,儿子怎么会嫌这些不够了?够了、这就够了……”

    “大哥既然觉得够了,那便如此安排吧。”

    一直沉默的顾以贤开口,那叫一个见缝插针,堵死了顾以文的后路。

    顾以文一噎,说不出话了,他僵硬着身子,视线在顾何氏与顾以贤母子俩身上来回扫——

    他怎么觉得,他是被算计了呢?

    顾以文身后,顾灵仙别开脸,不想再看这个蠢笨如猪的父亲。

    她好恨啊,为什么她的亲人这么不争气?

    不能当她的靠山就罢了,还拖她的后腿!

    想要出头,半点都不能指望顾以文!

    可是,什么都不能依靠,她能靠谁呢?

    到底靠谁,她才能从这看不出希望的日子出头啊!

    顾灵仙只觉上天不公。

    “分家一事就这么定了吧。”顾以贤再次开口,“择日不如撞日,我听闻后天就是个好日子,大哥今天开始准备,后天便能搬到新住处了。”

    顾以文张了张口,眼中掠过一丝恼怒,顾以贤就这么迫不及待赶自己走吗!

    他有些不甘心:“才一两日的时候,整理行李都不够,那兴越坊的宅子也不一定打扫的干净……”

    顾以文只想再拖一些时日,这么快分家,他那些同僚,指不定要怎么看他呢!

    眼下正是升迁的关键时机,能不能坐上户部左侍郎的位置,就看这半个月了,若是中途出了岔子,下次还不知道要几年后才能等到这样的机会呢!

    然而——

    “大哥放心,此事我会找人手为你办好。”

    顾以贤冰冷威严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和善”的笑,“定不会耽误大哥在黄道吉日时搬家。”

    顾以文:“……”

    面对顾以贤的缜密,顾以文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最终,他只能无力的点头:“那就按照二弟说的办吧……”

    只希望户部那边不会太势利眼,看自己分家,就认为自己失去了靠山,将左侍郎的位置交给别人。

    然而,在官场沉浮这些年,顾以文心里比谁都清楚,户部那肥差遍地的位置,哪个不是眼力劲高的?

    顾以文心中微沉,顾以贤真是要害死自己啊!一点都不顾兄弟情义!

    更可恨的是,他也无力反击顾以贤的手段。

    谁让顾以贤是嫡子,继承了永安侯爵位呢?

    而他,却什么也没有!

    只有靠自己去打拼!

    顾以文暗恨之际,却忘了资质平庸的他,是怎么坐上户部郎中这样的肥缺位置的。

    还不是靠了永安侯府的帮助?

    只是,永安侯府给了顾以文太多年的帮助,他已经习惯了,早已忘记感恩这回事。

    如今,永安侯府不打算再帮顾以文时,他心中只有满腔的怨愤、不满。

    顾以贤看着对面满脸阴沉的顾以文,他这个大哥眼高手低,总觉得自己是千里马,只是还没遇到伯乐。

    可实际上,顾以文并没有什么才能,科举一事也是排了个倒数第二勉强过关,靠永安侯府走了后门才进了户部。

    更糟糕的是,顾以文为人处世这方面,总爱耍一些小聪明。

    能进户部的,有几个像他这么傻?

    对那些心里跟明镜似的人耍小聪明,不是自取其辱,招人嫌恶么?

    户部那些同僚现在不对顾以文冷脸,一来是看在永安侯府的面子,二来大家是同僚,没必要闹僵了关系。

    如今外头就要知道顾家分家的事,以后会怎么对顾以文,那可就难说了。

    顾以贤并不想提醒顾以文什么,他知道,不管他说什么,顾以文都会因为对他的仇恨,半个字都听不进去的。

    既然如此,不如不说。

    “时间不早了,我也不耽搁大哥收拾行李了。”

    顾以贤淡淡说道:“稍后我会派去一些人手,帮大哥做事的。”

    “嗯。”顾以文心情差得很,也不想多说话,甩袖就走了,连招呼都忘了打。

    “祖母、叔父、大哥、清欢,我也先回去了。”

    顾灵仙不知何时恢复了平日的冷静,没忘记对屋内几人打招呼,行礼离开了。

    顾清欢看着顾灵仙的背影,眼底闪了闪。

    前世,顾灵仙能将她骗的团团转,也不是没有理由。

    顾灵仙太能忍了。

    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年轻女子来说,她的心机城府,甚至超越了不少后宅妇人。

    打击对顾灵仙来说,是经验,也是成长。

    顾清欢心中警惕,她不能放任顾灵仙成长下去,不然后患无穷。

    想着,顾清欢起身,刚要打招呼离开,顾何氏叫住了她。

    “清欢,你还没用晚膳吧?”顾何氏脸色虽仍有些僵硬,但看顾清欢时,缓和了不少。

    顾清欢知道顾何氏被顾以文气得不轻。

    祖父祖母的关系很好,顾以文口不择言,骂顾以贤的时候,连带骂了老侯爷,顾何氏动怒也是情理之中。

    没当场责罚顾以文,已经是极大的忍耐退让了。

    “还没呢。”

    顾清欢知道顾何氏叫住自己的目的,她不想让顾何氏失望,便笑了笑:“祖母也没有么?若祖母不嫌弃,清欢今晚就在祖母这儿蹭一顿吧。”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