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1608章:少了点什么

加入书签
    第1608章:少了点什么听见W这话,安魅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

    旋即,她笑道:“我只要知道他现在过得很好就足够了,有些事情太沉重了,他知道了未必会比现在过得更好。”

    她会暗地里默默的关心他护着他,这就足够了。

    W看了一眼安魅,“你倒是想的很开。”

    “不然呢。”

    安魅摊了一下手,“你希望我一直活在过去吗?”

    W甩了安魅一个白眼,没说话,放下酒杯就往外走出去。

    安魅紧随其后。

    ……翌日。

    帝都国际机场。

    温雯雯走出旅客通道,四下望了望,很快就看见了人群中朝自己招手的安魅。

    她拖着行李走出去,安魅马上就迎了上来。

    “雯雯,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安魅一上来就抱住了温雯雯,看见她没事她也算放心了。

    几个月不见,温雯雯明显瘦了一圈,不过看她的气色还是不错。

    温雯雯拍了拍安魅的背,“让你们担心了,不好意思。”

    “你回来了就好,走吧。”

    安魅接过温雯雯的行李,挽着她的手臂往停车场走。

    “你的伤怎么样了?

    好了吗?”

    一边走,安魅一边低头去看温雯雯的腿“已经没有大碍了。”

    安魅吐槽道:“万穹那家伙也真是的,怎么让你一个人回来呢,也不知道送你。”

    听见万穹的名字,温雯雯眸光微动,“他好像是去F国帮泽光了,再说我的伤都恢复了,也不需要他送。”

    安魅看着温雯雯,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和万穹相处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冰释前嫌。

    回别墅的路上,温雯雯问起了W最近的情况,“我听万穹说这段时间是他师妹在给W治病,她是叫白钰吧,真想见见她。”

    “你目前是见不着了。”

    安魅叹了口气,一边开着车一边道:“白钰昨天一早就走了,你要是前天回来还能见到她。”

    温雯雯咦了一声,看向安魅,“怎么走了呢?

    去哪儿了?”

    “被W那家伙逼走了,至于去哪儿了这个还真不知道。”

    在安魅看来,白钰昨天不辞而别,虽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但追其原因肯定还是和W有关。

    不然,以白钰的性格,就算是再怎么紧急的事情也会先和他们说一声再离开。

    温雯雯笑了笑,“好像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可不是。”

    一路上,安魅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温雯雯,顺便告诉了她前天晚上别墅抓住了令灵留下的人这件事。

    “想不到令灵还在W身边留了这么大一个隐患,还好没有出什么大事。”

    温雯雯看向安魅,又道:“我一直以为w这辈子要孤独终老了,没想到还有人看得上他。”

    “白钰是个好女孩儿,可惜那家伙是个薄情冷性的人,没福分。”

    温雯雯笑了笑,不可置否。

    回到别墅,温雯雯一进屋就看见了坐在客厅等自己的W。

    屋外脚步声传来,W抬起头,眼神清冷的看着走进来的安魅和温雯雯。

    “回来了。”

    温雯雯径直走到W面前,点了点头,“恩,我回来了。”

    被温肆抓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之前她已经在电话里和W说了,刚才在车上听安魅说,这次W和顾瑾寒一起联手,势必要让温肆再没有翻身的机会。

    不过,温雯雯想到温肆身边的苍狼,心里还是有点忧心,她和苍狼交过手,他用蛊的手段和她不相上下。

    更重要的是,她擅长的是医蛊,而苍狼则是多用毒蛊。

    W看着温雯雯,颔首道:“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你也累了,回房休息吧。”

    “还好,我先给你把个脉吧。”

    温雯雯在旁边坐下来,挑眉看着W,示意她伸出手来。

    毕竟离开了这长一段时间,虽然听说有白家人给她治疗,但是温雯雯心里也清楚,W的病是根治不了。

    W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伸出了手腕。

    温雯雯将她手放在抱枕上,食指和中指搭在了他的脉搏上。

    温雯雯这次把脉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长,不仅把了脉,还让W摘下了面具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

    把完脉,温雯雯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又看了安魅给她的白钰留下来的W的病历。

    “听万穹说,白钰的母亲是苗疆蛊医,想来她的医术有很大一部分也是她妈妈教的,她给你治疗的手段和我治疗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是有比我的更为精妙。”

    温雯雯一边翻看着W的病历,一边道。

    “以毒攻毒是个好办法,我之前也想到过,就是不敢随便实践,白钰用药很大胆啊,不过,第二阶段的治疗温和了很多,这个药方估计推敲过很多遍吧。”

    W坐在一旁,听着温雯雯的话,视线落在她手里翻看的病历。

    白钰的字和她的人一样,娟秀清新,小手握着笔,写字的时候背挺得很直,她写东西的时候喜欢咬笔头,每次在书房看她做试卷的时候都能看见她凝眉咬笔头的样子。

    好几次,他还嘲笑过她。

    小丫头被嘲笑了几次面子挂不住想要改过来,但是每次都记不住,后来索性破罐子破摔了,不改了。

    “W?”

    温雯雯和安魅对视一眼,然后伸出手掌在W面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W回过神,目光淡漠的看了一眼温雯雯,眼底没有半分温度。

    “没什么。”

    温雯雯看着他,啧了一下嘴。

    难得,W居然会露出这种神情,看来还真如安魅所说,有情况。

    ……晚间,W饭后牵着小崽子在花园散步。

    这几天气温明显降低了很多,晚上的风灌进脖子里也带着几分凉意。

    小崽子嫣嫣儿的跟在W身边,走了几步就不走了,看起来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狼本身擅长夜间活动,但是小崽子从小被W养在身边,习惯了白天活跃晚上睡觉的习惯,不喜欢晚上被溜。

    W见小崽子趴在地上不愿意动,轻笑了一声,“你是越来越懒了。”

    “嗷~”小崽子叫了一声,毛茸茸的大尾巴晃动了一下,别开了脸。

    W蹲下来摸了摸它背上的毛,“是不是也感觉好像是少了点什么?”

    今天一阵天他都觉得不对劲儿,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但是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没少什么东西。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