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349章 张北坤放人

加入书签
    储源东和李宏平带来的两男两女长得都很有特点,要么胖的不成样,要么瘦的只剩了皮包骨。但是每个人的打扮都很不一般,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提包,手链,手表等一些装饰品,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

    这四个人正是阳江周围四个县市“黄金”生意的总代理商。

    几个人入座后服务员一次性把菜上齐,包厢门就从里面反锁了。

    “徐总,让你等这么久不好意思了。”男胖子说道。

    “是啊,等了差不多有四十分钟吧。”女瘦子道。

    “要我说呀,也怪徐总,”女胖子道,“干嘛把货源搞得这么紧俏?等于我们四个人在抢货源。”

    “主要是停了一段时间,客人都熬不住了。”男瘦子道。

    “所以,要说不好意思的是我。”徐俊东笑道,“主要原因是我们这里有了点状况。源东应该跟大家解释过了吧?”

    “哎呀,”男胖子道,他那大肚子绝对比十月怀胎的孕妇还大,手臂比一般人的大腿还粗,“一个小年轻干嘛那么在意。掀不了什么风浪的。”

    “我也觉得徐总小题大做了。”男瘦子道。

    “各位老总,其实我也不觉得那小子能掀什么风浪,只是做我们这一行,谨慎一点总要好一些。包括你们在各自的县市发展下线都要谨慎一点。不出事看不出什么来,一出事就是大事。”徐俊东道。

    “听说是徐总的几个小弟背叛了徐总?”女瘦子问道。她那两片薄唇涂得鲜红鲜红的。

    徐俊东点点头,“是啊。就是因为这几个小子去了曹正轩那里,前几天我才压缩了货源的发放。不过,他们都是外线的,从没有接触过我们内线,所以并不能影响多少。故此才又开始放货了。”

    八个人边吃边说,因为姜裕兴是线内的,故此谈起事情来没有任何顾忌。

    “主要是瘟神的女朋友……”李宏平插话道。

    “咳咳。”徐俊东立即假嗑两声。再看他的表情,似乎一点变化都没有。

    “瘟神的女朋友怎么了?”男胖子问道。

    “哦哦,没什么,”李宏平道,“瘟神的女朋友很反对瘟神在我们这里做事,所以就……”

    “小女人的意见哪能听?要成大事,就得担风险!”

    听男胖子这么说,他旁边的女瘦子不高兴了,“什么小女人。蒋总还是看不起我们女人吗?”

    “郭总,你理会错了。我瞧不起的是小女人。你们大女人,我们男人都要拜倒在你们的石榴裙下。”

    “呵呵呵。”两个女人一同得意地笑起来。

    “徐总,我这里提个建议哈。”待两个女人笑声停了之后男瘦子说道。

    “丁总你说。”徐俊东道。

    “我感觉你们线内力量太单薄了。目前主事的就源东和宏平两个人。原来裕兴还会一起参与,被你调去整你的校内店之后,他就一点忙都帮不上了。而徐总你是掌舵人,算不上是线内的力量。”

    “我也有这个感觉。”胖女人道。“你看今天碰到我们一起来提货,明显就感觉人手不够。加上你提供的货源紧俏,源东和宏平工作起来就更为被动。”

    “原来是打算把猛子发展为线内力量的,后来他出了点事,就没有发展成。”

    “我觉得猛子哥的手下余勇剑可以考虑。这个人很适合做我们这一行。”褚源东建议道。

    “你就别提他了!”徐俊东生气地打断道。

    褚源东愣住。

    “是余勇剑这两天无缘无故消失了,搞得徐哥很被动。”姜裕兴解释道。

    “是这样啊。”

    ……

    阳江刨花板厂。张北坤和项丰宇坐在家属房的厨房里。

    整个刨花板厂黑漆漆静悄悄的。

    厨房里也黑漆漆的。因为怕引起徐俊东的人怀疑,夏军要求值守的人不能点蜡烛,甚至手机也不能玩,更别说像吴昌东提倡的那样打牌喝酒了。

    “妈的,这么熬一个晚上也太难了。”项丰宇坐在一张小方凳上道。

    “再难也要熬。付部长和昌东能熬一个晚上,我们就也能熬。我听说蔬菜基地那边被余勇剑动员的菜农一半都重新和王钟义签了合同,所以我估计明天我们就解放了。”张北坤道。

    “我也这么估计。余勇剑这几个人被我们控制了,那些菜农就失去了主心骨,心哪还能不涣散?加上曹董还增加了签约奖励,那些菜农就更不会坚持了。哎呦北坤,”项丰宇站起身来,“肚子忽然有点疼,我要出去上个大号。”

    “上大号你就在这里进行啊。”

    “见你个鬼,你想臭死我们啊。走了。”

    “喂,你带了纸没有,别用手指头揩屁股哈。”

    “艹。”项丰宇急急地走了出去。

    项丰宇出了厨房门,张北坤立即往里走,穿过小院子进入主房。

    项丰宇走到余勇剑身旁。余勇剑的一只手被铐在窗槛上。

    “余勇剑,他妈你说话可算数?”张北坤低声问道。

    “北坤,我们已经谈过三次了。我余勇剑绝不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你放我们出去,我立马让徐总给你一万现金。你的家庭情况我很清楚。”余勇剑同样低沉着声音道。

    “他妈不是一万现金的事情。我放了你们,我就得跟着你们,否则我喝西北风啊。我妈的病那是天天烧钱的。”

    “这个我也跟你说过了。徐总安排我的手头上的事整完了之后,我们是肯定要回黄邬地下赌场的。瘟神几个人集体叛变,位置还空在那里。我跟你说,在赌场就是拿小费也比你工资高。”

    “那他妈就说定了。余勇剑你要是骗我,我不会放过你。”张北坤掏出钥匙来,将链条锁打开了。

    “还有老二和老三。”余勇剑提示道。

    “不用你说。要放还不一起放吗?”张北坤往里走。他先将老二杨录伟放了,正要去另一个卧室放老三叶志国,外面就传来项丰宇的叫唤声。

    “项丰宇过来了。”张北坤把钥匙递给跟在他后面的余勇剑,“你去把老三放了,我去对付项丰宇。”

    “好。”

    张北坤往外走。张北坤走到中间的小院子,项丰宇也从厨房来到小院子。

    “你拉一泡屎咋怎么快?比人家尿尿的时间还短。”

    “是肚子疼。哗啦就结束了。艹,房子里怎么有声音?”项丰宇诧异道。

    “是开链条锁的声音。”

    “北坤?”

    “你没有看错。是我把他们放了。”张北坤一拳擂在项丰宇的肚子上。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