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六十九章:酒会(求各位亲的推荐票)

加入书签
    当楚良带着洁贝儿驱车来到楚家府邸的时候,母亲安巧兰已经在大厅外等候。

    楚良下了车,安巧兰就就急忙走了上来。

    “怎么现在才来啊?要是再迟到一会,你爹又要生气了。”

    安巧兰一边说着,一边为楚良整理着燕尾服,拉皮衣服上的褶皱,同时也将领结扶正,然后说道:

    “对了,我还请了多萝西娅过来。上次见面之后你就没有再约过人家,害得人家瘦了两斤!”

    “多萝西娅?”楚良思索了一阵才记了起来,“我都快忘了这个人了。”

    多萝西娅,月湾市“船王”之女,上一次和楚良“相亲”的那个女子。

    “别乱说话!”安巧兰没好气地瞪了楚良一眼,“她已经过来了!一会陪她喝点鸡尾酒,再跳跳舞,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正说着,果然见到了一个身穿礼服的美貌女子朝着这边窈窕走了过来。

    正是多萝西娅。

    今天的多萝西娅盛装打扮,一身蓝色丝绸的柔顺礼服优雅动人,金色的大波浪头发用镶嵌钻石的别针别好。

    她礼服开口很低,露出大片曲线饱|满的雪腻,一条豪华钻石项链一直垂下,熠熠生辉。

    “楚良!好久不见!”

    多萝西娅快步走来,湛蓝的眼睛盯在楚良身上:

    “上一次原本还打算约你看电影,不过那几天确实没有什么好看的电影。正巧我知道明天有一场歌剧挺有趣的,要不我们一起去看?”

    安巧兰倒是对多萝西娅的主动热情十分满意。

    她总觉得自己的儿子太过善良害羞,就该配一个开朗活泼的姑娘才行。

    楚良无奈地冲着身后招了招手。

    洁贝儿顿时来到了楚良身边。

    此时的洁贝儿换了一身黑色的露背礼服,百褶裙裾有着大片的蕾丝花边,她金色的长发拍在脑后,束着长发的黑色绸带上一条黑色纱网垂到鼻梁正好遮住碧蓝的眼睛。

    洁贝儿肌肤本身就十分苍白,此时身穿一袭强烈哥特风格的黑色礼服,更是凸显出她身上充满一种邪魅、抑郁和叛逆的美。

    见到洁贝儿的瞬间,安巧兰和多萝西娅都不由得一愣。

    眼前这个少女太独特美丽,并且她的五官面容太过精致,若非她那妖|异的气质,简直宛如天使的面容一般。

    当即多萝西娅满脸尴尬,而安巧兰也显得十分不悦。

    “你是谁?”安巧兰不由得向洁贝儿冷声问道,“和我儿子什么关系?”

    安巧兰一向认为,自己的儿媳可以美丽但不能长得太过美|艳,尤其洁贝儿身上那种邪魅的气质,令她越发觉得无法接受。

    楚良指了指洁贝儿的嘴说道:

    “她的嘴|巴不会说话……是个哑巴!嗯,就是这样。哦,她是我的一个朋友,我邀请她今天来做我的舞伴的。”

    洁贝儿捂着嘴咯咯咯笑了起来。

    “哑巴啊……”一旁的多萝西娅闻言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一个有缺陷残疾人,自然不可能进入楚家的门。

    并且多萝西娅在上流社会之中也从未见过洁贝儿,想来也并不是是什么富家小姐。

    这样的一个空有美貌的少女,还没有能力和多萝西娅争斗。

    安巧兰这个时候来到了楚良身边,隔开了洁贝儿,她将楚良朝着多萝西娅推去,同时说道:

    “今晚是酒会又不是舞会,哪需要什么舞伴?去,陪多萝西娅进去好好玩一玩。要是嫌闷的话你们去外面玩也行,我会和你爹说一声。”

    多萝西娅也趁机站到了楚良身边,害羞地笑着。

    楚良只觉得一阵无奈,和一帮女人打交道真是麻烦。

    幸好在这个时候,只见客厅之中走出来了一个人。

    正是楚明江。

    楚明江见到楚良之后,急忙冲着他招收:

    “你终于来了,快过来我书房,我有话和你说!”

    楚良终于得到解脱,带着洁贝儿就跟了上去,只留下了不停瞪眼睛的安巧兰和一脸失望的多萝西娅。

    楚良随着楚明江进入客厅之后,只见到酒会已经开始。

    客厅之中已经收拾得十分宽敞。

    水晶吊灯光线明亮,乐队正在演奏者舒缓的音乐。餐桌之上盛放着果仁和点心,不少仆人从吧台上端来各式美酒穿梭人群之中。

    许多陌生却贵气的客人三三两两围在一起,他们端着酒杯聊天,看似十分融洽。

    也有一些客人似乎是真的喜欢品酒,他们聚在靠墙位置的休息区,一边品尝着美酒,一边将其吐入银质的吐酒器中。

    穿过人群之后,楚良带着洁贝儿进入了楚明江的书房。

    关上房门之后,终于隔绝了外头的音乐和喧嚣。

    楚明江看了一眼洁贝儿,问道:

    “她是谁?”

    楚良回答:

    “一个收容物。”

    楚明江闻言顿时不满:

    “你怎可把收容物这种危险邪恶东西,带到如此重要的酒会之上?”

    洁贝儿不由得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声。

    楚良回答:

    “她很有用。”

    楚明江最终没说什么,而是谈起了另外一件事:

    “我听人说,贺拉斯被一头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怪物给咬死了?随着贺拉斯一死,那些能控制人的怪虫也全都化成了一滩臭水。今天医院都挤爆了,不仅有昨夜受伤的警员,也有许多被怪虫控制而未被发现的人,那些人脑中的怪虫死后,他们都开始陷入昏厥或者疯癫,也不知道能不能医治好。”

    楚良耸耸肩:

    “不管怎样,贺拉斯死了。”

    楚明江叹息一声:

    “如今月湾市还真是多事之秋,死了一个贺拉斯又冒出来一个更可怕的怪物。当初让你负责处理贺拉斯的事情,你似乎没有什么成果,连贺拉斯都是被怪物干掉的。并且你说要增强楚家的力量,但是花了那么多钱,也没见你能够招揽到多少奇人异士!”

    洁贝儿闻言,急忙冲着楚良直眨眼睛。

    那模样似乎在说,她就是所谓的奇人异士。

    楚良无视了吉贝尔,回答道:

    “我讲究宁缺毋滥!并且这只是一个开端,你也可以将那些钱看成是千金买马骨。有了这个好的开端,以后会顺利的。”

    楚明江皱了皱,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指着洁贝儿冲楚良说道:

    “对了!快找个时间把这个收容物还给黄金黎明!我已经听到消息,月湾市昨夜围捕贺拉斯的事情闹得太大,再加上那个神秘怪物的逃脱,已经引起了黄金黎明总部的重视。原本预计一周后才会来到的新的分部部长,将会提前启程前来月湾市就任。很可能在这两天,新的部长和人马就会到了。”

    洁贝儿听到这话,眼神一变。

    楚良也微微皱眉,月湾市超凡者的权力空白,看样子将会很快被填补了。

    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楚明江接着说道:

    “如今随着贺拉斯一死,黄金黎明和警署的工作重心也放在了清理月湾市中那些逃脱的收容物身上。所以你万万不可因为贪图美色,就将这个收容物留在身边!”

    贪图美色?

    楚良只觉得这个词很有趣,若是让楚明江见到洁贝儿的真面貌,不知道他会不会还使用这个词。

    楚明江见得楚良没有说话,只当楚良还在犹豫。

    “你自己也好好想想吧!”楚明江来到书房打开房门,“现在先跟我出去,我介绍一些什隆帝国的贵族给你认识!”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