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一百三十六章 姜禾公主

加入书签
    马车直奔高家。

    快到要门口的时候。

    沐辰看着高琛小心的问道:“郎君以为大朗君和那个季家阿妩是什么关系?”

    说话间马车已经停在了高家大门口。

    高琛看了沐辰一眼并未开口,他抬腿下了马车。

    他也很好奇高寅与季家阿妩有什么关系,要知道高寅这个人一向都眼高于顶,从未将任何人看在眼中。

    高家门口停着一辆十分华丽的马车。

    高琛淡淡的扫了那辆马车一眼,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郎君,姜禾公主又来了。”沐辰低声说道。

    那辆马车正是姜禾公主的车架,姜禾公主乃是姜钰嫡亲的妹妹,她惯常打着探望苣氏的幌子来高家,实则是来看望高寅的。

    如高寅这般芝兰玉树的人,姜禾早已拜在他的魅力之下。

    通常给苣氏请安之后便会直奔高寅的院子。

    这一次,苣氏与高寅在即墨遇险更是给了姜禾公主来往的理由。

    这几日,她几乎日日来高家。

    高琛已经习以为常。

    对此苣氏并未阻拦,她心中是十分中意姜禾公主,一直做着亲上加亲的打算,所以纵然高寅已然弱冠,却并没有着急给他定下婚事。

    今年五月姜禾公主就要及笄了,及笄之后就可以议亲。

    高瞻,高寅的父亲也十分中意姜禾公主。

    高琛提步进了高家。

    高寅从天香楼回来便一直在书房之中,近日也不知怎么了,他看上去心情极度不佳。

    江陵与江风两个人在书房门口守着,也不敢进去打扰高寅。

    就在那个时候,姜禾公主一身盛装在婢女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江陵与江风两个人眉头一蹙,赶忙上前行礼:“属下见过姜禾公主。”

    高寅坐在房中听得一清二楚,他眼中闪过一丝厌烦,缓缓垂下眸子去。

    桌案上摊着一卷竹简,高寅目光看似落在竹简上,可竹简上的字一个都没有落入他眼中。

    这几日,他心头一直压着一股怒气。

    他看季氏阿妩始终如雾里看花一样,看的朦朦胧胧并不真切。

    从前他以为季妩有意接近他,不过是想攀附他罢了,这样的女子他见得多了,并无甚稀奇。

    可他渐渐发现季妩并无此意。

    从陆离那件事开始,再到她带着人即墨相救,他越发觉得季妩不简单。

    更让他恼怒的是,季妩冒着被他怀疑的风险来救他,只为了还他一命,与他划清关系罢了。

    他感觉到一种被人嫌弃的味道。

    他可是高高在上的高家嫡子,何时受过这种待遇。

    姜禾公主极为貌美,她看都未看江陵与江风一眼,径直走到高寅的书房门口。

    一旁的婢女正准备上前敲门。

    江陵与江风一个闪身挡在姜禾公主与那个婢女身前,江陵看了江风一眼,江风佯装未曾看见,他扭了扭头。

    江陵只能看着姜禾公主硬着头皮说道:“启禀公主,郎君正在处理公文,他特意交代过属下不准任何人打扰。”

    姜禾公主面色一沉,她冷冷的扫了江陵一眼说道:“让开。”

    江陵与江风两个人嘴角一抽,没有一个人让开。

    高寅坐在书房之中,他始终一言不发。

    姜禾公主怒极,她声音一高:“我让你们让开,你们难道没有听见吗?”

    江陵与江风双手一叉,一脸为难的看着姜禾公主说道:“属下也是奉郎君之命行事。”

    一边是郎君,一边是姜禾公主,他们也是为难的很。

    见他们执意不肯让开,姜禾公主再不看他们两个人一眼,她凝神看着书房的门,开口唤道:“高寅哥哥,我是姜禾,你的伤好些了吗?我给你带了宫中的药膳,调理身体再好不过了。”

    她一声落下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一点回应。

    一时之间,姜禾公主脸上的怒意更甚,她满目怒火的看着江陵与江风说道:“难不成高寅哥哥不在书房之中。”

    她说着一顿,素手一指指着江陵与江风厉声呵斥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骗我。”

    “属下不敢。”江陵与江风拱手说道。

    姜禾公主再不理会他们,她扭头看着身后的侍卫说道:“来人啊!把他们两个人给我拿下。”

    她此举着实嚣张的很。

    “诺。”她声音一落,两个宫中的侍卫朝江陵与江风走了过去。

    “吱呀!”就在那个时候书房的门一下开了。

    高寅站在一片日光之中,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姜禾公主。

    姜禾公主一脸欢喜的看着高寅说道:“高寅哥哥,原来你在书房之中啊!刚才你为何不理我?”

    她余光扫了一眼那两个侍卫。

    那两个侍卫随即退了下去。

    高寅对着姜禾公主拱手一礼:“高寅见过公主。”

    他并未回答姜禾公主的问题。

    姜禾公主也未放在心上,她双眼放光的看着高寅说道:“高寅哥哥,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不用对我行礼,我们本是一家人如此倒显得生分了。”

    “高寅不敢!”高寅的态度既疏离又显得极为淡漠。

    他淡淡的看了江陵与江风两个人一眼。

    姜禾公主早已习惯高寅这般态度,她全然未曾放在心上,她伸手接过一旁婢女手中的食盒,笑盈盈的看着高寅说道:“高寅哥哥你身上的伤还未愈,我特地给你带了宫中的药膳。”

    “公主,高寅还有事在身便先告辞了。”高寅对着姜禾公主拱手一礼。

    他提步就走。

    江陵与江风两个人赶紧跟上他的步伐。

    “高寅哥哥。”姜禾公主看着高寅的背影,她一脸被冷落的怒气。

    高寅头都没有回,他大步消失在姜禾公主的视线之中。

    “砰……”姜禾公主将手中的食盒重重的摔在地上,药膳撒了一地。

    “公主息怒,公主息怒……”一旁的婢女皆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

    高寅才出了院子便看见高琛迎面而来。

    高琛一脸谦卑,他大步上前拱手一礼看着高寅说道:“高琛见过兄长。”

    高寅没有开口,他淡淡的看着高琛,他双眸深邃无边带着一丝凌厉。

    高琛一脸从容的站在那里,任由高寅打量。

    高寅缓步走到高琛面前。

    高琛以为他要离开,他往一旁避了避。

    怎料高寅停在了他面前。

    两个人近在咫尺。

    高寅比高琛高了些许,他眼见半垂漫不经心的看着高琛,仅以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缓缓说道:“莫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

    高琛瞬间抬起头看着高寅,他一脸不解。

    实则他心中猛地一惊,即墨那件事他自认为他做的天衣无缝,且又有姜策插手,他以为高寅绝不会疑心到他身上。

    高寅淡淡一笑,他一脸讥讽,在高琛的注视下缓缓吐出几个字来:“这是最后一次。”

    他字里行间满是警告。

    “我不明白兄长在说些什么!”高琛眉头紧锁的看着高寅。

    高寅定睛看了他一眼提步就走。

    高琛看着他的背影,刚刚入了春风依旧冷的很,阵阵寒风之中他的背后都湿透了。

    他一脸不甘,眼中满是怨恨。

    只因为他是妾室所出便要永远低他一头吗?

    便要被他踩在脚下,永世不得翻身吗?

    为什么?

    这世间如此不公?

    他没办法选择出身,却也绝对不会向命运屈服。

    姜禾公主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她一抬头便看见高琛站在那里,心中的怒气顿时更甚。

    “高琛拜见公主。”高琛也看到了姜禾公主,他缓步上前行礼。

    怎料姜禾公主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满目讥讽的说道:“你不过高家一个卑贱的庶子,凭你也配对我行礼吗?”

    高琛垂眉顺目的站在那里,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无人看见令人胆战心惊的戾气笼罩着他的双目。

    等他抬头的时候已是一副温和有礼的模样。

    姜禾公主再不看他一眼,在婢女的簇拥下她施施然然的从高琛面前走过。

    “公主。”高琛看着姜禾公主的背影出声唤道。

    姜禾公主听的分明,可她并未驻足,更不曾给高琛一个回眸。

    高琛也不着急,他勾唇一笑缓缓说道:“公主可知今日上午高寅与一个女子在天香楼饮茶吗?”

    他这句话一落。

    姜禾公主脚下一顿,她瞬间转过身来定睛看着高琛问道:“那个女子是谁?”

    高琛四下扫了一眼。

    姜禾公主沉声说道:“你们都退下。”

    “是。”一众婢女与侍卫瞬间退了下去。

    高琛几步走到姜禾公主面前,他含笑说道:“公主可知季妩是谁?”

    姜禾公主眉头一蹙,她缓缓摇了摇头。

    高琛定睛看着姜禾公主,他拱手说道:“高寅兄长似乎对她青眼有加,今日竟与她在天香楼饮茶。”

    姜禾公主面色一沉,她凝神看着高琛说道:“若你胆敢骗我的话……”

    高琛一脸惶恐,他拱手说道:“我怎敢骗公主,此事我也偶然得知,只是不愿见公主为情所伤,才斗胆将此事禀报于公主,若是高寅兄长知道定不会放过我的。”

    “你放心吧!此事出你口入我耳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晓。”姜禾公主一字一句的说道,她双眼微眯,眼底布满杀气。

    高寅哥哥只能是她的,若是谁敢与她争抢,那她便要了谁的命。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