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一百九十五章 疑难杂症

加入书签
    吃完饭郭湘拿着两包从东北带来的特产去看纪昌林。

    到的时候他还在给人看病,郭湘便站在一旁等着。

    纪昌林看了她一眼,“回来啦?”

    “师父!”郭湘叫了一句。

    “你过来看看!”纪昌林很自然地说道。

    郭湘把东西放下走了过去,在病人面前坐下,伸出手给病人诊脉。

    摸了左手脉,又摸右手脉,没问题啊。

    “师父我诊不出来!”郭湘皱起眉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

    她又打开透视在病人的身上略扫了一下,没看出什么问题。

    纪昌林点点头,“是有点奇怪!”

    郭湘问面前的中年人,“大叔,你哪里不舒服?”

    “后背痛痒,碰都不敢碰,一碰就难受,像扎了刺一样,可是我让我家婆娘看了,什么都没有。”中年人说道。

    “能不能把衣服脱了我看看?”郭湘问道。

    中年人点头,他是男人无所谓,再说天热起来很多人都脱了衣服干活,光膀子是常有的事。

    便把衣服脱下,转过身给郭湘看他的背。

    郭湘低下头仔细看中年人的后背,乡下人皮肤晒得比较黑,不过看上去很健康,除了长了几颗痣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伸出手指碰了一下。

    “痛!”中年人叫了一声,伸手去抓刚才郭湘碰过的地方,“又痒!”

    郭湘又碰了一下其他几处,每碰一下那人都惊叫一下,整个背几乎都难受,可其他地方又没事。

    还真是奇怪了,郭湘前世也没碰到过这样的病例。

    “去医院检查过了吗?”郭湘问。

    “检查过了,医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中年人苦着脸说道。

    “医生还帮我用酒精擦了,我在家也洗澡洗了好几遍,可怎么都不管用,一碰就又痒又痛,真是难受死了,睡觉都睡不好!”中年人一脸愁容。

    “我也没见过这样的病例。”纪昌林摇头。

    “纪大夫连你都没办法,那我怎么办啊?”中年人哀嚎。

    郭湘沉思,以前也有见过那种皮肤划痕症的,只要轻轻一抓就会抓出一道道痕迹,肿起一条,像被人打了一样。又叫人工性荨麻疹,是皮肤血管的过敏反应。

    可是这人皮肤上并不起划痕,而且只有背部有反应,其他地方没有,太奇怪了。

    是身体的什么免疫系统出问题了吗?可是这没法查,现在的医疗技术也达不到。

    “大叔,你这症状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郭湘问。

    “就是前两天,以前不会。”中年人说道。

    “前两天?”郭湘颦眉,那就更不对了。

    如果是划痕症或是身体自身免疫问题一般是先天的,不会长这么大才刚刚出现。

    郭湘对纪昌林摇头,“师父,我也不知道了。”

    “我再看看。”纪昌林皱眉,伸手再次诊脉。

    从脉相上看是没问题,至少不是内脏器官造成的,应该就是外部的原因,可是外表看又一点事没有,还真是奇怪。

    郭湘也在思考,问道:“大叔,你前两天有遇到什么特殊的事吗?或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特殊的事?”中年人锁紧眉头,想了又想,摇头,“没有,就是在家,然后去了菜地种菜,回来吃了饭,都是和平常一样的饭菜,也没买什么特别的。”

    “您把您出现这症状之前的事好好回想一下,所有的细节。”郭湘说道。

    以前没事,前两天刚出现,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出现这症状吧,不会无缘无故出现。

    “所有的?”中年人开始回忆,“那天早上我起了床,和往常一样在家吃了红薯粥,然后拿了草帽和锄头去菜地,我家婆娘说想种一点辣椒苗,我就去了。”

    “那天太阳很大,翻了几陇地后我就出了很多汗,就把衣服脱了光着膀子干活。”中年人说道。

    郭湘点头,在乡下很多人都这样,司空见惯了。

    “然后把辣椒苗种上了,拿着衣服回家,路过村委大槐树下的时候有人叫我,我就过去喝了口水。当时风挺大的很凉爽,我就在那儿和人多聊了会儿天,然后才回了家。”

    “因为下午还有活干就没有马上洗澡,下午干完活晚上回家洗的澡,晚上吃的红薯饭,泡菜、青菜,也没什么特别的菜。可是洗完澡后晚上睡觉的时候身上就不舒服了,后背很痒,一抓还痛,很难受。”中年人说道。

    “上午从菜地回家一直没穿上衣服吗?”郭湘问。

    “没有。”中年人摇头,“衣服都汗湿了,穿着也不舒服,也就没有穿,绑在锄头上拿回去的。”

    “回家的过程也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郭湘又问。

    “没有……”中年人摇头,就是和平常一样啊。

    郭湘沉吟,怎么这么奇怪?

    她捋了一下这位大叔这一天的事,几个关键词,早餐、种地、出汗、脱衣服、槐树、聊天、喝水、晚餐、洗澡……

    如果硬要说这里面有一个词和日常生活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槐树?

    槐树有什么特别?槐树民间又叫鬼树,有人说槐树招鬼,难道他中了邪?郭湘是不相信的,她是无神论者。

    “现在槐花是不是开了?”郭湘问。

    中年人愣了一下,“是啊,今年天暖得早,花开得比往年早一些。”

    “大叔对花粉过敏吗?”郭湘问。

    “什么是花粉过敏?”中年人不解。

    “就是不能闻那槐花,沾到花里的花粉,鼻子会痒,打喷嚏,花粉掉在身上会起疹子。”郭湘说道。

    “不会。”中年人摇头,“那槐树在村里都几十年了,我们从小在树下长大的,以前经常摘槐花玩的,没你说的那些。”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郭湘真的有点泄气了,这真是一个疑难杂症啊。

    “算了,你先回去吧。”纪昌林对中年人说道,“晚上我再好好想想。”

    中年人无奈只好回了家。

    郭湘把带来的特产拿给纪昌林,他接了过去,“回来准备高考了?”

    “嗯!”郭湘点头,“读了大学进了医院才能发挥我的西医所长。”

    “那好好考,师父相信你一定可以的。”纪昌林说道。

    “谢谢师父!”郭湘点头。

    回去的时候郭湘特意绕到村委那棵槐树下看了看,不过晚上也看不清什么,决定明天再过来一趟。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