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五百五十三章 反省

加入书签
    祝磊岂是简单角色?虽然先把结果想到了最不堪的地步,但绝不会束手待毙。

    他少年时代就独闯社会,后来到了裕兴跟着耿叔磨练,初露锋芒,直到耿叔隐退,他才再次出来单干,很快在西北的晋西省创下了不小的名号。

    可惜由于兄弟反目,摊子散伙,祝磊辛苦置下的家业所剩无几,为了老婆孩子不受牵连和伤害,他举家迁居乡下,身边除了家人,只剩下了一点可怜的现金和三个过命的兄弟。

    在最落魄的时候,却意外收到了耿叔的信函,祝磊当时非常犹豫和矛盾,但最后还是把心一横回到了SZ市。他清楚,耿叔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写这封信,那么裕兴一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祝磊重返SZ市的时候,正是耿叔与阿豪、飚七打的最不可开交的时候,那时候大伙龟缩在福山郊外被对方撵的东躲西藏,真是说不出的?j惶。

    当时李天畴这个年轻人还是裕兴的新进成员,有些特点,但很不起眼,却意外被耿叔立为当家人,而且很受海秃子支持和照顾,这才引起了祝磊的关注。

    他见证了裕兴如何从极为可怜的境地一步一步的扭转局面,最终转危为安,并在福山名正言顺的落地生根的全过程,李天畴功不可没。

    当时兄弟同心,何等团结?虽然最终只拼下了几个小门脸,但日子过得舒心快活,意外的就是李天畴的突然离开,他似乎就像完成使命一般的再难回头。

    再看看现在的裕兴,各种光环,如日中天,短短几年内连吃带吞,已经拥有了数十家参股、控股公司,可谓一步登天。

    裕兴的事业似乎一直在蒸蒸日上,但是人心呢?恐怕早就散了,就像那初春冰冻的河面,祁宝柱率先给砸破了一个大窟窿,接下来整个冰层消融的时间也不会太久了。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又好似坐了过山车,从低迷到亢奋,只有短短的几年间,除了刺激意外,什么也没得到。

    此刻,不知道把裕兴带入快速发展轨道的老付该作何感想?他是个有能力的人,但胆小和贪欲让他忘记了底线。

    客观来说,这两年付尔德付出的最多,始终为裕兴的发展奔走忙碌,一闷心思想让裕兴快速成长,他为此绞尽脑汁。

    许多经营上的东西,别说大伙不懂,就连祝磊也是两眼一抹黑,幸亏有了付尔德领路,他祝磊能做到的就是全力支持。

    很快就有了回报,特别是引进了新鲜血液之后,裕兴的发展有了质的变化,随着巨额资金的注入,不断的收购兼并拉开了序幕,裕兴像做了火箭一般快速膨胀。

    不断的有门面、企业被纳入裕兴集团,也有大量的所谓高端人才被引进,配合着一干兄弟去接手新资产。

    一帮从底层打拼出来的土包子,根本应接不暇,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专业的去对待,只清楚自己突然有钱了,有了很多钱。核心成员默默的计算自己持有的股份,按照那些高管所说的市值换算成软妹币,都能把自己吓得跳起来。

    日子好过了,祝磊也和其他兄弟一样把家人从外地接到福山,买大房子,高档小车,彭伟华甚至都拥有了两套别墅,俨然一副城里新贵的派头。

    当然,也有例外,他们看上去土鳖了许多,与眼下的裕兴格格不入,但骨子里却不耻于为伍。除了祁宝柱出去单干,另外就是游世龙和小宋,二人仍然住在公司租赁的宿舍里。

    当时受了彭伟华和谢大宝的蛊惑,祝磊还在替这仨人着急,怎么就不能与时俱进呢?他甚至还帮着彭伟华骗取祁宝柱手中的股份,现在想想实在可悲可笑,真正代表裕兴的绝不是眼下这帮衣着光鲜、出入香车美女的兄弟们,包括他本人在内。

    祝磊反复反省着近几年自己的所作所为,大局没把控好,细节上又过于放任,太相信付尔德,太过于纵容彭伟华,最终导致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尤其不久前,李天畴大闹一场时,本该是个非常好的契机来扭转和理顺一些方向上的东西,但大富大贵后的刺激,就像酒场上灌了过量的黄汤一般让人迷醉,矛盾犹豫中的祝磊还是选择站在付尔德一边,裕兴的大发展,大伙到手的利益并不是能够轻易勘破的魔障,现在想想追悔莫及。

    祝磊承认自己在经营管理上不是一块儿料,要不然也不会轻易被付尔德左右忽悠,不会被谢大宝和安永祥牵着鼻子走,更不会对彭伟华的野心漠视不顾。

    更难辞其咎的是,他被滚雪球般的利益冲昏了头脑,疏忽了对两名新进股东的认真考察,不理会李天畴早前的警告,也听不进去小宋的苦口婆心,结果连关系最好的游世龙也疏远于他,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啊,祝磊长叹一声。

    他不是非要做这个董事长,但弄成如此局面,他愧对耿叔和李天畴,裕兴如果最终毁在自己手里,祝磊百死莫赎。

    现在已经有不好的端倪陆续暴露出来,前不久,裕兴旗下的一家冷链物流公司被查封,冷库里储藏着大量的违禁试剂,祝磊并不懂得这些专业的东西,但深知以裕兴目前的状态,有关部门突然不打招呼的去查封旗下的企业,是非常不好的苗头。

    他找到彭伟华,让其透个底,到底怎么回事儿,对方很不在意的把胸脯一拍,“放心吧老祝,小事情,集团法务部已经在跟进了,主管部门咱们也有人,没啥问题。”

    可没过多久,文辉在SZ市的一家大型酒吧被警方勒令停业,因为在其场所里发现了大量的毒品,相关毒品地下交易的视频居然也被警方截获,现在文辉正在接受调查。

    紧接着便是安永祥忽然被警局找去谈话,尽管此人掩盖的十分巧妙,但还是被祝磊在第一时间知晓。

    至于为什么谈话,谈的什么内容,按道理讲,如果是涉及裕兴集团,警方会正式函件祝磊,但他什么消息也没有得到,这就非同寻常了。在托人打探之后,方知是安永祥的私人事情,惴惴不安的祝磊才暂时罢手。

    但祝磊很快又知道了游世龙在暗中调查安永祥,他怀疑出自李天畴的授意,这个推测十分准确,当家的难道要再度回来重新收拾局面还是准备收债呢?猜不透的老祝心里惶恐不安。

    祝磊决定搏一把,一周后的股东大会要背水一战,裕兴绝不能毁在自己手里。首先就是要瓦解付尔德与谢大宝三人的利益同盟,其次要尽量争取小股东,良子、蚕豆和张文都不用去想,其他人却都有争取的可能。

    尤其是正在接受调查的文辉,祝磊知道酒吧事情发生的太过蹊跷,交易视频都能被警方截获,一定是被人做了局,至于对方是什么目的,找文辉一谈便知。

    最后是暗中配合游世龙调查安永祥,无论如何也要把此人的背景深挖出来,一周的时间不算短,祝磊还是有一定信心的。他早已把三个过命的兄弟从老家召了过来,一个在明面,现在是裕兴总部的内保队长,另外两个在暗处,从未在正式场合下露过面。

    这算是祝磊留着的最后底牌,原本就是为了防止万一用的,可笑他还差点动用这三人去跟踪李天畴,上次被对方逼着在良心债上签字,祝磊大光其火,现在想来实在惭愧,幸亏没有实施,否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直到天色放亮,祝磊才理顺了前后思路和对策,他起了个大早,第一步先找付尔德单独谈谈,多年的老兄弟,应该可以推心置腹,再不济也能做个试探性的交底。

    接下来自然是找文辉,他早已交代藏暗的兄弟去查酒吧毒品的事件,视频的事儿今天上午一定会有个眉目。

    祝磊还想去看看祁宝柱,一方面表达下歉意,另一方面尝试让对方能重新站出来,别小看这4%的股份,关键的时候,分量可不轻。

    殊不知付尔德也是熬了一夜,此刻才刚刚睡下,昨日连夜跟谢大宝、安永祥和彭伟华一起商量对策,堂而皇之的就在裕兴总部的七楼小会议室内。

    别看白天逼宫,貌似吃定了对方,但其实局面很微妙,宋丫头和游世龙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站在祝磊一边,外加船长等几个小崽子,凑起来的股份也快过40%了,还有一个胆小怕事、两面讨好的文辉,随时都会有变化,尤其是在老祝准备拼命的情况下。

    所以谢大宝提议一定要尽快拿出一个万全之策,争取在股东大会上一举踹倒祝磊,令其永世不得翻身。

    “文辉那里,我再去聊聊,现在已经被折腾的不轻了,必要的时候再上点眼药,不怕他反复无常。”

    “还有游世龙,这个人我建议让他赶快消失吧。”安永祥不甚满意彭伟华的表态,除李天畴之外,对他威胁最大的就是游世龙,现在敢暗中查自己的老底,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