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五百五十五章 情况突变

加入书签
    与常人相比,小宋心思缜密,考虑问题更加全面,她一直对这两个人来到裕兴的目的持怀疑态度,有钱有实力为什么偏偏选中裕兴投资? 比裕兴起点高、有潜力的公司海了去了,难道就凭付尔德一张脸?这背后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可惜祝磊听不进去,付尔德早已经沦陷,裕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怨不得别人。但这个时候离开,还有谁能帮助老祝?

    正在犹豫中,客厅外响起了很有节奏的敲门声。

    宋晓彤的心一下紧张起来,她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慢慢的从猫眼向外观望,奇怪的是没有人影。

    难道是敲错门了?可大清早的谁会串门呢?千万不要自己吓自己,小宋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蹑手蹑脚的返回卧室,迅速的更换衣服,整理主要物品。

    裕兴经过太多风浪,小宋已经见惯不怪,所以并不慌乱,通过手机叫车,她打算直接回蔡家园,只要李天畴回来,裕兴的转机就会出现。

    奇怪的敲门声再也没有响起,外面静悄悄的,再次透过猫眼观察还是刚才的场景,同样没有人影。

    怕是刚才听错了吧?小宋背着双肩背包,左手紧握门把,右手拿着一根临时找来的木棒,总算有了一点点安全上的依赖。她可不似普通女子那样胆小怕事,关键的时候绝对令人刮目相看。

    心里默念着“一二三”,然后她猛然打开房门,外面的楼道阳光明媚,敞敞亮亮,小宋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随手带上门后匆匆下楼。

    可是刚从单元门的门洞里跑出来,小宋的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把她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扭头观看,不由的汗毛直竖,惊叫声差点就脱口而出。

    一名黑衣男子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殷红的鲜血正顺着额角边缓缓流淌,小宋不自觉的腿软了一下,猛然抬头向上看去,五楼右侧的一扇窗户边,一个黑影一闪而逝。

    “不好。”小宋深吸一口气,扭头就跑,她有强烈的预感,危险已经迅速逼近,不知刚才那名坠楼的男子是敌是友,恐怕正如游世龙说的那样,她的居所周围早已危机四伏。

    才转过楼间的拐角,便见一名身着白色T恤,戴着黑色棒球帽的男子迎面而来,此人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两手揣兜、不急不慢的身形和有意无意的行走的角度恰恰拦住了小宋的去路。

    匆忙间,小宋哪有时间分辨是路人还是歹人,她握紧了手中的木棍,一个侧身就要从男子的右侧挤过去,而男子侧移步伐,很轻松将小宋堵了个严严实实。

    宋晓彤差点刹不住撞到这人身上,慌乱之下,手中的木棍便抡了出去,岂料这男子的反应奇快,抄手便握住了木棍。

    大惊失色的小宋连忙松手,身体迅速后退,欲转身再往回跑,但是身后也传来了脚步声,这让她立刻陷入了被前后围堵的绝境。

    就在束手无策的时候,面前的男子突然开口说话了,“到大门口别坐停在那儿的出租车,往南跑,别回头。”

    男子的嗓音沙哑,带着浓浓的外地口音,听上去岁数不小了,小宋愣神的功夫,对方已经侧身让出了通道,低吼一声,“快走!”话音刚落,人便嗖的一声从小宋身边冲了过去。

    楼间拐角处出现了一名身材高大的灰衣男子,戴着十分夸张的蛤蟆镜,只能看清半张脸,冷冷的看着冲过来的T恤男子,不急不忙的从后腰掏出一把手枪!

    “快走!”T恤男子未料到对手一现身就欲致人死地,他大吼一声,双足发力,直扑那名灰衣男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反应过来的宋晓彤只来得及往身后匆匆一瞥,便一咬牙,拼命往大门口奔跑,但只跑得十多米远就听见嘭的一声枪响,她慌的小腿开始痉挛,眼泪也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难不成那名白T恤已经倒在枪口下了?她不敢回头去看,强迫自己一瘸一拐的往前跑,常年跟随裕兴漂泊,她的心理素质和体质是要远超同龄女子,但即便如此,也已经开始慌乱。

    身后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伴随着男子的大声嘶吼,却也给了宋晓彤一剂强心针,他还好,莫要妄负了这人为之拼命,虽然还无法断定对方是敌是友,但善良的她绝不希望有人因此丧命。

    继续坚持往外跑,宋晓彤忍着眼泪,头也不回,堪堪到了小区大门口,正如T恤男子所说,有一辆淡蓝的出租车正打着双闪停在路边。

    副驾驶位跳下一名西装笔挺的瘦弱男子,冲宋晓彤直招手,“宋总,快!这边,这边!”

    阿飞?小宋认出了此人,是裕兴总部安保部的经理,也是名副其实的内保队长,一年前是祝磊招进来的,为人沉稳低调,感觉是可以信赖的,但为什么会出现在小区门口?

    来不及细想的小宋差点就迈步往前跑去,但脑海中突然回响起刚才那名白T恤男子的话,“别坐停在那儿的出租车”,她顿时心生警觉,不知道身后打斗的情况怎么样了,但白T恤豁出了性命传递消息并保护自己,这……

    片刻犹豫间,阿飞已经抢步过来,宋晓彤剑眉一竖,扭头就往街道的南向跑去,虽然还是一瘸一拐,但比刚才要好了许多。

    “哎,宋总……”阿飞错愕之下,正欲追赶,突然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从马路对面大幅度的变道,丝毫不减速的冲着出租车就撞了过来,咣的一声巨响,出租车被撞的在原地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圈,惯性使出租车头直奔着阿飞撞了过来。

    阿飞手忙脚乱的躲开之后,再看宋晓彤已经跑远了,而黑色的越野车好像发了狂一般,迅速倒车,然后一轰油门又飞快的撞了过来,挡风玻璃后面是一张狰狞的面孔,虽然戴着墨镜,但丝毫挡不住对方杀气。

    身后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宋晓彤只顾拼命的往前跑,连番的惊吓让她有些辨不清东南西北,也不知道是跑到了哪个路口,但远远的却看见了香河,那排树荫下的石凳让她眼熟,两年前那个骄阳烈火的夏日,她和李天畴曾坐在那里,可现在却成了追忆,这个时候她多么希望对方还在身边。

    但就在这时,路边停着的一辆商务车上忽然跳下来两名大汉,一前一后将宋晓彤夹在中间,其中一名不由分说的一把就拽住了宋晓彤的臂膀,而另一名也不含糊,闪电般的扣住了小宋的另一条手臂,飞速的将她塞进了商务车。

    嗡的一声,商务车原地掉了个头,很快的汇入到了车流中,不见了踪影。

    等阿飞摆脱了那辆黑色的越野车,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时,已经迟了许久,他连忙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对不起,她被人劫走了。”

    祝磊愤怒的想把手机摔了,但忽然一个机灵又让他冷静下来,连忙拨电话给游世龙,想问问他到哪儿了,也顺便委婉的通过老游将小宋突发意外的消息告知李天畴,他不好意思直面对方。

    但一连拨了数次都无法接通,祝磊开始烦躁的在房间里转圈。

    “怎么了?他们动手了?”一旁的付尔德察言观色,十分紧张,他预感到大事不妙。

    “王八蛋!他不仁我不义!”祝磊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诅咒对手,但胸中的恶气难以压住,他又拨电话给阿飞,“告诉窝瓜和大鹏,都把家伙准备好,死死的盯住那俩人,随时等我通知。”

    “老祝啊,你先莫激动,是不是宋丫头出事儿了?”看祝磊这么大的反应,付尔德哪有不紧张的道理,他只是在心底盼望小宋千万别出事,但往往事与愿违。

    “哎,还能有谁啊。”祝磊谈了口气,“你告诉我,昨天阿华对这件事是坚决反对的,那么从你的判断,他是不是在耍两面派?”

    “应该不会。”付尔德笃定的点点头,“他虽然跟我一样被猪油蒙了心,但对宋丫头还是很好的。”

    祝磊深吸一口,裕兴何时到了兄弟间互不信任的地步,已经无从考究,但内讧既然已经开始,他就得赌上一把,抬眼看了看魂不守舍的付尔德,他调出彭伟华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彭大掌柜此时正在给几个兄弟开小会,昨天晚上他同样没有睡好,一想到满脸阴毒的安永祥,他就眼皮子直跳。

    一路高歌猛进的当上了爱华的董事长,一下子让彭伟华的野心和贪欲空前膨胀,前半生颠沛落魄的日子终于结束,他要走一段不一样的辉煌人生。

    彭伟华承认几年来,他改变了许多,也得到了许多,但并不是因为如此,他就非要一直忍受谢安二人的要挟和指使,如果双方不能再互相利用下去,倒不如索性撕破脸皮的好,为此,他需要及早应对。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