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六百一十二章 障眼法

加入书签
    奚山风景区,奚老峰北麓半山腰的枪战持续到了中午终于告一段落,两个特别小队左右夹击,在付出了两人受伤,一人牺牲的惨重代价后,还是拿下了山腰猎杀者据守的地方,毙敌三人,伤一人,但这个伤者居然跑掉了,而且失去了踪迹。

    在激战的过程中,山脚指挥中心终于发现了这帮猎杀者中的另外两名武装人员,他们的位置据山腰激战的地方,垂直距离已经超过五百米,正在试图绕过山脊,接近登顶前的第一个山崖。

    其实从这个位置判断,如果对方的目的只是为了翻越奚老峰进入封锁区,那么根本不用登顶,只要越过眼前类似于一线天的山崖,实际上就已经到了山侧,距离踏入封锁区只有一步之遥,现场的地理条件并不存在太大的难度,二人都携带了很实用的登山工具,却在山崖前止步,藏匿起来。

    指挥中心及时将情况通报给了封锁区内的联合行动指挥部,并请求直升机赶赴现场给予帮助,随后将两个待命的特别小队并为一队,留下两人,配合运送伤员和尸体,其余的人组成新的行动小队在山腰处搜索那名受伤的猎杀者。

    说来奇怪,葛飞鹏亲眼看见受伤的歹徒慌慌张张的转过一个山坳,他立刻带着阿光追了上去,陡峭崎岖的山坡险象环生,但二人的速度并不慢,前后也就差了分把钟的时间,对方就莫名其妙的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山坳后,斜坡的水平仰角陡然变小,但整体也超过了六十度,而且山体和岩石也更为光滑和陡峭,由于水平仰角的突然变化,上下山体间形成了折面,折面的凸起部分形成了宽窄不一的小径,宽的地方刚好容纳一人踏足,窄的的地方也就三分之一砖头的样子,没有辅助的工具稳定身体,专业登上队员都不敢踩在上面,因为山风猛烈,而且下方就是万仞悬崖。

    上上下下,弯弯曲曲的小径忽隐忽现,一直向山侧方向延伸,有些地方长满了乱蓬蓬的灌木和蒿草,很难判断能不能通过,葛飞鹏怀疑受伤的家伙是不是坠崖了?

    其实,这就是在登山之前,李姓男子曾询问毛东明的那条通往后山的小径,虽然并未在县志和其他地理资料中出现过,但山侧有一个很隐蔽的山洞却是有过记载,对应的位置应该正在这条小径的中后段,它就是传说中的奚老洞。

    不管是不是坠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葛飞鹏二人顺原路返回,将情况汇报给了临时新任的组长耿辉,二人商量一下,决定组织登山好手沿小径搜索,并同时向山下指挥中心汇报,看现场有没有条件派人进入疑似的坠崖地点。

    用望远镜观察,山下的地理环境太复杂,在茂密植被的掩映下群峰和巨岩林立,其间藏有多少断崖和山涧很难判断,必须取得准确的地质和水文资料,配合熟悉的向导才能展开大规模的搜索,没有一定的时间组织,是不可能实施的。

    所以沿山腰小径搜索更有实际意义,但危险系数极大,经过反复沟通,山下指挥中心才有条件的批准了耿辉二人的建议,搜索队不能超过三人,正副组长必须且只能有一人进入搜索队。

    争执了半天,最终还是由耿辉担任搜索队组长,他挑选了阿光和另外一名叫周铭的战士共同组成搜索小队,葛飞鹏带剩下的人留守警戒。登山用具倒是不缺,不但有制式的装备,还有被击毙的敌人留下来的相对专业的攀登绳索等其他工具。

    耿辉在最前面,阿光居中,周铭在最后,三人用安全辅助绳将身体连在一起,耿辉腰上绑着登山主绳索,手持长柄钢锥开路,阿光二人小心翼翼的紧随其后。

    目送三人慢慢离开,葛飞鹏向山脚指挥中心汇报了搜索小组已经出发的情况后,亲自持枪警戒,心里自然相当紧张,他不光担心那个受伤的家伙会突然冒出来,而且也时刻警惕着头顶上还有两名猎杀者,虽然暂时失去了踪迹,但不管哪一个突施手段,都会对三名战友造成极大威胁。

    指望着警用直升机的到来,时间上太慢,而且起到的作用有限,封锁区内动用直升机搜索李天?的效果就差强人意,而且还差点弄出了大危险,所以葛飞鹏的想法更趋向于重新组织队伍登山,实在不行就对奚老峰全面封锁,困也要把对方困死在山里。

    粤东产业园区,王处在管委会二楼的会议室内来回踱步,志飞磨具有限公的董事长崔响在昨天下午就失去了联系,这原本也在王处的预料之中,但麻烦的是崔响的家人也一同消失不见了,事态在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更奇怪的是,与崔响平常关系不错的几个外资老板,并没有人知晓最近有大批外籍的会员登记注册的事情,也就是说这些新增的会员都集中在近两天才出现,另一组人实地调查了俱乐部后证实了这一情况,有四个人是在三天前注册,有三个人实在前天刚刚注册。

    那组人还了解到了一个情况,就是这些新会员无一例外的都是老板崔响亲自带过来的,介绍时说的理由也完全相同,都是园区内老板们介绍的圈内朋友,负责办理手续的工作人员记得很清楚,当时也没在意,也不可能去询问是哪一个老板介绍的。

    也就是说,关于这件事,有人在撒谎,不是工作人员,就是在坐的几个老板,王处的直观感觉是后者的可能性大,如果按这个思路,只要搞清楚他们到底谁在撒谎?就能迅速打开往前追溯的空间,从而进一步锁定幕后人物的影子,以及他引来这帮穷凶极恶之徒,除了封锁区那个嫌疑人,还有什么其他目的?跟连续发生的病毒安有什么关联?

    可是以会议之名把这些老板集中到一起,只是个权宜之计,虽然起到了验证作用,但小范围的谈话毕竟容易打草惊蛇。

    好在几个部门的同志都极富经验,海关、安监和劳动部门的同志们都是从安全生产谈到用工安全,特别是外籍人员的用工要严肃认真对待,然后话题一挑,不经意的聊到涉外员工的业余生活,然后自然而然的转到了户外运动俱乐部,按道理并不容易引起对手的警觉。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找不到崔响的下落,扣着这些老板其实很麻烦,一个个过堂询问那就更扯淡了,没有任何证据不说,而且这些外资管理人员都是有点身份和地位的人,其中几家规模大的企业负责人甚至能跟市领导说的上话,没有确凿的证据就这么干,那肯定是给自己找麻烦。

    市区那组人还传来了一个消息,就是有关对此次登山队的领队毛东明的初步调查,这个人的简历和社会关系相当简单,土生土长的粤东人,从小到大除了有限的几次旅游,就根本没有去过外地,朋友圈除了单位的同事,就是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学同学。

    除了工作,毛东明的业余生活也很简单,看书、听音乐,还有攀岩练习,谈过一个女朋友,因为性格不合,在一年前就分手了。

    这么一个简单的人,被指派去当领队,跟那么一帮凶徒在一起,崔响的心态是什么?又或者说这个毛东明的简单只是表面现象?可是不管怎么说,他恐怕回不来了。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王处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按下接听键后,话筒里传来了米甲熟悉的声音,“抱歉啊,老王,一直在钻山沟,没注意到你的电话,猎杀者的事情怎么样了?”

    “正要找你说这个事儿。”王处左右看看,摆手跟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出去接听,“情况有点复杂,刚收到的消息,出现在奚老峰北麓的歹徒分为两股,其中一股四人,已经被围歼,但有一个伤者下落不明,另外一股两人,正企图翻越山脊进入封锁区,你的判断相当准确。”

    “封锁区内有没有新的发现?”

    “暂时没有,不过我已命令‘火鸦’带领一个特别小队从南麓的峪口岩进入奚老峰,前后夹击,这两个人肯定跑不掉。”王处所说的‘火鸦’是许文在‘巡游者’中的代号,而申英杰已经离开了‘巡游者’所以并无代号。

    “嗯,封锁区内不能放松,张志强的手法一贯喜欢声东击西,这帮人是他派出的第二批猎杀者,居然这么明目张胆,我怀疑有猫腻。”教官直言不讳,相对于王处,他更了解张志强。

    “你认为这批猎杀者只是障眼法?”王处一惊,感觉教官的话有点不可思议,这么大的本钱洒进来,就是为了明修栈道?但仔细一想他一身冷汗冒了出来,精干的力量全都派出去了,说句老实话,就连他身边最得意的耿辉都派到了奚老峰的北麓参与围歼对手的战斗,封锁区内除了申英杰一组,其实相当空虚,而且这组人马上也要进入峪口岩,如果真像教官指出的那种可能性,事情就麻烦了。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