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六百二十章 张家旧事

加入书签
    张志强侧耳仔细辩听,又好似没有声响,只是那音波汹涌而来,震的他气血翻涌,玉扳指也由低鸣变成了尖啸,等到第二股音波袭来的时候,玉扳指已经开始发烫,颜色也由灰白变成了青绿,表面出现了丝丝血线,交错斑驳,好似随时都要炸裂开来。

    俯视那道观的正院的后进,已经被滚滚浓雾包裹,一切景象都看不真切,张志强大急,观察了一下前后地形,见小路斜前方大概数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块突出的山岩正对着那后进的院墙,站在上面应该能直视回廊墙壁外面的情况,于是吩咐道,“在这儿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

    跟班的年轻人一脸迷茫,不知道老板为什么突然如此失态,他刚才只听到了钟鼓的声音,似乎来自很远的地方,甚是悠扬,原本以为是山腰的道观在敲钟,但从距离上判断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儿,但不管怎么迷糊,老板的吩咐他立刻点头,绝不能够含糊。

    张志强已经沿着小径急速飞奔,几个纵跃便已经站立到了那岩石之上,之所以让年轻人守在小径旁,是因为他不希望任何人看到手中玉扳指的异样,这是他家族流传近百年的秘密,是否如传说中神奇,今晚恐怕就能一见分晓。

    一百多年前,燕北云拢的张家出了一个奇人,系当时张家老太爷嫡出的幼子,取名子炝,自小聪明伶俐,悟性奇高,很是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整天神叨叨的,无人能管束的了,张家家世神秘,但举族信佛,但这小孩却偏偏排斥,有一次在佛堂上当众拉尿,被张老太爷家法修理,此子才稍稍收敛,但在他八岁那年忽然离奇失踪了。

    有人看见说是跟着一名瞎了眼的游方道人走了,去了南方,张家发动全族力量寻找未果,此后十多年都没有音讯,再回来时已经是一个英俊倜傥的年轻人。

    凭借项上挂着的祖传玉佛牌,以及童年的记忆,张子炝顺利的认祖归宗,此后便安稳下来,还娶了媳妇,但说起失踪的这十多年的事儿,他又含含糊糊、避讳莫深,只是说跟着老道士去了南方,一路走街串巷的游荡,靠算命度日,偶尔还给人家做做道场,就这样一晃一年又一年,后来老道士死了,给他留了张纸条,上面写明了张家地址,他这才按着地址回到故土。

    大意就是这样,再如何细问,张子炝便推说记不清了,或者干脆头疼的要命,张老太爷也只好不了了之,但对整个张家来说,张子翔失而复得,十分的离奇,除了张老太爷和他的亲娘,几乎是举族对他排斥加防备。

    张子炝却无所谓,也无视母亲的提醒,成天把自己关在屋内看一些奇奇怪怪的书,待的厌烦了便出去溜达,但基本都能在入夜之前回来,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了,将其当做与世无争的书呆子,对他的防备之心也大为减弱。

    因何防备?这在大家族里再寻常不过,假如张老太爷一蹬腿,整个张家就面临着谁来继承家主的问题,老太爷一共五子,两个嫡出,三个庶出,张子炝岁数最小,按道理竞争力一般,不出意外,也就是大哥当班。

    但大哥张子辉体弱多病,而且性子也软,老太爷向来不怎么待见,老二张子奇的声望最高,不但读书多,而且还是个经商的奇才,为人心思缜密,张家大大小小的商号,有一大半都在其手中,无奈身份是个庶出,但张老太爷对其赞赏有加,态度也颇为暧昧,不排除有废长立幼的可能。

    而张家的家底之雄厚也远非常人所见到的那样,云拢张氏其实也不姓张,真实的姓氏为仝,渊源于满族显赫的赫连氏,祖上做官从未超过三品,但却有超然的地位,乾隆平定蒙古叛乱,张氏先祖仝图便受皇命便随大军远赴漠北,后在蒙古达拉罕离开大军率部南下,在靖边留屯,表面是小股的驻屯军,但传说担负着秘密使命,没有天子的亲笔诏书是无法返京的。

    事实上,这股不足二百人的部队再也没有机会回到京城,而且似乎很快就被人遗忘了,刚开始几年还有给养和军饷,还有过两次大批的辎重运送,后来就啥也没了。

    仝图一面上书恳求返京,一面自力更生做起了生意,钱从哪儿来的?除了他的亲兵卫队便无人知晓了,而且仝大人带着家眷过来,回京的心思也不是很积极,极有可能长住下去。

    驻屯的第五年终于发生了哗变,思乡的士兵暴乱,一场混战后仝图惨胜,两百名士兵损失了三分之二,只剩下六十号挂零,有一大半都是他的亲兵,在威逼恐吓下,所有人指天发誓,誓死效忠仝大人,永不言返京。

    仝图也够意思,拿出大把的钱两犒赏众人,以稳定军心,事件也就平息了。后来不经意间逃走了两名士卒,一名再无消息,怕是死在了大漠,另外一名狂奔一百多里到怀远府告官,说驻屯参将仝图居心叵测,隐匿皇家财物,意图谋反。

    对此,仝图点齐十五名亲兵随行,亲自走了一趟怀远守备府,两日后便将那名逃走的士卒带了回来,当众凌迟,自此后再无人敢有二心。

    驻屯的第八年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血案,仝图驻屯的新城堡附近遭到大队黑衣人的夜袭,仝图率领少的可怜的亲兵奋勇厮杀,战至拂晓才击退黑衣人,手下的为数不多的士兵也死伤殆尽。

    这次事件,驻屯军名存实亡,靖边、怀远两县守备连忙招募乡勇准备补充仝参将折损的兵员,仝大人全部笑纳,来多少要多少,但全部编成了商队,太有点拿当朝朝制不当回事儿,守备大人起初还问问,后来被羞辱过一次后,对这位身揣皇家密诏的蛮横之人无可奈何,也敬而远之。

    从此仝大人也没人问了,安安心心继续做他的生意,时间长了就变成了仝老爷,但是靖边周围没人敢招惹他,他手边的商队都有全副武装的守卫,装备比当年他带来的亲兵还厉害,后来据说还配了火枪,战斗力也十分强悍,更关键的是当地守备大人对仝老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仝老爷病故了,据说那个密诏又传到了儿子手上,儿子比他老子更狠,商队南来北往,带走驮马毛皮,拉回内地的茶盐等各种生活物品,生意越做越大,鼎盛的时候,骡马在一百匹以上的大型商队要同时出发三到四批,一时间威震云拢。

    传到孙子这辈,老仝家改姓了,姓张了,连族谱都改了,谁也说不清为什么,居住了近百年的驻屯地也废弃了,举族西迁到阳宁堡和柳树涧一带,据说有蒙古王爷跟老毛子勾结要闹叛乱,为了避祸和不影响生意才迫不得已。

    孙子同他的爹和爷爷一样强势,而且很注意跟周边的权贵搞好关系,结交了不少显赫一方的势力,虽然没有把生意发扬光大,但也马马虎虎维持着规模庞大的商队,没出过什么乱子,到了张老爷子这辈,却明显江河日下了。

    那时候中原不太平,大清跟洋人打仗打输了,老佛爷一路从京城跑承德又经热河一路向西过太原,最后跑到了陕西,有人传的有鼻子有眼,说是张老太爷曾秘密亲自赴西安觐见老佛爷,不知道真的假的,总之张家人太神秘,这事儿发生在张子翔回来的第二年。

    张家人神秘传说有着许多种的版本,但无一例外的跟皇室财宝有关,否则凭仝图当年一个小小的参将,哪儿来那么多钱做买卖?仝图为什么驻屯以后无法回京?他身上所谓的天子密诏究竟是不是真的?有没有人见过?张老爷子真的去过西安么?一切都成了迷。

    但在张老爷子归天的那个晚上,张子炝应召走进了老爷子的房间后,他才相信传闻都是真的。

    张子翔回来的第三年秋天的某一个晚上,老太爷归天。

    大哥张子辉终于坐在了当年老爷的位置上,但是仅仅三个月就暴毙而亡,张子奇企图趁乱上位,没想到张子炝斜刺里杀了出来,手段狠辣,不但得到了两个亲叔叔的支持,而且还将张子奇常年把持商号私吞大额家族钱财的证据拿了出来,章法大乱的张子奇再也没有想到这个与世无争的野弟弟敢突然发难,匆忙组织心腹反扑,被当场格杀。

    家族争权,血腥内斗虽然很快被捂住了,但张子奇被杀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张家两个最大商号的大掌柜跑路,导致张家裂变的开始,而张子炝更奇怪,抢班夺权以后并没有去做他的老太爷,也没急着去抓那两个大掌柜,而是将大权转手交给了三哥张子山,没多久就失踪了,离奇的一幕再度上演,让张家陷入了一片混乱,最后终于分崩离析。

    这也是张氏宗族分批南迁的根本原因,在四代强人的坐镇下,张氏历经一百来年,一直是一个大家族的形势存在,张老太爷之后,便分为了若干个宗亲旁系,从此开山立派,各过各的,知道家族秘密的只有老三张子山和老幺张子炝二人。

    张子炝跑到南方做道士去了,期间只回过一次西山,是因为张子山中年病亡,算是为了奔丧,也顺带了却一些俗事,他只待了短短的一天就再度消失,张子炝有一个曾经十分响亮的道号,无忧子。

    这一切的历史和传说都是张志强从家族的一本札记中找到的,撰写札记的人便是百年前的老三张子山。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