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一念成魔

加入书签
    这两天,许文和申英杰频繁的改变行头,一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总算没出什么岔子,也确信对方并未察觉还有人在跟踪,但辛苦是在所难免的。

    离开乌兰花镇后,张文达夫妻俩忽然改变了风格,不再优哉游哉的漫步赏景,不但也换了行头,而且在各旗、各县之间停留的非常短暂,频繁的往来于从乌拉特前旗、武川、察哈尔右翼后旗到四王子旗一线,往往一天能跑两个县,把许文二人折腾的够呛。

    许文惊奇的发现对方的路线,除了最早东南方向的定边和靖边,其他地方与教官绘制的重点区域惊人的吻合,看来张文达手中掌握的资料跟教官偷出来的如出一辙,甚至就是同样的拷贝,这个张姓难道就是与张志强一脉的张家人?

    从张文达夫妇的表现来看,他们也如同猜谜一样到处乱转,只是表面上最初给人的感觉细雨清风,不慌不忙而已,但其实并不比他和申英杰好到哪里去,由此推断,这俩人手里的东西似乎也没有比教官多多少,这就令人费解,难道张文达并非张家人,又或者张氏宗亲流传下来的东西就是如此残缺不全么?

    离开乌兰花县的第二天,许文终于收到‘信鸽’报平安的消息,一直悬着的心也就踏实下来,也就在同一天,他们与教官失去了联系,因为一直等待对张文达背景调查的结果,可教官始终没有回音,他发消息却犹如石沉大海,打电话也不在服务区。

    许文和申英杰并不知道教官那时正蹲在修武县的看守所里,要到第二天才被释放,也不知道就在前一天晚上教官差点被人用钢锯条给捅死。

    孤军奋战是需要勇气的,无论是‘信鸽’还是教官他们都很可能遇上了麻烦,但任务并没有止歇,许文望着无边无际的大草原,有苍鹰在远处的天穹振翅,他连续深呼吸,不但要保持信心,更需要提升勇气,就像这苍鹰俯瞰大地一般,笑傲天地间,他的乐观和执着将直接影响身边的战友,殊不知,申英杰也在作同样的想法。

    深山老林里的张志强也很想乐观起来,但此刻无论是情绪还是浑身的血液都充斥着暴虐的元素,他受伤了,非常严重的外伤,魔力也下降的厉害,躲藏在一处险峻的山洞内不敢出去。

    自从张志强被电子飞虫发现后,已经数度跟搜山的警察们交过手,可谁知第一仗便吃了大亏,被藏在远处的狙击手一枪打瘸了右腿,任他百般狡诈也未料到黏住他的这一队警察和武警战士会有如此厉害的枪手,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重兵不应该在围剿李天?么?

    如此想着,张志强的判断也产生了错觉,尽管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他利用分身裂变术逃命,但是胸中的怒火就此点燃,他无法忍受自己像狗一样的被撵来撵去,这个仇必须马上报回来,一刻都不能忍。

    愤怒会让人失去理智,何况现在是半人半魔的张志强,所以第二次交手,他是报着充分发泄的心态主动出击,浑然不顾自己的魔力在飞快下降的现状,诸般神通逐一祭出,灭杀和击伤了不少对手,并一举杀掉了打伤他的狙击手,可叹,这位在队伍里堪称兵王的存在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丧生在一个妖魔化的人类手里。

    任张志强如何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拼命,怎奈这些战士们各个悍不畏死,倒下一批,又冲上来一批,他惊讶的发现,围住他的人并非只有一队武警官兵,密林中人影涌动,对方越打人越多,张志强终于发现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重大偏差,在对方眼里,他和李天?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可笑自己一手导演的好戏。

    非常后悔刚才没有收取那个兵王强大的魂魄,张志强的魔力下降到连使用一次遁地术都十分勉强的地步,他终于胆寒了,知道再拼下去,他将尸骨无存,血身很可能会逃脱,可他绝不想丢下这副躯壳。

    遁地术发动后,张志强暂时失踪了,不久后匆匆赶来的郭玉喜和盛光达看着十分惨烈的现场,一个蹲在地上低声抽泣,一个掩面长叹,再怎么都没有想到会一下损失如此之多的年轻生命,这样的抓捕,如果还见不到成效,简直是渎职,是在犯罪,对手不是什么变异生物,就是个恶魔,比恶魔还疯狂的魔鬼。

    郭玉喜终于承认李天?有关魔鬼的说道,但这似乎来的太晚了,盛光达啊的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把夺过身边战士手中的枪冲向了山岗,他有些癫狂了,虽然不知道张志强躲到了哪里,但站得高,看得远,一旦发现这个魔鬼,他欲用一腔热血烧化了此獠。

    张志强彻底躲着不出来了,为了不让血腥的气味招来警犬,他用残余的魔力制造了一个虚影的漏斗,引导山风往洞口里面吹,气味慢慢渗入洞后岩石的缝隙里,拼尽全力处理好伤口,他倒下便睡,睡了整整两天。

    再醒来时,张志强饥寒交迫十分虚弱,肚子里空空如也,山风不停的吹进来,洞里的温度反而不如外面,冷的直打哆嗦,修炼魔功居然都能惨到这种程度,血妖老魔都忍不住要耻笑他。

    可一转念,老魔也颇为叹服这凡人间的手段,有的变化多端,有的犀利无比,手中端着的铁棍喷出了雷火居然想快就快,想慢就慢,火舌仿佛无穷无尽,单单这一样东西就不是普通魔族能抗衡的,还有被张志强称之为电子飞虫的小玩意儿,个头居然比它之前见过的那种野蜂还小,无孔不入,发现他们藏身之所的就是这个小东西,听说用了什么波振动发出的气味,连通猎犬脖子上的项圈,端的阴毒之极。

    对神通者威胁最大的便是这种没有生命和魂魄的杀器,用神识无法提前感应到,除非对此物极为熟知,否则等危险靠近,往往已经来不及了。

    “早拿主意吧,困守往往不会有好结果,唯有奋力一搏才有脱困的希望。”老魔头已经数次建议吸食生魂,快速恢复魔力,毕竟性命要紧,哪有时间瞻前顾后,它知道张志强耿耿于怀,精心设计的好局,想让死对头背下屠杀生灵的恶名,但眼下肯定是行不通了,对头怎么样不清楚,他却离死亡不远了。

    张志强不答,但查看魔力后,心中更为狂躁,只恢复了两成不到,没有生魂的补充,这个速度太慢,估计就是再挺尸两天也连一半的魔力都恢复不了。

    正如老魔所说,如果再不离开,待下去就是死路一条,可老魔头只猜对了一半,嫁祸李天?只是一方面,他想的更长远,就是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决不能再招摇,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再制造吸食魂魄的事件,否则即便李天?挂了,他也寸步难行,他相信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国家机器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灭掉。

    谁成想会有眼下这个局面,张志强胸中忽然涌出一股颓然之气,现场指挥官的水平绝不一般,而且也反应出了上面的态度,早在进山之前,有人就对他下达了必杀令,这一点毋庸置疑,这人会是谁?肖衍达?还是他那个从未谋面的三伯?

    耳边又传来老魔头的催促,这回张志强没有沉默,也没有跟对方对怼,强迫自己静下心来面对现实,可心底那股蠢蠢而动的欲望已经难以被压制,两成魔力,仅够发动两次遁地术,这样虽然能勉强脱离包围圈,但跑不远还是会被缠住,那时候魔力枯竭就会就是死路一条,唯一可以活命的选择就是杀出去,吸食生魂,就在今晚,张志强终于成魔。

    六十里开外的李天?忽然打了个哆嗦,紧接着就是一个大喷嚏,不知什么原因,总之让他奇怪了半天,自从到流云观悟道以来,身体就从未生过病,受伤除外,像什么感冒、喷嚏、哆嗦之类的小恙更是多年都未曾有过,事情有些蹊跷,难道说这两天打架太多,伤到根本了?

    李天?放出神识在全身游走检查一遍,并无半点问题,唯有丹田之处鼓胀难受,暗金色的光球已经变成了紫金色,体积也比之前缩小了整整一圈,变小了反而发胀,真是咄咄怪事,他曾数次用神识的触须探查光球,发觉竟然难以靠近,隔着光电缭绕的表层,他似乎能看里面的元气已经有部分凝结成实质,那实质可以流动,就如水一般,但要比水黏稠许多,而且释放出狂暴无比的气息,这是要结丹么?

    小金人自然持否定态度,结丹是仙道,你是神祗觉醒,哪有结丹一说?按小家伙的推测,李天?是快要突破境界了。

    “既然不是仙道,还突破个鬼的境界?”李天?悻悻的反问,他越来越发现自己游走在仙神两途的混沌之中,也愈发难以想的明白。

    而且李天?现在打坐行功也感觉有些吃力和混乱,元气的增长远没有快速奔行和激烈战斗提升的快,但若是不休息,肉身又无法承受,关于肉身的锤炼,他只了解修道方面的一点点皮毛,比如最早领悟的《大天罗道法》,其实已经停滞了好一段时间,三大篇中的立天罗篇和道法归一篇始终无法参悟,立天罗篇便有锤炼肉身的法门,可惜晦涩难懂。

    而有关成神这条路,该如何锤炼肉体,李天?就更是一窍不通了,记忆的碎片也不见的时时靠谱,这便成了横在他前进道路上的泱泱大河,似乎很难逾越。

    小金人张张嘴,无言以对,在它的记忆碎片中,即便是李天?觉醒,也是要陆续恢复并打通凡胎、化虚、通灵、玄天和归一五关方可直抵神桥,进而得到神的能力。

    得到神的能力?小金人歪着脑袋苦思冥想,但毕竟和成神不是一个概念,李天?刚才简单的一个反问,却一下问到了点子上,到了神桥以后又该如何?成神必须要有神格,神格升华为神性,那才是真神,只得到神的能力而没有神格的家伙只能是伪神,伪神的地位在神界就是神仆,甚至更为低下。

    那么到了神桥之后到底该怎么做?小金人的脑袋里瞬间一片浆糊,只好默默的到元气之海的岸边发呆去了。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