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一切就绪

加入书签
    ‘魔物’望着申英杰背着许文离去,筛选了一下从女人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小瓶药剂、人皮面具,还有一块铭牌,正面是用行书写的‘血’字,背面是一只血凤凰图案,很俗,也很邪恶,将东西收好,他提起许文那支枪喃喃道,“兄弟,以后咱俩绑一块儿了。”

    ‘魔物’将那女尸拖入到迷雾中,然后飞快的奔出大殿,在拱门处遥望申英杰渐行渐远的身影,迟疑片刻后还是跟了上去,他不放心,正好顺路护送一程,因为大殿的下方才是关键所在,几路莫名其妙的人马全钻到下面去了。

    修武县城礼让街的西北角,一座不起眼的民居内,包括顾长风、教官在内的几个老家伙正挤在一间密闭的小屋内商谈事情。

    这间民居是重新找的,独门独户的小院,两层楼,左右两边还加盖了偏房,院中两颗老榆树,根深叶茂,几乎盖过了整个小院的上空,极为雅静,作为临时落脚地和安全屋,大家凑合住在一起非常方便。

    几人经年未见,来不及客套,一来事情紧急,二来教官的脸色难看,从一进门就难看,因为蓝翎并没有随顾长风他们一同出现,情绪上不爽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蓝翎喜欢独来独往,说不定下一刻就突然蹦出来了。”顾长风打着哈哈和稀泥。

    其实,他并不知道教官脸难看的真正原因,从昨天开始一直联系许文和申英杰,却总得不到回应,尽管腕表的定位信号依然正常,但并不代表他们是安全的,眼看又是一整天过去,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教官真坐不住了。

    刚刚入夜没多久,教官的心里咯噔一下,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对劲儿,总之情绪突然变得不安和暴躁,心情也灰暗了许多,他只是强压着这股情绪跟大家开小会,其实早就坐不住了。

    明天,张家各宗亲的首要人物将在伏牛镇的张家祠堂召开家族会议,时间已经非常紧迫,各方面的安排也在紧锣密鼓,异地用警的申请已获批准,警队已经出发,张家几个关键人物也都被死死的盯住,不怕他们搞事,就怕他们没胆子。

    昨日教官还单独跟张长亭见了一次面,提出对他安全方面的担忧,张老爷子哈哈一笑十分淡然,很有自信,也很警觉,无论你怎么旁敲侧击,对张家历来保守的秘密只字不提,双方之间合作的基础尚有诸多欠缺,很难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问个问题,张长亭真的不知道‘血影’这个组织?”问话的是一名黑脸的汉子,他就是顾长风嘴里所说的老冒,待人直爽,办事干净利落,作风很唬,大名王献山,绰号老冒。

    此人打扮的十分传统,虽然已是九月,但气温仍然不低,他居然还穿着一身灰的中山装,实际年龄五十二,面相上看差不多有六十五,一脑袋花白的头发,脸上竟是岁月雕琢的痕迹,一副地地道道的上个世纪乡镇干部的摸样。

    千万莫要被此人的扮相蒙蔽,专业特工三十年,简历简单的令人发指,特事科反间谍组成员,一开始干就没换过行,专业而且专一,栽在他手上的人数不胜数,系统内提起老冒,如雷贯耳。

    “为了表示合作诚意,我直言不讳的问过张长亭这个问题,对方的回答很有意思,没听说过‘血影’,但不排除张家宗亲中个别人会为了一己私利与犯罪和暴力团伙有染。”教官笑着解释,“我并没有表明‘血影’是什么样的一个组织,这老头便急着撇清,还不忘再把张金根给卖一道,是不是特别有意思?”

    “但这恰恰说明他知道‘血影’!”一旁的顾长风接过话头,他虽没见过张长亭,但从教官的介绍中判断这个老头滑的油腻,表面上亦正亦邪,实际上私心极重,总希望以最小的成本和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中间的过程如何,这种人往往不在意,说不择手段,有些过了,但要指望他们遵纪守法,也不现实。

    “这种人必须敲打。”顾长风自顾自的点燃了一支香烟,他从心眼里不太愿意跟张长亭这样的人合作,但教官的计划显然更符合实际,他是老把式,知道轻重,“建议整个计划加一条,连张长亭一块控制起来,一,可以起到保护作用,二,凉他两天,让老头好好想想,单单抛出一个张金根,就以为能保住张家的其他人?一把岁数了,滑不溜丢的,滑到了天真的程度了,这可不好。”

    &n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加一条无伤大雅,但会不会对深入了解张家的秘密造成障碍?”另一名中年人插话,此人长相斯文,剑眉朗目,颇有点美男子的特征,看上去是四人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最低调沉稳的一个,军队系统侦查兵出身,后来一直在国安的外勤口子上,也是久经风浪的之人,叫李邵波,绰号尖刀。

    “张家秘密是下一步的事儿,目前第一步就是考虑如何把‘血影’给整个拔了,拔出萝卜才能带出泥,所以现在无须考虑太多。”顾长风心里早就把这个基调定了下来,也曾跟教官交换过意见。

    “现在‘血影’全面收缩,不敢抛投露面,说明已经听到某些风声,即便现在动作迅速,也只能打他个措手不及,但想要连根拔掉为时尚早。”老冒有不同意见,并不是马后炮,他在来的路上才慢慢从顾长风那里了解‘血影’,根本来不及做细致的调查,时间太赶,明天就要行动,仓促之下很难会有好的效果,但不动又不行,张长亭处在家族内斗的漩涡中,非常危险,很难找到其他外力干预的借口和手段。

    “我可没说一口吃个胖子。”顾长风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般,“把张家这几个蠢蠢欲动的宗亲控制起来,目的就是要逼着‘血影’做动作,它不动,那咱们才被动呢。

    “另外,说一说异地用警,不要以为是小题大做,就是要给伏牛镇、张家集上上下下以震慑,不要以为张家势大,能在这里一手遮天,为所欲为,他们首先要搞清楚这里是国家的地盘,不要命的大可以来试一试。

    “米甲就是太面,当然,也不能怪他,有些说不清楚的事儿,他难以施展拳脚,姥姥的,国家公职人员在这里失踪一个月?滑天下之大稽!毫无理由的还特么敢拿枪袭击疑似外来人员?什么叫疑似的外来人员?就算是土匪要杀人,也要找个理由吧?”

    “看看上面的报告。”顾长风用手使劲拍着案几上的纸张,越说越激动,“参与袭击的人中居然还有狙击手?陶猛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翻了天了?哪儿来的武器?谁给他们的狗胆?!”

    那几张纸是顾长风直接找人从修武县公安局要来的刑侦笔录复印件,其中便有凤仪台枪击案的描述,里面有很多逻辑不通的地方,用词也很不专业,有刻意渲染米甲和顾箭身为公职人员知法犯法的嫌疑,老顾看了一半就火了,立刻找省厅的两个狠角色到县看守所调查米甲被羁押期间遭遇袭击的事件,不弄出个子丑寅卯,他是绝不罢手。

    顾长风的动作比教官想象中要快的多,早几天就把米甲调入死囚仓,以及当晚值班的两名管教全都带走调查,持械行凶的那名犯人也已经找到,目前被秘密看押,并且已经确认此人是受雇的杀手,幕后指使者还在调查中。

    按时间推算,其实就在顾长风夜访教官的那天晚上,他已经开始行动了,果然人如其名,闻风而动,效率奇高,非但如此,‘血影’自从开始冒头的案件,包括在北河和西山省的,还有‘血影’跟张志强合作的有关案件,凡是记录在案的,统统被他收集到手,从追杀李天?,到粤东系列案件、绑架人质、双楼镇袭击案件等等。

    顾长风手上也有一支极为高效的团队,人不多,就三个,可各个都是多面手,在刑侦方面也是大行家,所有收集起来的卷宗摞起来有一人多高,从落网的‘血影’成员口中又挖出不少线索,虽然大多数价值不高,但已对全面铲除‘血影’做了大量的基础准备。

    这些背后的工作,顾长风也都大致跟教官交了底,并不是越俎代庖或者埋汰教官,他知道对方的难处,很多不方便做的对他来说都不是难事。

    一切准备就绪,但顾长风也意识到,要找到‘血影’与张家之间的关联并不容易,对方藏的太深,在抓不到张志强的情况下,只能从有限的几个地方找突破口,比如凤仪台那个狙击手,还有被教官在林子里击毙的三个枪手,这三人曾绑架陶猛,并企图利用陶猛引诱权兴国上钩,可惜都见了阎王,暗中查找尸源的情况也不乐观,他们的身份都被人给刻意抹掉了。

    所以,顾长风果断决定,利用张家内斗的机会,快速出手,控制要害人物,造成掌握实际情况的假象,逼‘血影’动起来,瞻前顾后,老是担心打草惊蛇只会贻误战机。

    这样行事会带来怎样的麻烦还不好说,但却是目前唯一能做的。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