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七百六十二章 镇魔大阵

加入书签
    此时,山洞深处又传来剧烈的震动,但很快就没了动静,老者凝神辩听,申英杰站起来又坐下,忍不住又看向李天?,而对方泰然自若的坐着,稳如磐石。

    “呵呵,张家小子怕是难以为继了。”老者忽而笑了起来,颇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老先生说的张家小子是哪一位?”李天?奇怪。

    “张宝根,原本是个不错的娃娃,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去做了道士,就跟他的祖上逍遥子一样,被吹捧为百年难遇的奇才,不过在老朽看来不过如此。”

    “道士?”

    “不错,此子一心求大道长生,但急于求成,且心术不正,甚至比逍遥子还贪,所以这个道士也做的不怎么地,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忽然有一天就闯进了我这地宫中,若非老朽出手,他早就死了。

    “但他的本事比逍遥子差多了,逍遥子当年闯进地宫,居然偷走了仙家留下的重宝,导致整个封印大阵不稳,李大人一怒之下亲自追杀,但一去就没有再回来。”

    “啊?!”李天?大吃一惊,他没想到百年前就有人闯进过无名山的地宫,而且还是张家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也是流云观的一代传奇,那么眼下这个张宝根难道也出自流云观?

    “敢问老先生,张宝根的道号可是青云?”

    “正是,莫非小哥认识青云子?”老者的目光忽然谨慎起来。

    “呵呵,谈不上认识,有过数面之缘而已,老先生您继续。”

    “老头子我活了一大把年岁了,说起话来颠三倒四,小哥勿怪,刚才我说道哪里了?”

    “前面说道李世建和仝图两位带兵进入了陨石坠落地,后面岔开的话题,皆因天畴好奇打岔,老先生勿怪才是。”

    “哦,那还是从头开始比较好。”老者点点头,“两位大人带着我们进了无名山后,看见山谷里到处都是尸体,从服饰上推断都是当地的兵勇捕快,所以大家异常小心,山谷里很热,远处冒着浓烟,有很浓的硫磺味道,而且越往前走,地面越是灼热,到了最后都难以下脚站立,有的同僚靴子都快化了。

    “更为可怕的是,我们看见远处的山岩都是火红色的,而且在剧烈摇动,扭来扭去仿佛要活过来一般,大地震颤,周围不断有山石滚落,呵呵,那地方其实就是现在咱们待着的位置。”老者苦笑,“李大人眼见危险,便命我等迅速退出,但不知为何,大伙顺着原路往回走,却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山路,就似鬼打墙一般,走了好久却发现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那可是大白天。”

    “你们进入山谷时,可曾见到过外面的亡灵军阵?”李天?插话。

    “没有。”老者摇摇头,“不是一个地方,我们当时走的是黑瞎子岭西口,也就是你说的无名山东北方入口,而你们走的是西北口,这是后来才弄清楚的,其实进入这无名山,一共有七条通道,其中六条为生门,一条为死门,你们偏偏选择了死门。”

    申英杰恍然大悟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一直奇怪自己背着许文出来的时候似乎没有再碰到亡灵军阵,原来她果然走的是另外一条路,一定是武放见她浑浑噩噩的样子,不放心才冒险带的路。

    “后来,我们什么方法都试了,派小股人马探路,放开马匹,尝试老马识途等等,但统统不管用。就这样,一直折腾到了天黑,我们还在山谷里转圈,不少同僚都绝望了,以为被困在此处再难走出去,而那远处的山岩好似安静下来,但却愈发的通红,地面的震动也没有了,众人正在惊异之际,我们看到了一个仙人。”

    “仙人?”

    “不错,一尊女菩萨。”老者说到此处,面露恭敬之色,“在那山岩之顶,白裙素衫,长袖飘飘,皓月当空下,当时真以为是嫦娥仙子。我等待要下跪膜拜,求仙人指一条出去的生路,却未料眼睛一花,仙人已经站在我等面前,那气势和威压让我等顿时感到千斤压顶、双腿打颤,忍不住噗通跪倒一片,唯有李大人强撑着不跪,声称只跪天子、父母。

    “那仙人微笑,并不勉强,言道,那巨大无边的的山岩是一头异界老魔,如今已被镇压,但恐老魔法力广大,狡猾无比,又恐日久后仙人所布下的阿须轮镇魔大阵被破坏,所以命我等在此镇守,永世不得出去。”

    “那岂不是强人所难?”李天?心有所动,阿须轮是梵语,译作阿修罗的更为普遍,是佛门六道中的天人道、欲界天里的大力神,战力强悍,好勇斗狠,他有极为模糊的印象,神界的战神便与阿修罗有渊源,而且他还记得,当年与君颜切磋修为,畅谈大道的时候,他曾说过阿修罗道的法力……蓦然一下,李天?好似触电一般,白裙素衫,长袖飘飘,他似乎又看到了神罚之地,君颜纵身一跃的画面。

    “那是自然。”老者继续他的回忆,却无意中打断了李天?的思绪,“当时我等也是这般想的,不但强人所难,而且还有乘人之危的意思,但不敢说,唯有李大人胆儿大,他言明,他是大清的官儿,食圣上俸禄,只听命于圣上,断不会听他人之命。”

    “原本以为仙家会勃然大怒,发雷霆之威,李大人所言虽然占理,但大伙的身家性命可就完了。但未想到那仙子并不曾动怒,只温言道,如此也好,那就回去向你们的圣上奏明吧,此魔头如不镇压,将为祸世间,且看他如何安排。

    “仙家言罢便不见了,我等正在惊恐不安之际,却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无名山口之外,就好似做了一场大梦,李大人更是瘫软如泥,之前在山谷中虽然强硬,但毕竟是凡夫俗子,后怕的不得了,于是带着大家朝山口叩了三个头,便连夜赶回京城。”

    “莫非转折点在回京之后?”

    “正是!”老者忽然一拍大腿,冲李天?竖了个大拇哥,原本谨慎的眼神也舒缓了许多,而表达不利索的嘴巴越说越顺溜,“回京后,鞍马未歇,李、仝二位大人便被连夜召入宫中面圣,一直到次日天亮才从宫中出来,谈了些什么,我等下人自然是不知道的,而且在这一夜间还发生了怪事,其实仿佛一到京城后,我和同僚们便忘记了在山谷中所见到过白衣仙子,你说怪不怪?

    “仅仅一天后,二位大人宣圣上口喻,麒麟卫全体将随西征大军离京,大家都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莫名其妙,但圣命难违,只好利用有限的时间纷纷回去安顿家小,既然西征,那就没个准谱了,一年半载都不一定回来。

    “西征大军取道大黑山时,李世建大人先带着我们一半兄弟与大军分开,带了好多辎重粮草,直奔黑瞎子岭,大伙都蒙了,莫非又要去那险恶的山谷?不是刚去过么?仝图仝大人和另一半兄弟并没有跟过来,为什么?

    “带着这些疑问,最后兄弟们还是随着李大人重新进入山谷,可是进入谷口不久,李大人便宣读了更为详细的密诏,圣上封我等为‘天镇卫’,取义让我等代替天子,永远追随大人镇守无名山,不得违抗,否则杀头诛族!所有参与镇守的将士连升三级,俸禄参照从四品武官,世袭罔替。

    “众人哗然,哭天抢地,未料京城一别竟与家人再难相聚,而且此时大伙也想起了数日前见过的那位仙子,以及在山谷内发生的诡异事情,任凭你想尽何等办法都无法走出去的事实,这意味着偷着逃走的生路也被断绝,有人不甘心,不顾一切的往外跑,可惜已经太晚了,真的又出现了鬼打墙的状况,大伙挣扎了许久,全是徒劳,有人在原地发呆,有人抱头痛哭,有人想联合起来造反,砍了李大人。

    “李大人及其子被亲兵护卫,不好下手,而且砍了他也无甚用处,依然走不出这鬼一般的山谷,李大人放纵了大家一个白天,傍晚宣布既往不咎,但此后再敢有违抗圣旨、妖言惑众者,杀无赦!”

    老者说到此处仰天长叹,仿若又回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恍惚间老泪纵横,申英杰听的匪夷所思,又看着于心不忍,而李天?则一直做发呆状,若不是山洞深处再度传来震动,申英杰都不知道如何打破这静的可怕的场面。

    “后来呢?”申英杰轻声询问。

    老者连忙擦拭眼泪,“当天晚上便被诛杀了十九名兄弟,还有十多名散入山谷中,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再也没见回来。后半夜的时候,山岩再次晃动,要比前一次来的时候动静大,好多巨岩都开始一起晃动,那种地动山摇的声势,我这辈都没见过,这些巨岩好似一个整体,马上要从地底下挣扎出来。”

    “我等均是束手无策,更未见过什么是阿须轮镇魔大阵,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可能出现的巨大魔物,关键时候,仙子再次降临,她似乎从遥远的天外飞来,手里托着一个金光灿灿的小盒子,但身影虚幻了很多,面相也变得模糊,仙子并未理会我等,径直朝那山顶飞去,自空中扔出了宝盒,宝盒好似活物,迎风便长,轰隆一声落在山巅,将那已经跃跃而起的山岩给砸回原形。

    “仙人手指苍穹,大念咒语,从天际紧随而来的是两颗极为耀眼的流星,一前一后坠入无名山两侧,流星声势浩大,坠入山间后却又无声无息,但片刻后我等好似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整个大地都在颤抖,那魔头似乎极为痛苦,许久之后那声音才消散。

    “所有蠢蠢欲动的山岩又安静如初,那宝盒在山巅已经化作一个硕大的庙宇,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仙人称之为神殿,她告诉我等,老魔头已被慑天魔八棱紫金锏给订入大地,由神殿镇压,封印稳固,让我等好生看守,并给了李大人一个小包,然后就消失了。”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