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十六章 两只老狐狸

加入书签
      市局办公室内,刘明闷坐在沙发上抽烟,办公桌上摆着一张关于李天畴取保候审的申请,等着他签字,他都懒得看。刘明现在的心情可谓是喜忧参半,但忧更甚于喜。

      喜的是刑警队不负众望,终于在年关前抓获了“1.14”凶案的在逃嫌疑人,不仅得到了局领导的肯定和表扬,自己也出了一口恶气。

      忧的是,新的烦恼又来了。经过连夜突审,从案犯交待的情况分析,“1.14”案果然不是孤立的案件,尽管凶手不是同一拨人,但与半年前SZ发生的“5.17”、“6.29”凶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与肖亚东的推测吻合。

      两起案件至今未破,真凶没有抓住是一方面,案件背景极为复杂,涉及贩毒和跨境洗钱,而且关系盘根错节,很可能涉及到某些高官。所以调查的难度很大,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另外,刘铁军的调查也取得了突破,“1.14”案被灭门的业主梁某所在的银海投资顾问公司涉嫌金融诈骗和跨国洗钱,经侦已经开始介入调查。三个案子如果并案,则可能成为重磅*,倒不是怕工作的挑战性,刘明深知这里面的水太深,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坐在了火山口上。

      偏偏这个时候,《都市晚报》的记者又跑来吵吵嚷嚷要采访,说是要证实见义勇为的保安李天畴是否被警方控制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添乱,刘明十分上火。这个李天畴倒成了根鸡肋,让自己有点骑虎难下。

      毫无疑问,三个案件并案当然是头等大事。并案之后,案情如何演绎和发展,自己就很难预料了,但绝对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相比之下,李天畴的案子就不值一提了,刘明其实很清楚,之所以决定拘捕李天畴,自己更多的是从其背景层面考虑,至于防卫过当,法理上并不具有绝对的说服性。目前又面临着新闻媒体的压力,妈的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喊来的记者,刘明狠狠的骂道。

      这位记者还特别认死理,现在还在楼下接待室耗着呢,刘明很不喜欢和新闻媒体打交道,真是不胜其烦。

      刘明需要好好梳理一下思路,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老部下肖亚东和刘铁军。沉吟片刻,他先拨通了肖亚东办公室的分机,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听。“妈的,上班时间,这小子干嘛去了?中午的新年茶话会也没见到人影。”

      刘明想了想,又拨通了刘铁军的分机。“刘局,找我?”刘铁军很快接了电话。

      “啊,你在就好,有空吗?到我这儿来一下。哦,对了,你要是见到肖亚东,一块儿也叫过来。”刘明道。

      “巧了,刘局,老肖就在我旁边,我们马上过来。”刘铁军挂了电话,冲肖亚东贼兮兮的一笑。

      俩人其实已经在办公室里谈了许久,肖亚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算是将刘铁军这个老狐狸拖下了水。两人商量了半天,决定借着晚报记者来折腾的机会,先说服刘明批准李天畴的取保候审,好歹得让人回去过个新年吧。

      至于下一步怎么办,也只能到时候再说,说不定罗律师的高招也能起些作用。

      只是俩人谁也不愿意上去触霉头,因为他们俩知道刘明现在正为三起凶杀案并案的事上火。大家在一起搭档多年,很了解刘明,也很清楚刘明目前面临的苦恼,抓不住凶犯,压力很大,抓住以后,压力更大。现在找他提取保候审的事儿,无疑是找骂。

      两人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刘明的电话就来了。

      两只老狐狸很快就出现在了刘明的面前,坐下来还没聊几句,就有人敲门。进来一看是楼下接待室的民警,“报告刘局,那两个记者还在楼下,说是见不到你,他们会一直等下去。刚才又要上楼来,被我们拦住了,你看……”民警很无奈。

      “啪!”的一拍桌子,刘明真的发怒了,“不像话!没见过这样死气白咧来采访的,去给他们报社领导打电话,把他们带回去,这已经严重影响正常工作了。”

      “等等,刘局,这样恐怕不太好。记者好歹号称无冕之王,这样拖着也不是个办法,要不你授权,我下去打发他们。”肖亚东主动请命,还偷偷冲刘铁军挤了挤眼。

      “局里对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有统一规定,特别是‘1.14’案还在侦破中,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刘明皱着眉头。

      “放心吧,刘局,我心里有数。打发两个记者不是问题。”肖亚东胸脯拍得山响。

      “那好,就辛苦你一趟了。”刘明迟疑片刻,还是同意了。

      肖亚东下楼不提。刘明拧着的眉头始终无法舒展,他扔了支烟给刘铁军,问道:“老刘,那个保安李天畴有没有提审?”

      头儿开口就提李天畴的事儿,一方面可能是因为肖亚东暂时不在,另一方面,李天畴的事情,虽然刺小,但卡在嘴里也不舒服,有门啊!想到这里,刘铁军忙答道:“上午提审过了,他的口供前后没有什么变化,与拘捕前的描述是一致的,与现场目击者的描述也基本吻合。另外,从那个嫌犯的供词来看,也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如果以防卫过当刑事立案,你怎么看?”刘明挠了挠头,看似不经意的追问。

      “缺乏直接证据,尤其在主观意愿上。即便是还原现场情况来推定,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所以把握性不大。”刘铁军观察着对方的表情,一改和稀泥的作风,回答的直截了当。

      “哦?”刘明沉默了,好半天才缓缓道:“对李天畴的拘捕,是不是有些仓促了?”

      “刘局,不能这样认为。您是从预防的角度出发,不仅对案件本事保持审慎、严肃,也关系到公共安全,这是咱们正常的反应。而且拘捕以后根据案情的发展和有无新证据,再来确定下一步侦破方向,也是很正常的程序。”刘铁军大拍马屁,倒也理直气壮。

      “说下去。”刘明满意的点点头。

      “目前,‘1.14’案的犯罪嫌疑人已经抓获,并无新的证词和证据来支持李天畴防卫过当的推定,所以我个人认为暂时先放弃刑事立案。除了提审之外,我和这个小伙子接触过,人很朴实,有正义感。在物业公司的人缘和口碑也很好,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更无复杂的社会关系。唯一对他不利的是他在部队的一段不是很好的记录,但我认为并不影响对此次事件的判断。”说到这儿,刘铁军停下来看着刘明。

      刘明不语,而是又点上了一支香烟。

      刘铁军索性继续说道:“其实,从维护公共安全的角度来说,是不是可以考虑其他的方法,我的建议是将李天畴的资料移交国安局备案,人先取保候审,这样更稳妥一些,也让媒体无话可说。仅仅是备案,对他个人来说,也不会造成大的影响。”

      刘明又纠结了,刘铁军的话基本都说到自己心坎里了,那么剩下的就是面子问题了。

      正烦恼的时候,刘明的手机响了起来,拿来一看,是老婆的电话。他顿时心中一惊,脑门子也开始冒汗了。今天可是年除夕,说好了回家过年,看看时间已经下午4:30了,外面街道的鞭炮声已经此起彼伏。但特殊情况还没来得及跟老婆汇报,这电话就来了。

      原来市局有个惯例,过年期间每天都要有一个局级干部值班。本来刘明已经在去年除夕值过班了,但是中午茶话会的时候,几位局领导都说有事,刘明这个刚升职一年多的副局长资历最浅,只好捏着鼻子,再次勉为其难了。

      “喂,老婆新年好!”刘明先发制人,热情洋溢的问候声抢先占领了传音通道。

      “好你个头啊,这都几点了?还在外边野?别人家的年夜饭都开始了,我们家呢?啊?”手机里传来老婆及其愤怒的斥责声。

      “老婆,别发火,大过年的,你听我给你说……”刘明看了看貌似正襟危坐的刘铁军,尴尬的向办公室外走去。

      再进来时的刘明满脸通红,“哎呀,老刘,真对不住,本来是叫你和亚东来一起分析并案的事情,好好理理思路。这可倒好,后院起火了,我得先回家一趟,晚上还得过来值班。”刘明说着已经开始收拾公文包了。

      “刘局,赶紧回去吧,大过年的,别让嫂子操心。”刘铁军站起了身。

      “哎,你和亚东说声对不住了。你们俩也早点回去吧,都忘了今天是除夕了。对了,媒体那边是怎么处理的,事后让他打个电话给我。”

      “没问题。刘局,你看,那个……”刘铁军指着桌子上的等着签字的取保候审的申请,看着刘明说道。

      “什么这个那个?你什么意思?”刘明停下手,瞪起了眼睛。

      “嘿嘿,就是签个字的功夫。”刘铁军腆着脸笑嘻嘻的说。

      “这……哎我说你们……”刘明的眉毛瞬间又拧成了疙瘩,一抬眼看见刘铁军贼兮兮的眼珠子,冷哼一声,“早就算计好了是吧?”

      “哪能呢?刚才咱们不是商量过了吗?”刘铁军一脸无辜。

      刘明狠狠瞪了一眼刘铁军,“好,好,出了问题我拿你是问。”嘴上发狠,但最终还是签了字。刘铁军表情委屈之极,心里却乐开了花,字是你签的,以后可怪不着我。

      刘局,带问嫂子新年好!”一起走出办公室后,刘铁军不忘再拍一记马屁。刘明摆了摆手,匆忙下楼而去。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