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十七章 并不冷清的年三十

加入书签
      肖亚东此时已经坐在刘铁军的办公室悠哉的抽着烟,看见对方笑眯眯的进门,心想搞定了。“老刘,怎么样?辛苦啦!”肖亚东忙起身热情的递上一支香烟。

      “什么怎么样?”刘铁军脸色一变,假装糊涂。

      “装傻呀?李天畴的取保候审啊?”肖亚东知道刘铁军在装13。

      “刚才你跑哪儿去了,让老子一个人顶在前面,妈的老是被你当枪使。”刘铁军不满的抱怨起来。

      “咱们不是商量好的吗?你不也看见我下楼应付记者去了吗?记者好对付吗?还跟我摆谱?”肖亚东也不客气。

      “诺,看见没?在这呢。”刘铁军也不闹了,扬了杨手中的纸,有些得意,“我有附加条件,光请客喝酒可不行。今天晚上帮我值班。”

      “你大爷,坐地起价啊?”肖亚东叫了起来,“不行,我两年没回家过除夕了,这样的事儿,你也好意思提?”

      “行了,好像你很伟大的样子,我也懒得跟你罗嗦。别跟我谈条件,就一句话,行,还是不行?”刘铁军斩钉截铁,神闲气定。

      肖亚东的五官有些扭曲,纠结了半天,从牙缝里蹦出俩字“成交!”。

      “痛快!”刘铁军立刻拎了自己的公文包,走到门口时顺手把手里的纸塞给了肖亚东说道:“帮我把办公室的门锁一下,对了,刘局让你给他打个电话。新年快乐!”话音未落,人已跑出门外。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利落,肖亚东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尼玛的,这个老狐狸!”肖亚东无奈的摇摇头。

      李天畴走出公安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大街小巷到处都是鞭炮声,城市的上空不时绽放着绚丽的焰火,年味儿浓郁。这是李天畴第一次在SZ这样的大都市过年,貌似一个自己感觉很冷清的新年。

      他拒绝了肖亚东用车送他,而是徒步走回。漫步在大街上,行人稀少。李天畴回想着这次莫名其妙的官司,结束的同样莫名其妙,不仅感慨世事变化无常。哎,不管怎么说,麻烦暂时结束了。

      他很庆幸选择了信任肖亚东,否则现在的自己是逃亡,拟或是坐牢?不好设想。这时候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过年的,小妹长高了吗?三豆在这个除夕夜在干些啥?有没有去找怀山?大奇的伤好多了吧……就这么一路瞎想着,居然已经走到了宿舍门口。

      李天畴眼睛一晃,发现门口蹲着一个人,借着昏暗的灯光一看,竟然是三豆。看样子像是睡着了,李天畴蹲下来轻轻拍了拍三豆的肩膀,“三豆,醒醒。”

      三豆抬头揉了揉模糊的眼睛,定睛一看,不由得鼻子一酸,眼泪掉了出来,他呜咽道:“天畴哥,你跑哪儿去了,都快急死我了……哪儿也找不到你,三儿说你被警察抓走了……呜呜,队长也不说实话,说你去帮警察指认凶手去了,马上回来,可一整天也见不到你人,呜呜……”

      “队长说的没错,我去帮警察指认凶手了,有点事儿耽误了。你……哎,这大过年的蹲在这儿,咋没去找怀山啊?”李天畴心里难过,忙把三豆扶起来,一起进了宿舍。

      “我这不是想找你一块儿去怀山那儿吗?你都不在,我一个人去也没意思。”三豆边抹眼泪边说。

      李天畴了解三豆憨实,要对人好,那就是一根筋儿。所以从小到大,多年的兄弟,即便日常相处不免磕磕绊绊,他从来也没有真正去伤害过三豆。感情上,他已把对方当作了至亲的弟弟。

      “好了,不提这些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看天也晚了,就甭去怀山那儿了。今天是大年三十,就咱们俩,你看怎么过?反正要热热闹闹的。”李天畴笑着提议。

      “咱喝酒庆祝,你看!”三豆破涕为笑,从怀里掏出一大包东西,往桌子上一摆,嚯,还挺丰富,一包花生米,一包五香豆,一份猪头肉还有一份什锦凉拌菜。接着又跟变戏法似的从裤兜里掏出一瓶白酒,咧嘴一笑,大大得意了一番。

      “好!今天晚上过年,咱哥儿俩就好好喝一番。我提议,喝完酒,咱俩再夜游SZ,怎么样。”李天畴的心情也开朗起来。

      “中!你说啥就是啥。”三豆说完,兴冲冲的开始找杯子。

      虽然只有两个人喝酒,但推杯换盏,说着开心事儿,倒也热闹。不一会儿,大半瓶酒就下肚了。这时候两人的脸都有些红了,三豆的话匣子也打开了,谈着他每月给家里寄钱,心中就有一种自豪感,现在他是家里兄弟姊妹中最有出息的一个,三豆决心一定要在城里混出个人样来,到时候把山沟沟里的父母接过来享福。平时不太爱说话的三豆,此时仿若要把一年没说过的话说完似的。

      李天畴除了喝酒外,就一直微笑着当个听众,他感觉到了三豆的变化,以前唯唯诺诺的三豆,现在变得很有想法,成熟了很多。他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感叹环境对人的改变,现在能有胆量跳出大山去闯世界的人还不多,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多。

      在李天畴的怂恿下,三豆表演了一段家乡的土歌,也是三豆放羊时常唱的:“尕妹妹的个大门上,我浪三浪?剑?倚睦锩嫣?酶龌拧??备枭?挚酰?谏狡律夏芡腹?荷酱?煤茉叮??谒奚崂铮?牙钐斐氲亩?湔鸬墓磺海?扇?挂研朔艿奈匏?思桑??焊吒琛?br/>
      “谁啊这是?干嘛呢?再喊就抓起来!”一声大喝,门被踢开了,三豆被吓得脸一下煞白,刚端起来的酒杯也掉到了地上。李天畴也是一愣,抬眼望去。

      “哈哈哈,看把三豆吓的。”“天畴,你回来了,哥儿几个看宿舍灯亮着,寻思上来瞅瞅。”“没事儿吧,天畴?”门口一下涌进来三四个人,都是同事。梁辉、小文,还有前岗的卫东和徐进。

      “大过年的,把人吓着要赔钱的。来来来,快来坐,一块儿喝几杯。”李天畴热情的招呼着。

      大家嘻嘻哈哈的,各找座位,梁辉拍着三豆的肩膀笑着问道:“三豆,没事儿吧?”,三豆半天才缓过神儿来,悻悻的骂道:“妈的,歌兴一下给搞没了。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哈哈哈。”三豆的话又引来一片哄笑。

      “天畴,这大过年的,咋才回来?没事儿吧?”梁辉两手搓着耳朵,很是关切。

      “没事儿,帮着指正凶手,又有点儿其他事儿给耽搁了。这不,赶回来吃年夜饭吗?”李天畴笑着,给大家散了烟。

      “哎,我说,这酒也不够啊。等着,我那儿还有,今儿晚上咱得好好喝。”卫东说着起身跑出了宿舍。

      “有酒无菜也不像话,我负责整点下酒菜来。”梁辉也起身出去了。

      “你们都吃过年夜饭了?”李天畴问。

      “哪儿啊,换班后凑合着吃了点东西,然后就一块儿去网吧玩儿了会,没啥意思,就寻思着回宿舍整点酒。这不,刚到楼道,就听见三豆的干嚎,那个凄惨!哈哈。”徐进大笑道。给三豆说的脸更红了。

      “对了,华仔的事情怎么样了?”李天畴忽然问道。

      “家里人还没回去,应该还在闹。两边都难,可惜华仔了。哎,草他玛的,什么世道。”徐进和小文立刻神色黯然。

      李天畴意识到问的不是场合,忙道:“算了,甭说这个了。今天过年,大伙儿好好高兴高兴。”

      说话的功夫,梁辉和卫东就跑回来了,一下拿来了三瓶酒和几个凉拌菜。于是乎,大家围坐在一起,重新倒酒。

      “每个人都是口杯啊,全满上。不许耍赖,不能掉链子。天畴,你给说两句话,新年祝福啥的。”梁辉说着举起了酒杯,大家也都把酒杯举了起来。

      “这让我说,有点勉强了。好吧,咱也不是矫情的人,说就说。今天是大年三十,咱的传统佳节。我和三豆是头回和大家在一起过年,非常的高兴,是真高兴!我祝愿大家新年,喜气洋洋!和和美美!平平安安!新年快乐!哈哈,最后还有一句,咱打工人万岁!”李天畴也很高兴,喜庆的话脱口而出。

      “新年快乐!打工万岁!干!”大家异口同声举起了酒杯,煞是热闹。

      人多能闹腾,没几下就把酒量差的三豆和小文灌趴下了。喝到后半夜,所有酒瓶子全都见底,没倒下的几位,依然倍儿精神。

      “我说,咱们接下来啥节目?”卫东晃了晃空酒瓶,有点不甘心。

      “按老家的习惯,守岁呗。”梁辉吐着烟圈。

      “就这么坐着吹牛打屁?没劲儿。”徐进摇摇头。

      “你们没来时,我还和三豆说,喝完酒去夜游SZ市呢。没成想这小子先倒下了。”李天畴无不可惜。

      “?剑?惚滤担?馓嵋椴淮怼!绷夯粤⒖汤戳司⒍??br/>
      “大晚上的,游个啥?什么也看不着啊。”

      “就是在大街上溜达,我来SZ有小半年了,还从来没有仔细看过SZ市的夜景,赶上除夕夜,应该很不错。”李天畴颇为向往。

      “我嚓,这溜达可是体力活,明天交班就惨了,不去不去。”徐进直摇脑袋。

      “我看这样,反正是守岁,愿意看电视和睡觉的就回屋,愿意溜达的,咱现在就出发。”梁辉建议。

      众人没意见,除了徐进回宿舍看电视外,能站着的三人一起下楼,出去夜游SZ市。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