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十八章 合唱三人组

加入书签
      此时新年的钟声快要敲响,街巷的鞭炮声又密集起来,而且愈演愈烈。各式各样的焰火,此起彼伏,在城市的夜空中争奇斗艳。空旷的马路上,三个年轻人手挽着手唱起了嘹亮的军歌:“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绿色军营,绿色军营教会我。唱的山摇地也动,唱的花开水欢乐……”,一幅很另类的画面,在这都市除夕的夜色下却不失动感。

      李天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不由得心里暗暗叫苦。多年以来自己头回这么晚起床,当兵养成的早睡早起的不坏金身一下子被破了。懊恼之余他晃了晃头,似乎还有些晕,看来昨天晚上的确是喝多了。

      仔细回忆,昨天晚上三个人借着酒劲溜达、唱歌很兴奋。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似乎到了海边。被海风这么一吹,卫东的酒劲上来了,人开始晃晃悠悠不行了,于是乎沿街吐了一路,最后干脆腿软坐地上了,怎么忽悠都站不起来。本想打个车回来,结果打不着,出租车司机一看三个醉鬼,跑的飞快。没办法,只好和梁辉两个人轮流着背卫东回宿舍。

      下回可不能这么糟了,李天畴告诫自己。刚要翻身下床,嗯?李天畴突然愣住了,他记得昨天晚上回来,困的要死,什么也顾不得,倒床便睡,似乎连鞋都没有脱。怎地就剩下衬衣和衬裤?谁帮我脱的外套?此时他环视宿舍,收拾的干干净净,非常的整洁。昨天晚上的狼藉早已消失不见。三豆和小文也应该早就上班去了。

      这时,李天畴看到桌子上有一个大号的饭盆倒扣,里面似乎有东西,打开一看,是满满一碗饺子。碗旁边还有张纸条,上面写道:“天畴哥,我和嫂子早想请你一起过个年三十,大家一块吃饺子,但两天都没见你人。昨天从医院回来,发现你宿舍门开着……哎,你们晚上真不讲究……嘻嘻。饺子是嫂子给你留的,你自己热一下吧。”李天畴的脸腾的一下子烧了起来,难不成外套是她们帮我脱的,真是糗大发了。

      不再多想,李天畴稍微梳洗后,用开水烫了饺子,狼吞虎咽的吃了,味道还真不错。他马上换了制服,匆匆下楼。有两件事需要尽快办,一是马上销假,眼看人手不够,自己还莫名其妙的晃了两天,实在不好意思;二是去看大奇,自己有好几天没去医院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恢复的怎么样。

      队长看上去比前两天更加萎靡,估计是给华仔家人闹的。虽然已经从其他人的口里得知李天畴回来的消息,但见到真人,队长还是有些吃惊,“天畴,回来了。没事了吧?”李天畴知道队长为什么吃惊,不想多解释,含糊答道:“应该没啥事儿了。队长,新年好!”

      “啊,啊。新年好。”队长似乎才缓过神来。少不得对李天畴又是勉励一番。并且告诉李天畴不急着销假,可以再休息一两天。但李天畴不干,坚持要求排班,折腾了半天,队长拗不过,只好给排了个晚班。

      乘着白天有时间,李天畴决定立刻到医院去看看大奇。刚走到办公楼下,就听见队长喊道:“天畴,别走,有电话找你。”李天畴感到奇怪,自己在SZ除了老乡和同事外不认识其他任何人,谁会打电话找我?

      “天畴啊,新年好!”电话那头传来了肖亚东的大嗓门。

      “是肖大哥,肖大哥新年好!”李天畴万万没有想到,大年初一,肖亚东会打电话给他。

      “怎么样?三十晚上过得好吧?”肖亚东问道。

      “挺好,谢谢你,肖大哥。”李天畴回答。

      “找你没别的事儿,我记得我说过等有空要请你好好喝杯酒,怎么样,年初三有时间吗?”肖亚东并未忘记几天前说的话。

      “唔,你太客气了。现在公司缺人,都是临时排班,我还不知道初三有没有空。”李天畴如实相告。

      “哦,这样。那不要紧,到初三那天再看,如果有空你就来,老哥哥我可是诚心邀请你啦。”肖亚东很干脆。

      “好的,谢谢肖大哥。”挂了电话,李天畴发现队长正在用狐疑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更加懒得解释,只是道了谢,便出了办公室。

      大奇恢复的很好,遗憾的是左手虽然接上了,也基本丧失了功能。但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很不错,这一点王娟功不可没。寒暄了几句后,李天畴有些扭捏的说道:“嫂子,真是谢谢你了,昨天我……”

      “嗨,谢啥呀,你帮我们的还少吗?不过,也不是我说你。大冬天的,几个大老爷们敞着门,也不盖被子,就那么合衣躺着,当心着凉伤身子。”王娟倒是大大方方的数落着李天畴。

      “昨天的确是喝多了,我会注意。另外,嫂子,谢谢你的饺子,很好吃。”李天畴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喜欢吃就好,嫂子以后经常包给你吃。”王娟挺高兴。

      “那个三豆好笑死了,也不知道是从床上掉下来的,还是原来就躺在地上,脸都磕青了,还睡得那么死,口水都流了一脸。”崔敏敏笑呵呵的说。

      “啊?这家伙咋醉成这样?”李天畴也哑然失笑。

      到了午饭时间,这回王娟说啥也没放李天畴走,非要拉着一块儿吃饭。拗不过大奇一家子,李天畴只好留下来了。午饭也简单,油泼鸡蛋面,是王娟上午就准备好的,带了好大一盒子,崔敏敏拿了几个方便盒,大家分了,吃得倒也有滋有味。

      “天畴,跟你商量个事儿。”大奇忽然吞吞吐吐。

      “有啥事你就说,跟我还客气啥。”李天畴抹了抹嘴。

      “是这样,你看我这个情况,只怕一时半会儿,你嫂子还回不去。我的意思是说,你和吴建国副队长是战友,能不能托他帮忙寻个事儿做。”大奇绕了半天说明了意思。

      “这是好事,嫂子能留下来照顾你,再好不过了。成,等建国一回来,我就跟他说,让他放在心上。不过这人托人的事儿,有时候说不准,我看要两手准备。”李天畴并非担心吴建国不帮忙,而是实际情况摆在那儿,凶案后面还有不少后遗症,华仔的事还没解决,吴建国回来恐怕够他忙的,

      其实这次事件后,李天畴感觉物业公司在氛围上有很大变化,华仔的事情上,公司态度模糊,不是推就是拖,连个谈事情的诚意都看不出来,多多少少有些伤人的心。就连郝队长也是从开始的积极应对到后来也变得非常消极,能躲则躲。物业公司的朱经理到现在就露过两回面,就再也没见到过人。许多同事连轴加班,并没有得到什么回报,哪怕是业主的认同或是公司口头上的认可,毛都没有。看得出来,大家情绪比较低落。

      “两手准备?天畴,难道你还有其他的路子?”大奇瞪着眼睛。

      “咱一个外来打工的,哪有啥路子。不过,我就是觉得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一方面让吴建国帮忙打听着,另一方面我们自己也找找看。”李天畴解释。

      “天畴兄弟说的在理。我这个人,能吃苦,啥脏活累活都能干,我还在咱乡的集上摆过馄饨摊呢。也麻烦你帮我打听着。”王娟不住的点头。

      “哎,嫂子千万别客气,这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李天畴突然想起小区后门那个热闹的农贸市场,很多无固定摊位的小商小贩就在市场大门和小区后门之间打游击。之前摊贩们为了占位置,经常堵门,所以小区保安和这些人的关系很紧张,一轮到后门值班,谁都头疼。

      但李天畴不同,居然和对方混得很熟,而且只要他当班,很少会发生堵门的情况,同事们都啧啧称奇。屁大点地方还隔了一条马路却云集了几十号摊贩,而且生意红火。也不见得需要多大本钱,推着小车,随意支个摊子就能干。他决定等过两天有人出摊了,去取取经。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