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六十七章 债主的威胁

加入书签
      “罗律师,大太阳的,到阴凉地里坐会吧。”李天畴搬了一把小椅子放在了树荫下。

      “不要紧,你忙你的,别管我。”罗伟民连忙称谢,却没有坐过去,“这行很辛苦啊,大热天的,不容易。”

      李天畴笑笑,“还好,习惯了。你先歇会儿,我去把手上活儿赶完。”

      “你朋友?”彭伟华的声音很小。

      “算是熟人吧,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的,帮过我的忙。”李天畴又戴上了手套。

      彭伟华点点头没再说话,两个人很利索的将手上的单子忙完。

      “叫你的朋友把车开过来。”说着彭伟华抹了把脸上的汗,抬眼看了看树荫下站着的罗伟民和罗琳。

      “呃,不好吧师傅,后面还有单子排着呢。”李天畴不好意思,既然店里的规矩不能加队,自己当然不能破坏,

      “不要紧,开过来。分分钟的事儿,我有我的规矩。”彭伟华一脸的无所谓。

      又推辞了两句,彭伟华有些不爽,李天畴只好示意罗伟民把车开过来。

      从李天畴的表情中,罗伟民也发现自己似乎是有加队的嫌疑,但没好说什么。

      彭伟华的技术不是盖的,几下就捣鼓好了。这倒让罗伟民大为赞叹,临走时分别给二人递上了自己的名片,“中天律师事务所,以后有什么法律问题需要咨询,直接来找我。谢谢了。小李,有空来坐坐啊。”尽管是一句客套话,却也彰显罗伟民豪爽的一面。

      罗琳一直红着脸,直到钻进车子前才和李天畴点了点头,但自始至终没有说话,

      “哎,发啥愣呢?人家小姑娘看你的眼神可不一般啊。现在要是追上去,师傅我准假。”彭伟华用手指轻弹名片,吹了一声口哨。

      “彭师傅,刚才可是坏规矩了。”正在尴尬时,身后传来小宋姑娘冷冰冰的声音,把李天畴吓了一跳。我去,这个监工太牛逼了吧,人家啥时候到了身后,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坏了吗?没坏!没坏?坏了吧!坏了吗?没坏……”彭伟华嬉皮笑脸的像念经一般顾左右而言他。

      小宋姑娘显然没指望一句话就能降伏彭无赖,她指挥杂工搬来了两个冰镇的塑料桶,打开一看,大桶里面满是是无比诱人的荔枝,小号桶里是解渴消暑的酸梅汤。

      “各位师傅,歇一歇,消消暑。除了刚才坏规矩的人。”小宋姑娘声音不大,但清脆甜美,在这酷热难当的时刻仿佛及时雨一般沁人心肺,但对于彭伟华和李天畴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大伙儿停下手中的活儿,嘻嘻哈哈的奔过来,大桶里面立刻满是油腻腻的脏手。叽哩叭啦的咀嚼和吮吸声,挠的彭伟华心里直痒痒。

      “彭师傅,大伙可都看着呢,你要自觉哦。”小宋姑娘说完嫣然一笑,一扭一扭的回办公室了。

      祁宝柱端了杯酸梅汤,特意的晃到彭伟华面前,大口的咕咚,冷冰冰的脸上居然也荡出了几分笑意,末了喊了一句:“痛快啊!”还把最后一口洒在地上了。

      “我草你个呸。”彭伟华狠狠的吐了口吐沫,转身找自己的大茶缸去了。

      嗯,赏罚分明。小宋姑娘还挺有手段。这样一个集体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李天畴心里不觉得笑了起来。

      突然腰间振动,他忙掏出传呼机,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留言却让他一愣,“网吧有事,望速回。”

      网吧有事儿?会是什么情况?联想到两天没见到红毛,李天畴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本来不习惯请假办私事,但现在顾不了许多了。

      没时间考虑谁打的传呼,李天畴匆匆跟彭伟华打了声招呼,便换好衣服离开了车行。

      到了城中村边上,李天畴抬眼望去,网吧正常开着,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他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快步走进网吧,除了没有顾客外,一切正常。不对,今天的人怎么会到的这么齐?除了船长,小哥儿几个全都在,

      大伙见到李天畴明显的一阵错愕,“大哥,你咋来了?”红毛站起了身。

      这倒让李天畴奇怪了,难道打传呼的不是这哥儿几个?船长?也不大可能。

      “网吧发生什么事儿了?”李天畴也不考虑那么多了,开门见山,瞅这帮人聚在一起,保不齐真有事儿。

      红毛没有立刻答话,大伙你看我,我看你,看来真有难言之隐。

      李天畴索性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咱们上回是怎么说的来着?”这网吧没开空调,真不是一般的热,伸手一抹额头,滑腻腻的全是汗。

      臭虫很有眼色的找了把大蒲扇,替李天畴扇呼起来。

      “我自己来。”李天畴一把抢过蒲扇,脸有怒意。“说话,都哑吧啦?”

      红毛嘴唇蠕动了几下,一狠心从裤兜了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李天畴。“中午从网吧门口墙上揭下来的。”他没敢告诉李天畴,自己哥嫂家的门上也有同样一张纸。

      李天畴疑惑的接过一看,不禁皱起了眉头,明白了大伙为何如此犯难。纸上的内容很简单,就一行字:吴天宝,欠债还钱!再给你一天时间,否则封你网吧!

      “吴天宝是你哥吧?”李天畴收好了纸,并未还回去。

      红毛点点头。

      “看来还是我惹的祸。这都是些什么人?”此时李天畴想起自己的医药费一直是红毛的哥哥垫着,自己成天颠来跑去的,没能力给人家还上。现在却被别人追债,看来红毛哥嫂的日子比自己要难上许多,不由的心中大感愧疚。

      “债主。”红毛的回答很干脆。

      “你们聚在一起商量出办法了?”李天畴心下了然,红毛几人又打算瞒着自己商量所谓的对策,于是不动声色。

      众人一起点头,又忽然一起摇头,有些不明所以。

      红毛清了清喉咙,“是商量了半天,但没有头绪,也惹不起对方。所以打算着先把网吧关几天,反正也没啥生意。”

      “为什么?对方是债主,又不是土匪?干嘛躲躲藏藏?”

      “我哥做生意亏了,欠了很多钱,他的债主有好几拨,都不太好惹。”红毛干脆实话实说,本不想连累李天畴,但凭自己的能力,再翻个几十倍也扛不住,实在是想不出法子了。“他欠了大概几十万,现在利滚利恐怕要还上百万。”

      “利滚利?高利贷?”李天畴大吃一惊,以前邻村有个懒汉借高利贷赌钱,几千块钱没多久就翻到了上万,根本还不起,只好东躲西藏,最后还是被人逮住给活活弄死了。这是他上学时发生的事儿,印象极为深刻。内心始终对高利贷者有着一股特别的痛恨和排斥。

      “这些债主都是些什么路数?搞清楚了吗?”李天畴进一步问。

      “不清楚,我哥不跟我说。”红毛摇摇头,但心里有个大概的谱,哥哥好歹在道上也有几个朋友,但他到处躲,还不肯说,证明来头不小。

      李天畴沉吟不语,手中大蒲扇摇得众人心里慌慌。“红毛,呃……能不能联系一下你哥,我想和他见一面。上次帮我,还没来得及道声谢,另外,我也想了解一下这帮子债主的情况。”

      红毛脸色暗淡的摇摇头,“他现在不知道躲哪儿去了,从昨天晚上我就联系不上他了。”

      这样啊,李天畴感觉事态的严重超过了他的想象。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但是利滚利到如此程度,还要恐吓逼人,就难以接受了。

      而且网吧不能关,否则小哥儿几个就没啥指望了,自己欠下红毛哥嫂一个莫大的人情,是时候该站在前面了,反正自己穷光蛋一个,爱咋地咋地吧。李天畴把心一横,心中竟然不自觉想起了霸气的耿叔,奶奶的,老子就不信凭拳头还打不出一条活路来。

      “网吧不要关,债主的事儿交给我,我倒要看看这些人是啥来头。”心下几转之间便拿定了主意,欠人家钱,还牛逼的一腿,李天畴都感觉自己有些好笑。没办法,啥叫逼上梁山。

      “大哥,这事儿本来和你没多大关系,就是不帮你垫那几万块钱,我哥也是一屁股债,怨不得别人。你伤没好利索,而且才找到活干,你就别参合了。”红毛一是过意不去,二是只怕加上大哥也心里没底。

      李天畴摇摇头,“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明天照常开门。大家该忙啥忙啥,我有分寸,不争一争怎么知道?实在争不过了再关门,也不憋屈。现在去吃饭,我肚子饿了,还有话跟大家聊聊。”

      众人听了这番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舒坦,尽管还是有些惴惴不安,但大哥的本事是亲眼所见的,看着大哥一脸的自信,每个人都觉得找到了靠山,眼前的阴霾一扫而空。

      红毛也是心下感动,这个大哥还真没拜错。

      “臭虫,知道船长在哪儿不?叫过来一块儿吃饭,还是老地方。”路上,李天畴突然想起少了一个活宝。

      “中午还见着的,我去找。”臭虫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