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九十章 对策

加入书签
      李天畴闻言大吃一惊,“搬家?医院?”

      小宋点点头,“耿叔说暂时搬走,等过阵子情况好一点了再搬回来。”语气中说不出的难过与无奈。

      “为什么?好好的,干嘛要搬?现在的情况不好么?”看着小宋难过的样子,李天畴料想此言非虚,不禁心中疑窦丛生,难道是飚七?或者是耿叔重出江湖,惹恼了别的仇家?

      “耿叔没说太明白,反正这个地方不是*全了。”小宋摇摇头,“快吃吧,饭菜都凉了。”

      李天畴忽然没有什么食欲了,连这地下医院都要转移,那间车行就不用说了,早被耿叔放弃了。他到底要干啥,怎么忽然间什么都豁出去了?他预感到一场大的风波正在酝酿,是什么样的对手,未来将会发生怎样的事件,使得一身霸气的耿叔如此小心应对?

      这段时间过得实在不舒心,不停的惹祸端,处处碰迷局。好不容易有了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一个古怪而又相处融洽的集体,却又要动荡了。再看看自己的一帮小兄弟,才有了点希望,瞬间又被打回原形,李天畴绝对心有不甘,却想不清楚该做些什么。

      他对耿叔最初的印象没有是非好坏的尺度,只是觉得此人深藏不露。随着时间推移,耿叔的霸气让他钦佩,甚至有一丝小小的崇拜,最后并肩打架,李天畴发现此人更大的长处是睿智和从容。

      此时耿叔在李天畴的心目中是偏正向的,只是他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一直耿耿于怀的是耿叔在利用他,现在看来不一定是他想的那样。

      看着李天畴呆呆的望着食盘,久久未动筷子,小宋好奇,“干嘛不吃啊,我们搬家,你激动个啥劲儿。”

      “突然没了食欲,吃不下去。”李天畴坦言,“我虽然是学徒,跟大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好歹也是车行的一分子,如果没有点反应,岂不是太没人味了。”

      “好吧,为了你的人味儿,先把饭吃了吧,我等着收盘子。”小宋似乎不愿意多谈,情绪十分的落寞。

      “你很舍不得这里?”李天畴仍然未动筷子。

      小宋下意识的点点头,“我从小在这儿长大,那时候这里还没有医院。”话到一半,欲言又止。

      李天畴静静的等待下文,却没料到小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双臂,“反正还有几天准备时间,本姑娘心情好的时候再跟你聊。我半个小时后来收盘子,你慢慢吃吧。”说着,她居然出门走了。

      这还吃个啥饭,李天畴双手一伸想要躺倒,猛然发现床板是摇起来的,得了,只能坐着静静想会儿了。

      医院二层楼的一个房间内,耿叔刚放下电话,面色冷峻,心情坏到了极点。电话是飚七的手下阿满打来的,嘻嘻哈哈的煽情了几句江湖恩怨,末了要求放了谢富顺,并且还发了两张照片,说是送给耿叔的惊喜。

      照片上是裕兴车行失火的场景,现场一片焦土,触目惊心。幸亏耿叔提前将人员撤出来了,否则肯定会造成伤亡。这是*裸的威胁,看来飚七这个老妖怪被彻底激怒了。这是好事,也是麻烦事。至少目前是非常麻烦,医院的危险系数陡然增加,而且谢富顺也要尽快处理好,迟则生变。

      轻轻的敲门声,耿叔并未答话,门却慢慢的开了,小宋的一个脑袋探了进来,”叔,咋你也没吃?”她看着桌上丝毫未动的饭菜,很关心的问了一句。

      “呵呵,进来吧。还有谁和我一样没吃?”一见到小宋,耿叔的脸色恢复了平静,甚至有了些许笑意。

      “彭无赖的那个学徒呗,一脸的忧国忧民。恐怕现在还坐那儿发呆呢。”小宋在耿叔面前说话很随意,这是她的特权,二人虽然叔侄相称,实际亲若父女。

      “他知道了?”耿叔知道这个丫头藏不住话,并无责怪之意,也没想刻意瞒着李天畴。

      “是啊,我跟他说的。”

      “呵呵,还忧国忧民,用词不当。不过小伙子倒是很有血性,为人也厚道。反正都没吃,我下去跟他一块吃,有个伴吃着香。”耿叔说着端起餐盘就要走。

      “哎哎,叔,大可不必吧,太抬举了那家伙了。”

      “这个话叔不爱听。寻常百姓的,讲究什么身份地位?如果一定要讲,那也只是长幼之分。你这丫头,脑子里哪来的这些弯弯绕绕。”耿叔把脸一板,端着盘子出门了。

      小宋挨了训,把嘴一撇,自然有些不高兴,但见耿叔如此看重李天畴,心里竟有些暖暖的。

      楼下病房的情形却出乎小宋预料,李天畴已经不发呆了,此刻正趴在折叠餐桌上大口吃饭,餐盘里的食物已经下去了大半。很多问题甭管想通没想通,尽快恢复身体是首要任务,耿叔这里即便帮不上忙,也不至于成为累赘。抓住要害,一切向前看,这其实是他最大的心里优势。

      抬头看见耿叔端着餐盘进来,李天畴还是有些吃惊,“耿叔,你这是……你也没吃饭呢?”

      “呵呵,有点事耽搁了。小丫头谎报军情,说你不思茶饭,这不是吃的挺香的吗?既然下来了,正好一块儿吃。”耿叔说着,径直坐到了沙发上。

      “真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刚开始有些事没想通,也没什么食欲,所以小宋没说错。后来肚子实在饿了,再不吃,脑子就有问题了。“李天畴笑着解释,心里却在想,小宋咋啥事儿都跟耿叔说,看来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在他的掌握中啊。

      “对,就是这个道理。什么时机干什么事儿,吃饭时间,最要紧的当然是吃饭了。”耿叔这句话听上去像没说一样,实际上意味深长。

      李天畴若有所思。这种浅显的道理,恐怕局中人并不容易想得通,自己也是依着性子使然,却没有耿叔这般醍醐灌顶,他是在开导我么?他冲耿叔点点头,没再说话,甩开腮帮子继续吃饭。

      其间,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交谈,吧唧吧唧的,吃的酣畅淋漓,不大一会儿就解决了战斗。“晚上的饭菜不错,很对胃口。”耿叔意犹未尽的赞了一句,端起餐盘起身。

      “这里厨师的手艺的确很棒。”眼看耿叔要走的意思,李天畴终于忍不住问道:“耿叔,这里真要搬家吗?”

      “没错。但没那么急,先准备着。”耿叔点头,直言不讳。

      “为什么?是飚七吗?”既然耿叔都这么坦率,他也没什么遮着掩着了。

      耿叔看着李天畴,目光突然变得犀利,“不管是谁,都要未雨绸缪。飚七也好,其他人也罢,该来的总要来的。”说到这里,他又拍了拍李天畴的肩膀,“你也要做好准备,不管怎样选择,恢复身体是首要的。”

      “哇,这么快就吃完啦?我还以为来的早了呢。”小宋突然从门口蹦了进来,佯装着吃惊,但表情却不那么自然。

      “不快点,你这么一直在门口趴着,叔瞧着也不合适。”耿叔微微一笑,将手中餐盘递给了小宋,“顺手帮叔也收一下。”然后缓步出门了。

      小宋吐了吐舌头,并不在意,只是耿叔当着李天畴的面拆穿了自己,颇有些难为情。偷眼发现李天畴正傻傻的看着自己,把俏脸一板,“看什么?把盘子给我。”

      ……

      “叔,飚七太他妈嚣张,索性豁出去开干吧。”耿叔回到房间,不一会儿彭伟华等车行的另外几个师傅都先后到来,大家满脸怒气,显然都知道了车行被烧的消息,高个子文辉更是不管不顾的大声嚷嚷。

      耿叔看了文辉一眼没说话,又扫视了大家一圈,“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干?”

      看来耿叔也怒火难平,有门。彭伟华很兴奋,“飞猴的落脚点我已经查清楚了,咱们就先拿他开刀。”

      “嗯,这是倒是一个办法,把飞猴弄了,接下来做什么?”耿叔叼着烟,淡淡的追问。

      “嗯,接下来咱抄他的老窝,把那个什么狗屁富华大厦一把火给烧了。”旁边的向东抢着回答,大伙纷纷附和。

      耿叔等大家没了声音,还是淡淡的语气,“接下来我知道了,咱们开始满世界的逃亡,直到被抓住的那一天。”说着,耿叔目光一寒,想刀子一样将大家挨个扫了一遍。

      众人哑了火,虽然心里仍很激动,但耿叔的话没有错,富华国际可是有影响的中外合资企业,坐落在市区最繁华地段,其独具风格的建筑,一直是SZ市引以为豪的地标,实在和谢富顺的高利贷作坊没有可比性。如果按照向东那样整,那简直就是恐怖袭击了,大伙全都得吃枪子。

      “看来大伙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我们的主要目标不是飚七,车行的事情虽然很过火,我也很生气,但现在还不是和他死磕的时候。我们收一收,让这个疯狗一口咬在棉花上,到时候他会想清楚的。”

      耿叔掐灭了烟头,端起了茶杯,润润喉咙继续道:“唐士铭现在没有动静,并不代表他一直闲着,他也在看。对他和张志强来说,以后的心腹大患应该是飚七,甭管是不是,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往这方面引。

      “如果说我们现在和飚七干的你死我活,对他们来说大有好处。所以他们在等,大家想想,我们收拾了阿火之后,竟然风平浪静,这说明什么?,所以这时候就要让飚七去跳,跳的越高越好。”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