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一百七十一章 跑路

加入书签
      “靓女,我脸上有金子么?走神啦。”彭伟华见美眉怔怔的望着自己,用调笑的口吻很是潇洒的提醒了一句,心中甚是得意。

      “啊,哦,那个……李天畴先生不在。”前台美眉终于反应过来,公司有过通知,不能向外透露李天畴的情况,她自然不敢瞎说。

      “What?靠,这么不走运。他什么时候在?”彭伟华心里恼火,找人也这么不顺,帮徒弟办事像赶着拍马屁一样,居然连个人影也见不着。

      前台美眉有些看不透眼前的这位帅哥,派头倒是很足,但大热天的披着件风衣,实在有点二。不过越是这种人越不能轻易得罪,搞不好是哪家的公子哥或者小太保,也不知道这人和李天畴有什么关系。她吞吐吐吐道:“李……李先生可能这段时间都不在,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有机会我一定转告。”

      彭伟华看出女孩的神情有些异样,应该是隐瞒了什么情况不方便说。这种事情难不倒他,本来肚里就有火,正好借势发挥,他把多年老混混的痞像一摆,往前一伸脑袋,鼻尖差点撞到了前台美眉,恶声恶气道:“靓女,老子有急事,你给个准话,姓李的什么时候在?否则找你晦气。”

      前台美眉吓了一跳,她长这么大从未真正遭遇过地痞流氓是啥模样,更没想到刚才还公子哥派头的对方竟然会突然反脸,不由的惊叫一声,往后退了一大步。

      彭伟华并未就此收手,他单掌按住桌沿,双脚蹬地,一个飞跨就越过了前台的长条桌,又贴在了女孩面前,“嘿嘿,说出来大家方便,否则我要发火喽。”

      “你……干什么?”女孩吓得嗓音发颤,双手捂胸。

      身后的蚕豆管不了那么多,以为彭伟华突然之间就要动手,他飞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扳手,跳起来对着脑袋上的摄像头就是一下,哗啦一声,响动挺大。屏风后面会客区内两名坐着看报纸的保安首先被惊动冲了出来,紧接着办公区内很多人也纷纷跑出来查看情况。

      彭伟华一脸黑线,本想吓唬一下小姑娘,没想到蚕豆的动作太快,简单问件事情还搞出这么大动作,实在失败。但事已至此,只能继续装二逼,他很夸张的一笑,“很简单的靓女,告诉我姓李的在哪儿就没事啦。”

      “你住手,再靠近我就报警了。”刚冲出来的一个保安不知深浅的大声警告。彭伟华根本未予理会,身后的蚕豆早已冲了过去,仅仅一个动作就将那名保安撂翻在地,另外一个保安本想帮腔,立时被吓得闭上了嘴,周围跑出来的员工们也都愣在了当场,不知道是哪儿来的流氓到公司找事儿。

      “他……他被警察抓了。”前台美眉经不住吓,终于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口。

      “什么?蒙老子吧?”彭伟华吃了一惊,百般猜测也没有想到李天畴会被警察抓走,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担心徒弟被SZ市的警方识破,如果顺藤摸下来,那就就麻烦大了。

      “没有骗你,李天畴是被警察给抓走了。”这时一名中年女子从人堆里站了出来,正是那位人事部经理。

      彭伟华扭头上下打量了一眼前这个中年妇女,“什么时候?为啥事儿?”

      “昨天下午就被带走了,至于为啥,我们哪儿知道啊,反正这个人不清不楚的,准没干好事儿。”人事经理不知道这两个流氓和李天畴是啥关系,但看对方如此凶蛮,指不定是来寻仇的,幸灾乐祸之余,自然是口无遮拦。

      彭伟华盘算着时间,突然心里发毛,昨天下午就被带走了,那么今天通电话的那个人是谁?警察?他感到情况大大的不妙,也没工夫和这个老女人计较,朝蚕豆努努嘴,然后转身就走。

      蚕豆会意,将那名还在地上哼哼的保安扶了起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对不住啊,哥儿们。”说完,也迅速跟着出门了。留下了一圈还在原地发呆的泛泰职员。

      在回去的路上,彭伟华就打电话将情况告知了耿叔,这种事情不能隐瞒,关系到大家的安危。如果李天畴真的是被SZ市警方抓住,很有可能与一个多月前大家撤离时发生的几起恶性案子有关。

      耿叔倒是没有像彭伟华这样慌张,只是淡淡的吩咐他赶回去商量。

      ……

      李天畴被折腾了一个晚上,到凌晨六点多钟才有了难得的喘息机会。赵勇的精力实在旺盛,翻来覆去的审问,一点倦意都没有。当然,他没有再度使用暴力逼供,可能是因为前面的一通发泄已经泻了火气,转而采用无休止的精神打击,李天畴确实苦不堪言。

      也仅仅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李天畴被再度提审,这回换人了。顶班接茬审问的是刘强。李天畴暗暗松了口气,此人接触过几次,印象还不坏。

      但此时李天畴的精神状态很差,熬了个通宵,滴水未进,而且还有伤在身,所以刘强见到他时很是吃了一惊,只是这种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

      没有客套,没有寒暄,这里毕竟是审讯室,甚至连个开场白也没有,刘强就单刀直入,进入审问状态。令李天畴吃惊的是,刘强对案情的了解更加细致,其逻辑推理的能力更是超过赵勇,有几个问题让李天畴自己都觉得似是而非。

      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李天畴就会被绕进去,他使劲儿咬了一下舌头,让自己清醒了不少,暂时恢复了正常状体,反正你怎么问,就是一句话,“你同事的不幸跟我没关系。”

      一个上午下来,刘强对李天畴拒不交代的态度并无任何情绪上的变化,既不发火,也没动武。只是不厌其烦,不停的变换问题的角度,狂轰滥炸。

      但令李天畴奇怪的是刘强问题中透露出来的某些信息是赵勇在第一次审问中并未提及的。比如,去探望的朋友是不是姓魏,全名魏大海?李天畴当时没在意,警察了解那个地方住户的信息很正常,他只坚持称朋友的外号叫大洋马,其他一概不知。刘强也不深究,跳过以后接着问。

      中午在羁押室里,李天畴终于吃到了一顿饱饭,饭后短暂的时间里他反复梳理着刘强的问题,觉得对方在有意在将他引向耿叔那头,他开始怀疑刘强的险恶用心,如果真的被其揭开了老底子,那真是死多活少。

      但让他想不通的是,刘强对每一个问题都没有做太多深究,似乎蜻蜓点水一般,这又是咋回事儿呢?

      然而下午再度轮到赵勇提审时,李天畴就完全推翻了自己刚才的想法,因为赵勇审问的思路基本上就是上午刘强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问题组合,所不同的是顺序的变化,以及更加明确的指向性。这让李天畴一下子反应过来,刘强上午提审时更像是在给他提前交底,让他早作心理准备。

      终于咬牙熬过了下午的提审,李天畴坐在羁押室里精疲力尽,但脑瓜还在不停的转动,他几乎可以肯定刘强是在帮自己,此人才应该是周南最信得过的人。可惜的是大家没有办法交流,不清楚周南目前的处境。

      那么赵勇呢?表面上看他的愤怒和仇恨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同事的死亡对他的影响很大,但情绪宣泄的似乎有些过火,跟刘强的反应形成鲜明的对比。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但在李天畴心中却对两人有了泾渭分明的判断。

      摆在李天畴眼前的事实是,除刘强以外,基本上没有人可以帮到他了,事态的发展也很难乐观。就杀人动机这一点,赵勇已经基本定性了,作为耿老五犯罪集团的一分子,由于行踪被警方识破,所以杀人灭口,这句话差点就从赵勇的嘴里蹦出来。

      必须要做出选择了,是继续留在这里等待罪行宣判还是挣脱牢笼替自己洗刷冤屈?李天畴在脑海中反复掂量,但是很难下定决心。

      晚上的提审竟然又是赵勇,这家伙的工作热情实在是过于织热。李天畴也已经习惯了和他兜圈子,甚至还用玩笑话逗一逗对方。但没想到的是赵勇晚上的情绪并不好,他真的失去了耐心,所以对李天畴再次上演全武行。

      这次施暴的结果是李天畴的肋骨被打断了两根,情况比较严重,迫于压力,赵勇同意将李天畴送到附近医院急救。这对李天畴来说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

      也正是这次机会促成了李天畴下定了决心跑路,尽管赵勇安排了重兵看守,但是对于李天畴来说并不是难事,因为他意外的得到了刘强的帮助,对于这个神秘警员的暗示,李天畴自然无须再顾忌什么,毫不留情的击倒了对方。

      刘强为李天畴选择的时机很好,正是凌晨过后,外面警员刚换完岗的时间,李天畴忍着剧痛从二楼窗户上溜下去,竟然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