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一百九十四章 和耿叔的交谈

加入书签
      撤离的第二天,李天畴起了个大早,自己一个人溜到屋外呼吸新鲜空气。这是一处比较破旧的农家宅院,特点就是面积大,房子多,但多数破破烂烂,没有几间像样的。

      宅院坐落在一座小山的半山腰,四周群山环绕,远处稀稀拉拉的几户人家,被若隐若现的羊肠小道串起来,就像是一个自然村落了。看不到农田,不知道这里的人靠什么过活。

      房子四周完全是敞开式的,没有院墙,让人在心理上自然产生了对安全的担心。但也有优点,就是房前屋后种满了树木,郁郁葱葱,看着就心旷神怡。

      天才微微发亮,还见不着太阳,李天畴边做着舒展运动,边打量着房子四周的环境。

      “这么早啊。”身后有人打招呼,李天畴闻言转身,见是哈欠连天的文辉。他也连忙招呼道,“早,睡不着了。”

      “怎么样,这个地方风景不错吧?”文辉笑呵呵的走到李天畴身边。

      “不错,很美。你怎么也这么早?”

      “赶路到外面买东西去,咱么这么多人吃喝呢。”文辉伸了个懒腰,微微一侧身,李天畴这才发现有两个小伙子也从屋里出来了,手里都拿着尿素袋。

      “很远吗?”李天畴并不清楚这里处在什么位置。

      “还好,几十里路,就是不太好走。这里是县界,呵呵,三不管地带。”文辉说着拍了拍李天畴的肩膀,和那两个小伙子一块儿忙活去了。

      不一会儿,摩托车轰鸣,三人朝李天畴挥挥手出发了。

      这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起床出来,除了小宋和一名曾经见过的中年妇女,另外几个都不认识。

      中年妇女还记得李天畴,笑嘻嘻的打了声招呼便指挥另外几个人开始忙活了,汲水,整理柴禾,打扫房屋四周。

      李天畴心里粗粗一估算,住在这个宅院里的至少得有二十口子。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集合,以耿叔和海叔两家人为基本构成,外加几名大夫和自己。

      他百思不得其解,年轻人、单身汉这样暂时的颠沛流离倒也无所谓,但时间长了不成家么?难道都像自己这样亡命天涯?他能理解彭伟华等几人是耿叔收养的孤儿,但其他人呢?尤其是那几个大夫,他们没有家室么?

      “想什么呢?”小宋也是哈气连天,黑眼圈浓重,连日的劳累的确吃了不少辛苦。

      “我在想咱们这个集合,怪怪的。”李天畴微微一笑,倒也不隐瞒心中所想。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家都是无处可去,本来就一直跟着我叔的。你这才见到几个呀?以前恐怕有上百号人。”小宋很不以为然。

      “上百号人?”尽管李天畴对耿叔的过去有个大概的了解,但还是吃惊不小。

      “对呀,我叔心好,看见可怜的、无家可归的就收着,给他们吃喝,给他们工作,其实他们和我一样都有着同样的遭遇,后来慢慢的人就多了。”小宋用手轻柔着太阳穴,

      李天畴所有所思的点点头,“对了,耿叔怎么样了?”

      “丫头,过来一下。”小宋正要回答,身后传来海秃子的喊声,她一扭头随口嚷嚷道,“可能我叔醒了。”便急忙向一间朝南的房子跑去。李天畴略一迟疑也紧随其后。

      耿叔已经醒来,被一个枕头垫在后背半躺在床上,正和彭伟华说话,已经有好几个人在屋子里面,顾大夫、海秃子、向东还有祁宝柱。

      稍稍有些意外,这是李天畴自上次出走以来第一次见到祁宝柱,他点头和大家一一打招呼,祁宝柱看上去挺正常,也冲李天畴友好的点点头。

      “小李也来啦。”耿叔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没等李天畴开口,却先打起招呼,尽管声音有些虚弱,但吐字清晰。

      “叔,你好些了吧?”李天畴点点头,不由自主的走近了床边。

      “多亏你,捡回一条命。”耿叔笑笑,“不好意思啊,整天跟着我们东躲西藏,让你受委屈了。”

      “耿叔见外了,即使不跟着大伙儿,我现在也一样的东躲西藏。何谈委屈。”

      “呵呵,那是我多虑了。”说着,耿叔吃力的挪动了一下肩膀,然后低声吩咐道,“我有几句话要跟小李说。”

      大伙儿明白耿叔的意思,对望了几眼然后鱼贯而出。

      “坐吧,有几件事要跟你好好聊一下。”耿叔向床边的凳子努努嘴。

      李天畴依言坐下,“叔有什么吩咐,我听着呢。”

      “谈不上吩咐,权当商量吧,你有考虑的时间。”耿叔的语气严肃起来,好像有重大的事情要交待。李天畴点点头,不由的端正了坐姿。

      “几年前我退出江湖时就想给剩下的这帮人找个出路,无奈还有一件事情没做完,所以当时想了也是白想。现在这件事一直没个谱,却让大家跟着我刀头舔血,东躲西藏,心里不舒服。”耿叔说着,重重的叹了口气。

      李天畴从未见过一向自信洒脱的耿叔会这样情绪低落,心里大为奇怪,这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竟会让耿叔如此头疼?

      “叔所说的事情难道和飚七有关?”既然是商量,李天畴也就不需要顾忌太多,有什么疑问就直接摆在明面上。

      耿叔摇摇头,“飚七只算是参与其中的一分子,他还差得远。我所要做的事情是解决一个人,这个人代表着一股很庞大的势力。本来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巧合把你给带进来了,但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一件事,发现此人也并非完全和你无关。”

      李天畴听着纳闷,飚七难道还不算牛逼么?在这个人面前还只是个小角色,那么此人该有多大势力?更为奇怪的是这个人竟然还和自己有关系?昏了,完全昏了。他定了定神问道:“叔能把话说明白点么?这个人是谁?叫什么?怎么会和我扯上关系?”

      “不是硬扯,是沾那么一丁点同宗的渊源。记得当初你来我车行面试的时候说过,你曾经在XX857部队服役对吧?”耿叔微微一笑反问道。

      “没错。”李天畴点点头,很吃惊耿叔的记忆力会这么好。

      “我说的这个人曾经和你在同一个部队服役,而且巧的是还同属一个连队,只是你俩入伍的时间相差了十五年。他的名字叫张志强。”

      李天畴闻言一愣,接着犹如电击一般的惊呆了,耿叔怎么会知道我在那个连队?貌似上次没说这么详细吧?张志强这个名字如此熟悉?是了,一直以来的那个噩梦,脑海中的他有一个战友也叫张志强。难道会是同一个人?!

      天哪,梦中的人物竟然真的出现在现实世界,那么意味着噩梦中描述的故事一定也是真实发生过的。李天畴一下子兴奋了,他面色潮红,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一把抓住了耿叔的手道:“叔,你见过这个张志强吗?”

      耿叔点点头,见李天畴忽然神情大变,错愕之下忍不住问道,“小李,怎么回事儿?你那里不舒服?”

      李天畴闻言一惊,意识到自己刚才太激动,有些失态了,连忙收敛心神,“没有,叔。我只是对这个人好奇,又和我是同一个连队的前辈,他长啥模样?”

      耿叔将信将疑,看出李天畴似有隐情在刻意掩饰,但他没有继续追问,“此人跟我差不多的岁数,中等个头,脚上喜欢穿一双老布鞋。脸很消瘦,经常戴着副墨镜,我和他就见过两回,全是这副打扮。”

      李天畴苦苦回忆着噩梦中那个张志强的容貌,影像有些模糊,他试图将耿叔的描述与此影像加以对比,但很徒劳。即便是同一个人,但相隔了十几年,凭借如此简单的描述很难找到共同点的。

      看见李天畴再度走神,耿叔轻咳了一声,“呵呵,说着说着走题了。若不是再次受伤,我也不会这样没有底气。长话短说吧,如果我出了意外,你是不是愿意接着帮我干完这件事?”

      李天畴再次惊愕了,没想到耿叔找他谈话竟然会托付这么重大的事情,难道耿叔的身体不行了?看上去不像啊。而且张志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并不知道,如果是个十恶不赦之徒那还好说,如果不是呢?李天畴一下子陷入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能理解这些对你来说太突然了,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因为我有言在先,咱们是商量嘛。”耿叔说着轻叹一声,“这次受伤,我的身体大不如前,顾大夫跟都我说了,我自己心里也有数,就是仓促了点,两件大事没有办完,我心里着急,所以随便跟你说说。”

      “叔,你身子骨这么硬朗,会好起来的。”李天畴仍然不便表态,只能出言安慰。

      “呵呵,谢谢你的安慰。我也没有妄自菲薄,其实就是为了防备万一。我之所以要跟张志强死磕,就是为了完成一个承诺,也只有这样,大家伙才可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当初把他们引上这条道是我的错,我希望有机会能弥补这个过错。”耿叔的语调低沉,语速也很慢,说完这段话像是费了很大的力气。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