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二百二十六章 马路追逐

加入书签
      李天畴对屋前屋后,院里院外都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遍,甚至连院落的周围也没放过。打斗的迹象明显,甚至在不远的山坡处还有爆炸过的痕迹。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再详细搜查,并没有发现什么尸体之类的东西,却在一棵大树旁找到了一小滩血迹,已经干涸发黑。

      显然这个藏身地点又被对手发现了,从血迹判断冲突至少发生在一天前,而且从双方的打斗来看并不是特别激烈,似乎是一触即分,没有过多纠缠。可能是耿叔他们发现的早,撤离的快。也或者是耿叔他们早有准备,在这里埋伏了人搞了一次伏击。

      不管怎么说,又和大家断了联系,而且这一次断的比较干净彻底,李天畴十分郁闷的坐在大树下,该何去何从,一时间竟没了主意。

      由于蹲在看守所,有近半个月的时间跟外界失去联系,李天畴的记忆仍然停留在他和彭伟华被警察包围时的那个场景,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一无所知。况且又在罗军那里耽搁了三四天,对于华芸的现状,车行众人的情况更是两眼一抹黑。

      李天畴简短的思考后决定先回福山了解情况,暂不联系任何人了,如果大伙儿和孙拐子死磕的局面没有改变,那么他可以在暗中帮忙,或许更为方便。

      在下山的路上,李天畴想好了最先要做的两件事,一是确定华芸是否脱困了,二是再找张吉明,上回事情做了一半,他很不甘心,再去东石村应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只是不清楚张吉明的家人是否还住在马宅?看房子的那个马家亲戚一定见过为张家联系房子的人,这条线索有搞头。

      回到县城时已经是午后了,李天畴在一处不起眼的便当吃了顿午饭便赶往商业街工地。了解华芸的事情相对简单,他只是在工地上看了两眼便离开了,依然没有开工,说明泛泰并没有摆脱危机。很多工友肯定是熬不住另谋生路了,不知道大伙又会去哪里打工?想到这些,李天畴心底没由来的泛起一丝惆怅。

      心里像撞大运一样的来到了花园公寓附近,李天畴打消了悄然潜入的想法,一来申英杰的警惕性很高,自己是见识过的;二来,此次被通缉的性质大不一样了,面对极端危险分子,警察有随时有拔枪射击的可能。现在需要万分小心,如果再被抓住,那就别指望好了。

      李天畴很熟悉这儿的地理环境,他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合适观察的地方蹲守。这是附近一个小区的大门口,斜对面就是花园公寓,虽然距离较远,但安全性高。一堆闲人正在下象棋,李天畴毫不犹豫的加入了观战者的行列。

      蹲守出乎意料的顺利,还不到半个小时,李天畴就惊喜的看见了一辆白色凌志轿车从花园公寓内开出,车牌上的数字表明那是华芸的座驾,他很熟悉。

      车速不快,而且驾驶位的窗户是摇下来的,华芸戴着一副墨镜,看不清楚表情。但这对于李天畴来说已经足够了,这样的状态表明华芸是自由的,也是相对安全的,泛泰的事情看来应该还是有所缓和的。

      随着轿车的远去,李天畴也悄然离开了象棋摊。

      街上的行人很多,毕竟是闹市区,李天畴的脚步不紧不慢,尽量和大多数行人的步幅保持一致,并且以一种很慵懒的姿态融入到人流中,十分的不起眼。

      但是他突然加快了脚步,像是警觉到了什么,而且步伐越来越快,直到整个人都快要小跑起来,这个突然的举动使得李天畴一下在在普通的行人中显得十分突兀,在他身后、身侧的方位同样有几个壮年男子的行为也瞬间变得怪异。

      假如从空中俯瞰,李天畴和周围的几个男子的行动根本不用指挥,但却整齐划一。就像一个钩子钩住了的网兜,整体间快速移动。

      几秒钟的互相试探后,李天畴开始撒腿狂奔,他周围的几个男子也几乎同时飞跑起来,街对面一个包抄的胖子行动尤为迅速,他在李天畴开跑之前就已经启动了,现在两人几乎是并排在跑。

      李天畴眼睛的余光看清了这个动如矫兔的胖子,不禁哑然失笑,老冤家、老朋友、不死不休的赵勇同志,这百米速度看上去还挺不赖。

      他冷笑一声,再次加快速度,一下子将赵勇拉开了距离。李天畴倒不是故意挑逗这个老冤家,因为不出所料的话,前面不远就应该有接应和包围的警察,实在是一点也马虎不得。

      李天畴的记忆很好,他知道附近有一个巷道,不但深而且四通八达。白天有不少水果摊,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夜市,以前他和周南在这里吃过烧烤,还遭遇过刺杀。

      “站住!”身后传来的赵勇的狂吼,李天畴一发力他就跟不上了,好容易等到的机会如果被对方这么轻易的从其眼皮子底下跑掉,他会用头撞墙,所以他拔出了手枪。

      李天畴充耳未问,他知道赵勇不敢在闹市随便开枪,这个人虽然一心想为好友报仇,但还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所以李天畴反而放慢了脚步,有意挑逗赵勇追上来,此时他离那条小巷口不过二三十米的距离。

      街上却突然乱套了,很多行人看见一名身着便装的壮年男子拿着手枪边跑边叫,大多以为是碰上了劫匪。于是反应各异,有在原地发愣的,有双后抱头的,有脚下不听使唤乱跑的,还有惊慌失措大声嚎叫的,好几名正在追逐的便衣警察无奈的收住了脚步,其中一名反应很快,他大声疾呼,“警察办案,大家不要惊慌。”

      但赵勇却不管不顾的一个单手飞跨越过了街边护栏,横过马路直奔李天畴而来,街头的混乱还在继续,李天畴却十分轻松的冲赵勇一个微笑,便转身飞奔,钻进了巷道。

      “都干什么呢?抓人啊!”赵勇十分愤怒的大骂了一句,也紧跟着冲进了巷道。他在跑进去的一刹那间看见了李天畴的背影在不远处,于是大喝一声,再次发出了警告。

      李天畴却依旧奔跑,连头也没回过,巷道里虽然行人稀少,但赵勇不敢贸然开枪,只好窝着一肚子的火加快脚步追赶,只是无论多么努力,他和李天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是无法接近。

      巷道弯弯曲曲,李天畴的背影时隐时现,赵勇却愈发感到呼吸急促,明显是气力跟不上了,到底是中年人,外加身材偏胖,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最终失去了目标。

      赵勇实在没劲儿了,他单手扶墙大口的喘着气,抬头稍微观察了一下地形,他发现自己正处在巷道深处的一个小丁字路口,这里很偏僻,周围一个行人也没有。

      此刻赵勇的心里很痛苦,也很无奈,这回把人给追丢了,等于是打草惊蛇,下回再要逮到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猴年马月了,妈的,这小子真比猴子还精。

      同伴们也不知道追哪儿去了,李天畴此人极为狡猾而且身手不错。赵勇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大家分头包抄,万一落了单,那危险性就大大的增加了。

      就在赵勇这样担心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一丝轻微的响动,他嗅到了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正待猛然回头,但为时已晚。他的后背挨了重重一击,力量之大使得他胖胖的身躯都无法承受,摇晃了一下便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这股力量的后劲儿十分霸道,迅速在体内传导,赵勇感到胸闷,头晕眼花,而且胃里直犯恶心,同时他感觉手臂一麻,手枪似乎被也被人夺走了。

      赵勇痛苦的翻过了身,眼睛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但仍然能分辨出站在他眼前实施偷袭的人正是李天畴。

      “别再找我了,说最后一次,你的朋友不是我杀的。”李天畴语气平淡,但手上却在不停的捣鼓,几下子便将赵勇的手枪给拆成了零件。

      子弹和零件随之散落一地,赵勇却心下骇然,他和李天畴可以说已经十分熟悉了,多次的提审,让两人结下了不浅的“战斗”情谊,无论是斗智、斗嘴、斗勇。赵勇都不能把这个年轻人怎么样,也无法拿下这个案子。

      而且所谓斗勇,实际上是自己发泄式的攻击,李天畴只能充当活靶子,他很奇怪对方的抗击打能力,但也仅此而已,对李天畴的评价是身手不错。

      但今天见到了李天畴的能力,实在是强焊的可怕。即便是背后偷袭也要比自己打活靶子高出好几个档次。尤其是对方悄无声息的接近自己,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这太吓人了。而且李天畴玩枪的水平,赵勇只能说自己十几年前警校的教官连入门级别都没达到。

      大声咳嗽了好久,赵勇终于缓过劲儿来,他挣扎的坐起身,李天畴早已消失不见。他忽然愣愣的盯着地上的零件,心中暗想他怎么没有杀我呢?对他来说很轻而易举的事儿。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