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二百三十五章 全新的认识

加入书签
      “还没下课,我们等会儿吧。”小宋说着找了块儿岩石坐下来,李天畴依言也找地方坐下,并不多问,但明白自己的猜测不错,这里果然叫蔡家园。

      “你着急么?”小宋看着李天畴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免疑问。

      “着急?没有,不急。”李天畴一愣,随即直摇头。

      “我担心你闷了。一上山就没休息,又陪我往这儿跑,挺无聊的吧。”小宋有些歉意。

      “没有的事儿。刚才在屋里的确有些发闷,但现在舒畅多了,真的。”李天畴连忙解释,“我小时候也是在这样的学校读书的,村里自己办的。呵呵,触景生情了。”

      小宋点点头,神情中一丝淡淡的眷恋。“我也是,不过在这里只读了一年多。”

      “哦?这么说这里是你的母校了,一会儿我要好好参观一下。”李天畴倒是真有些意外,本应该能猜锝到的。

      小宋淡淡一笑,“没什么好参观的,也没啥变化,还是那三间房和一个小操场。一眼就能看个遍。”

      “我看这里的教室修的挺好,高大敞亮。不想我们村那时候,就那么两间窝棚,风一吹就像要倒了一样,呵呵,后来实在办不下去就撤了。”李天畴对教室的评价挺高。

      “每隔两年都要修一次,学校在这方面是从不含糊的。”小宋回答的也挺自豪。

      “对了,这里一共有多少娃娃上课?”

      “现在有三十来个学生,以前我上课的时候只有十多个,不包括彭无赖这样的人。”小宋笑呵呵的解释。

      “哈哈,我师傅也是这里的学生?”李天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说过不算他。”小宋很执着的纠正。

      “哦,懂了。那就是编外,旁听生。”

      小宋扑哧一笑,“他那时候就是人见人厌的捣蛋分子,不提他了。”这时候院内的铃铛声响起,似乎是下课了,小朋友们欢呼着从教室里冲到了院中开始嬉戏。巴掌大的乡村学校顿时热闹起来,让人感到了活力和年轻。

      李天畴和小宋站起身,隔着破木条看见院中一名头发花白的年长妇女正手拿铃铛,吆喝着学生注意安全。

      “冯老师。”小宋轻呼一声。

      那名老妇人闻言扭头,看见了小宋之后喜笑颜开,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来,打开了栅栏门,“哎呀,彤彤。快请进来。”

      小宋冲李天畴招招手后率先进门,李天畴则紧跟其后。

      “这位是冯老师,我的启蒙老师,他是我叔的徒弟,姓李。”小宋简单的介绍一番,只是将李天畴的身份说成了耿叔的徒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冯老师好。”李天畴对于老师一向尊重,况且还是小宋的启蒙老师,那更是没得说。

      冯老师乐得合不拢嘴,尽管乡音很重,但听得出来是对李天畴称赞有加,她很热情的将二人让到了房间里。

      别看冯老师头发花白,但手脚麻利,李天畴和小宋刚一落座,两杯热茶便端了上来。

      “老耿的身体还好吧?”冯老师也搬了把椅子坐下,张口就询问耿叔的情况,看来大家都是老熟人。

      小宋叹了口气,“还是老样子,吃饭也不行。”

      “哦。这个人脾气太坏,也不让我们去看看,不知道他定的什么狗屁规矩。你说好容易回来了吧,现在却生分了许多。哎!”冯老师抱怨起来。

      “我叔这一病,心情可能差些,过段时间就会好了。”小宋敷衍了一句,然后道,“冯老师,上次来的时候,把这几本书给忘了,现在带过来,你看看能用吗?”说着,她将包袱打开取出几本厚厚的书,像课本一类的。

      “太好了,能用能用,学校缺的就是这种参考书,小地方买不到的。彤彤你真细心。老师代娃娃们感谢你了。”冯老师随手翻看了几下,非常高兴。

      “老师你千万别客气,还缺什么尽管跟我说,我去想办法。”小宋显然也很开心。

      “不缺,什么都不缺。”冯老师连连摆手,“前两天小华还拿来一个什么播放器,说是送给小林老师,怕她耐不住性子,呆不住,这孩子还挺有心眼的。”

      “他?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小宋听了很意外,甚至觉得有些可笑。

      “真的是他,老师还能骗你?小华这孩子其实挺不错的。你俩从小就闹别扭,这都长大了还不对付啊?”冯老师明显的有些八卦了。

      “哪有的事儿,我只是感到意外……嘻嘻。”小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竟然忍不住笑了。

      李天畴在旁边一直没有插话,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暗暗猜想,她们所说的小华难道指的就是自己的师傅彭伟华?

      这时一名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孩走进了房间,看见屋里有客人,一下子停在了门口,“冯老师……”

      “小林老师,正好,来介绍一下,晓彤你们已经认识了。啊,这位是李先生。她是我们学校的林育欣老师。”

      “小林老师你好。”小宋很大方的站起身并与之握手。李天畴则是欠身,礼貌的点了点头。

      见小林老师有话要说,小宋就先行告辞了,冯老师倒也没有过多挽留。

      二人出得学校,李天畴不住的点头,“学校不错,老师也不错。在这个山沟里很不容易了。”

      “当然不容易,冯老师一干就是一辈子,全校老师就两个人,不过多数时间只有她一个。我们刚来的时候,所谓的学校就是一件破瓦房,摇摇欲坠,比你当年的窝棚还不如。”小宋显然被李天畴的话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

      李天畴点点头,“那就更不容易了,一个人能坚持到现在。”

      “没有我叔和婶子的帮忙,冯老师可能坚持不了多久的。”小宋叹了口气,“校舍这些都是叔帮着重建的,每隔一段时间的维护费也是我叔托人带过来。那时候我婶子特别喜欢小孩,她不要报酬帮冯老师代课,所以我、彭无赖还有那个木头就一块儿到学校上学啦。”

      小宋描述的这段经历让李天畴大感意外,却似乎又在意料之中。他一直笼统的感觉耿叔和这个地方大有渊源,现在才逐渐有了内容并清晰起来。

      “那个木头是谁?”李天畴奇怪,似乎在车行里从未听说过这样一号人。

      “祁宝柱啊。那时候他不爱说话,人也木木呐呐的,所以我们就叫他木头。我们三个上学都晚,彭无赖十岁了才上一年级,嘻嘻,还老考不好,都丢死人了。”

      “冯老师所说的小华就是我师傅了?”

      小宋点点头,“当然啦,除了他还有谁?冯老师表扬他,那是被他的假象给迷惑了。没由来的给小林老师送东西,哼哼,黄鼠狼给鸡拜年。”

      李天畴讪笑了一声,没想到师傅的形象在小宋的心目中如此光辉伟大,他摇摇头又问,“那后来为什么没有在这儿住下去呢?”

      “我叔把我们送过来后,没呆多久就走了。那时候他忙忙碌碌的,啥也不说,我婶子也不多问,就带着我们住在村里。过了一年他又回来了,带了一帮人在那个山腰盖房子,盖了好多,却又不住,没多久就把我们都给接走了。”

      “离开之后再也没回来过吗?”李天畴暗暗点头,原来这样。

      小宋神情一暗,沉凝了半响才缓缓道,“回来过一次,那次是送我婶子的骨灰,她的家乡在这里。”

      李天畴心头一震,没想到这样刨根问底,竟然触碰到了耿叔的隐私,也引出了小宋的伤心事儿。他不敢再问,连忙故作轻松的掉转话题,“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去看看我婶子。”小宋一咬嘴唇,转身先行。李天畴暗骂自己一句,一声不吭的跟在后面。

      离开了学校的小路,小宋带着李天畴往回走,没有多远,便拐进了另外一条小路,如果不是有人带着,还真看不出来茂密的植被下还有条小路。

      走了很久,李天畴发觉渐渐的在上山了,这是相邻的另外的一座山,按方向推测,小路应该通向侧面的山脊。沿途零零星星的见到了几处坟茔,他猜想这里恐怕是山下村子墓葬的地方。果然,越往高处,坟冢越多。

      待爬到半山腰时,一座不大的平台出现在面前,在平台中央深处有一座水泥砌成的坟冢,前面还竖有一座青灰色的石碑,几个红色大字清晰可见,爱妻蔡氏之墓。

      小宋的情绪明显有点激动,她紧走几步站立在石碑前面,凝视着碑文久久不语。李天畴则静立在一旁,默默的陪着。

      墓地被打扫的很干净,碑前还摆放着祭品,应该是车行众人之前来祭拜过。小宋很好的控制住了情绪,长久的沉默后并没有显得太过伤心,她侧开身看着李天畴祭拜过后,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回去吧。”

      李天畴此刻的心情反而变得复杂,虽然只是陪小宋随意走了两处地方,但他对耿叔夫妇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经过不断的了解,耿叔鲜为人知的过去也渐渐的在李天畴的心里充实和鲜活起来。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