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二百四十四章 野外激战(上)

加入书签
      山路的两侧是植被茂密的旷野,在漆黑的夜晚变得危机重重。李天畴一路飞奔,同时全神贯注的警惕着四周,他将身体的潜能发挥到了极致,似乎已经忘却了疲倦。

      一天下来,李天畴都在玩儿命的奔波中度过,像个没头的苍蝇。想不通耿叔为什么对他隐瞒对付孙拐子的计划,难道仅仅是保密的需要?听起来有些扯淡。唯一合理的解释是,耿叔不想让他参与此次伏击的行动。

      如果耿叔是这样一种动机,可解释的原因就太多了,照眼下这种情况很难猜得准,李天畴索性不想了,找到耿叔和大伙是第一要务,到时候或许一切都明白了。

      他虽然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但又一个难以解释的问题从脑海里跳了出来,将对手往村庄里引,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无辜者的伤亡。这样做显然有悖于耿叔一贯的意志和原则,除非形式失控了,或者说……有内鬼作乱。

      李天畴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他想起了阿伟临死时那惊讶的表情,难道真的有内鬼?

      细小的爆裂声未再响起,旷野中除了夏虫的鸣叫以外,只有自己的脚步声。但此时李天畴不得不放慢速度,因为方位的判断产生了困难,仅凭在山腰听到的那几声细响,最多只能有个大概的方向,一旦接近了村庄,反而抓瞎了。

      李天畴努力回忆着那几声轻响,试图在脑海里重新定位,但反复了几回都是徒劳,无奈之下他只能让自己走的更慢一些。

      不远处,深黑色似乎渐渐浓郁起来,并伴有莎莎的风声,李天畴心中一动,前方应该是甘蔗地了。一人多高的青纱帐在这无光的夜晚显得格外阴森可怖,这种地方倒是伏击的绝佳场所。

      突然一阵异样的响动传来,虽然十分轻微细小,但没能逃过李天畴的耳朵,他判断这绝非夜间的爬虫,而是人类的脚步声,并且有些杂乱,说明不止一人。

      李天畴的精神为之一振,因为声音是持续的,而且越来越清晰,对方肯定在朝自己的方向走来,从距离上判断至少有两百米的距离。来人身份不明,他犹豫了一下,闪身钻到了路边茂密的植被中。

      不大的功夫,对方的身影显现,速度很快,像小跑一般,可能是山路不好走,所以他们从前到后一字排开。这倒方便了李天畴数数,一眼扫过竟有五人之多。

      但只看了第一眼,他就立刻判断出对方不是自己人,尤其是最后两个人,体型硕大,而且还背着麻袋之类的东西。粗重的喘气声让李天畴的脑袋如遭重击,他立刻把眼睛瞪圆了,嗖的一下就抽出了腰间的匕首。

      这两个壮汉可算是老熟人了,李天畴曾经在水天一色附近遭受过他们的袭击,当时领头的是一名似小丑般长相的瘦子。按祝磊和聂涛的说法,他们都属于一个叫“旭风堂”组织的杀手。

      耿叔猜得果然没错,这个所谓的“旭风堂”应该和张志强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否则不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是和阿豪一起来的么?

      李天畴运足目力在这帮人里搜寻着那名小丑,他对此人的印象深刻,无论对方的身材和相貌都已经印在了脑海中,所以很快就确定了队伍最前面的那个瘦子就是所谓的“疯王”。

      疯王还是那副鬼打扮,看上去吊儿郎当,实际上非常警惕。李天畴也不敢掉与轻心,所以立刻屏住呼吸。

      经过初步观察,他心下暗暗吃惊,进而焦急起来。对方的战斗力都是一等一的,五人当中尤其以疯王难缠,如果贸然出手,没有一点胜算,看来这个“旭风堂”也并非浪的虚名。

      他把目光投向了那两个麻袋,看上去沉甸甸的,难道里面装的是人?眼看对方越走越近,没有考虑的余地了,李天畴一咬牙,只能准备放手一搏,首先偷袭疯王,务求一击必中。

      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只见最前面的疯王突然站住身形将手一摆,沉默行走的众人都齐刷刷停下身来,在疯王的几个手势间,纷纷钻入两边的植被中。

      什么情况?难道被发现了?没有道理呀。李天畴纳闷的同时,突然后背直冒冷汗,因为他听见了身后轻微的声响,尽管距离还远,但他忽然想起来祝磊二人,这下麻烦大了。

      按之前李天畴的推测,这俩人赶过来应该还有会儿时间,怎地速度加快了?想来他们也是拼上了老命。他为自己的疏忽而自责,但事已至此,只能随机应变了。

      回想着刚才五人钻进野地的方位,李天畴决定改变目标,首先偷袭两个壮汉,二人动作相对笨拙,好对付一些,反正五个人,能解决一个是一个。只要这边有了动静,祝磊他们就会有所察觉。只是这样一来,偷袭的效果就会差很多。

      李天畴像山猫一样匍匐着,摆动着身体前行,尽量避免和周围植物的枝条发生较大的摩擦,而呼吸已接近闭气状态。不一会而他就靠近了第一个目标。

      这是其中一名壮汉,李天畴感觉对方粗重的呼吸有些异样,鼻酣中带有点颤音,仔细分辨后他十分诧异,这是相邻很近的两个呼吸,源自不同的身体,壮汉身边的麻袋里一定装着个人。

      选择此人偷袭,李天畴是很有把握的,主要是因为疯王在山路对面的野地里,不容易被其发现,即便发现了,他也来不及反应。

      在壮汉硕大的背影后面,李天畴果断的停下了身形,他感受到了三四米开外另一名黑影的威胁,此人蹲伏在那里悄无声息,似乎已经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像黑暗中静静的盘在地上等待着猎物的毒蛇一样。

      李天畴暗暗吃惊,又是一名高手,不知道此前自己有没有被对方察觉,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没有任何犹豫的举起了右掌,在空中划出小半个弧线,掌沿悄无声息的砸落在了壮汉的后颈。看似平淡无奇,但实际用了很大的劲力,就是担心壮汉皮糙肉厚,不容易倒下。

      一记手刀之后,李天畴迅速扭头,身形暴涨,闪电般的直扑三米开外的那个黑影,因为他明确的感应到就在他动手的同时,此人已经发现了他,果然是不好对付。

      黑影的身体微微一晃,竟然并不闪躲,手里似乎多了个家伙。李天畴在半空中突然瞳孔收缩,连汗毛都竖了起来。因为他赫然发现对方手里的武器是把手枪,并且枪口正好对准了他。

      多次的实战经验外加本能的反应,李天畴的匕首已经心随意动的激射而出,身体也在空中做着不可思议的扭摆动作,以最大限度的改变运行轨迹。“砰”的一声枪响划破了夜空,格外的震耳欲聋,枪口火光闪过,李天畴已经看清楚了黑影的面容,一名十分猥琐的中年男子。

      李天畴一个咕噜滚进了旁边的植被中,同时左臂剧痛,到底没躲过挨了一枪,对方也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不知道匕首刺进了他身体的什么部位。

      这一枪的警示作用明显,无论祝磊还是疯王,都嗅到了十分危险的味道。尤其是疯王,他感到不可思议,自己的判断竟然出现了严重的偏差,明明感应到对方还在百米开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眼前?

      疯王经验老到,并未发声询问,而是示意身边的两人噤声。再仔细分辨一下,不禁勃然变色,见他妈的日鬼了,百米之外依然有两个人,而身边的敌手就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他立刻掏出家伙,向身边二人打手势,示意分开行动。

      祝磊和人妖也是绝非泛泛之辈,第一反应就是钻进了野地里,枪声的距离太近,说不得李天畴已经遭遇到了敌手,前面情况不明,先藏身要紧。

      疯王已和同伴分开,他朝后,两个同伴向前。意图很明显,他要迂回到对面,亲自解决眼前的敌人,同时要求同伴将百米开外的那俩人干掉。

      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疯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枪声响过之后,除了同伴一声痛苦的闷哼以外,对面的野地里再也没发出声响,那个大块头似乎连呼吸声都没有了,难道被弄死了么?

      祝磊伏身片刻,便打手势和人妖商量,二人一致决定慢慢向前摸去。因为前方又是一片安静,这种安静往往蕴藏着巨大的杀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心里没底,但决不能坐以待毙,而且李天畴到底生死如何,他俩也不能放手不管。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