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二百七十八章 新的躯壳?

加入书签
      众人哄笑一阵后,小宋接着分派任务,李天畴听得大感有趣,心道小宋的组织能力还是挺有一套的,以后公司的发展,她倒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李天畴反复变换着呼吸节奏,以检查身体状态。让他十分惊讶的是,所有受伤的部位竟突然没有了疼痛感,这是咋回事?情急之下,他伸手抚摸右胸,手臂居然行动灵活自如,简直是匪夷所思。

      右胸靠上的位置受伤最重,是被张志强近距离正面击中,而且是猎枪,骨头都打碎了。但手指的触感除了厚厚的纱布外,别无他物。他手上加劲儿,纱布下面是坚挺而富有弹性的肌肤。在好奇心驱使下,李天畴索性将手指掏进了纱布,皮肤光滑,没有任何的伤口结痂,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摸到。

      再摸右腿,被霰弹打中的几处伤口也是如此。李天畴彻底愣住了,如此说来,昨天的梦境是真实的,噩梦中的李天畴居然真的把躯壳换给了自己。

      这是从何说起?玩笑开大了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此搞法岂不乱套了?李天畴忽然冷汗直冒,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他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开始全身乱摸,的确是有不少伤疤,甚至可以说是弹痕累累,但貌似都不是自己以前受伤的部位,这样一来更加印证了刚才的猜测,完蛋了。

      李天畴突然有一种崩溃的感觉,自己的灵魂和大脑依附在了别人的躯壳之上?那自己算是什么?鬼?妖?借尸还魂?我草泥马!!他开始在心底里诅咒那个该死的戈壁、那该死的灰蒙蒙的天空、该死的噩梦中的一切,就这样把老子废了?什么他妈的迷局?都去吃屎吧!

      他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癫狂和混乱,腾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道要干什么,或许只是想发泄一下。“咣”的一声,李天畴的前额狠狠的撞到了墙壁上,震得房梁都在发颤,他却感觉好受了一些。“咣”的又来一下,似乎更加受用,“咣咣”再连着两下,有点清醒了,但此刻额头上已经是血肉模糊。

      李天畴似乎没有了疼痛感,几下发泄过后,心里的郁闷稍稍得到缓解,幸亏屋内没有镜子,他看不见自己可怕的容貌,满脸鲜血,双目赤红,头发根根乍起,真正的就如凶神恶煞一般。

      “咣当”一声,房门被撞开,从外边冲进来很多人,大家看到李天畴可怕的样子纷纷惊呼。刚才屋里就像打鼓一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目睹这副惨象,众人的反应顿时乱套了。小宋吓得花容失色,而祝磊和良子最先行动,一左一右直接将李天畴扑到,碍于他身带重伤,还不敢太使劲,摁住就好。

      张文和祁宝柱是以为有刺客,立马拔出家伙就往外冲,人妖架来了顾大夫,付尔德的老婆则赶紧将娃娃抱回了自己的房间,房门关的紧紧的……

      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消停下来,祝磊和良子已经松开了李天畴,顾大夫检查完以后,惊叫一声差点晕过去,但是一口气怎么也缓不上来,嘴上说话也不利索了,咿咿呀呀半天,最后被人直接抬回了房间。

      李天畴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任凭众人如何追问,就是没有反应。在祝磊的示意下,大伙陆续退出了房间,只留下小宋陪着。

      “你是不是心里有事儿?”小宋并不奇怪李天畴身体恢复的能力,以前也见过几回,所以顾大夫差点抽过去的状态让她极为不解。此刻她正用酒精棉球替李天畴擦拭着额头。

      李天畴的眼珠转动了一下,依旧没有更多的反应。

      “干嘛要作践自己?”小宋继续轻声问道。

      李天畴仍不答话,心里却在想着当初在流云观时白云大师说过的话,或许自己真的就不可能绕开这一关。

      “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大伙儿都看着你呢。刚聚在一起有了生气,真的很不容易。这是你和大伙费尽辛劳才催出来的,你可千万不能又让它散了。叔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就指望着你能多担待一些,你这样作践自己,让他怎么能放心啊?”小宋说着,眼泪竟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晶莹的泪珠滴落在李天畴的面颊,他体味到的不仅仅是清凉,还隐隐有一种莫名的刺痛感,但郁积在胸中的愤懑之气竟然在丝丝缕缕的消散。他一把抓住小宋的手,紧紧的握在腮边,“会好的,给我一点时间。”

      良久之后,小宋从李天畴的房间里出来,聚在院中的众人一下子全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题像连珠炮一般让小宋应接不暇。

      “怎么样?到底咋回事?”

      “是不是中邪了?顾大夫也抽过去了。”

      “你滚一边去,瞎几把说啥呀?”

      “我叔刚才还问,发生啥事儿了,急得不得了!”

      “……”

      小宋万般无奈的将手一挥,“他没事儿,只是想海叔了。”众人愕然,但细细想来,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悲伤的有些过度,没事儿就好,不少人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但顾大夫抽过去的情况实在难以解释,有些莫名其妙,而且当家的身体似乎也过于生猛了,那么重的伤,恢复的如此之快

      “我去看看我叔。”小宋趁机摆脱了大伙,一转身钻进了耿叔的房间。

      中午的时候文辉回来了,竟然真的将将海秃子媳妇接了过来,祝磊暗暗称奇,李天畴预料的一点也不错。

      见到婶子,大家的情绪有些压抑,就连打招呼都极为的小心、客气,生怕一个不留神会惹婶子伤心。但让众人意外的是,海秃子媳妇十分的坚强,不哭不闹,从随身的包袱里掏出一张海叔的免冠照片让祝磊找个镜框挂在堂屋就好,剩下的时间反倒是她在安慰大伙。

      为了尽快让婶子宽心,小宋和付尔德媳妇两人手脚麻利的收拾出了一间屋子,也好让她先休息一番。但秃子媳妇将小包往屋里一方,立刻又走了出来,将袖子一挽,大声问道,“中午吃啥?谁给我打下手?”

      祝磊长出一口气,眼看着这两场风波就这样烟消云散,心里轻松之余,也希望众人的重生之路能像今天这样少些磨难和坎坷.

      午饭的时候,李天畴的心态其实已经平复不少,很想出去到院子里和大家一起吃顿饭,但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只得老老实实的躺在房间。饭是小宋端进来的,李天畴尝到了久违了的婶子的手艺,胃口大振,将整盘食物吃得一干二净。

      如此百无聊赖的躺了两天,李天畴实在不愿再呆在床上,干脆起身走出了房间。院子里很安静,多数人都跟着祝磊出去忙了,四川酒家的重新装潢已经开始,大伙的积极性很高,基本上是早出晚归。

      偌大的院子里就剩下病号和妇女儿童,负责保卫工作的是张文和两个年轻小伙。此刻他们将耿叔推了出来,正在晒太阳。

      “叔,今天状态很好啊。”李天畴微笑着走了过去。

      “你能出来了,也不错。”耿叔很虚弱,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口齿还算清楚。

      李天畴和张文等人一一打过招呼,这时,其中一个年轻小伙搬了把椅子放在耿叔旁边,“哥,你坐。”

      李天畴连忙道谢,其实心里很惭愧,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两个小伙子叫啥名。只记得他们以前是跟着阿浩的,一共四个人。后来海叔收留了他们,大家就一直在一起。蔡家园一战,小六和小潘身故。只剩下这俩人了。也算是跟海叔最亲近的人,今后要善待他们,李天畴心里默默的想着。

      “正好你来,跟你说个事儿。”耿叔的情绪似乎也不好。

      “您说吧,我听着呢。”

      “我想过几天回蔡家园去。”耿叔抬头仰望蓝天,若有所思。

      “这里呆不习惯么?”

      “不是,想回去了,看看你婶子,随便给大海挖个空坟,也算了却我一个心愿。”

      “应该的。”李天畴点点头,“您定个日子,我陪您回去。”

      “不用,你忙大伙儿的事儿。让文辉陪我就行。”耿叔摇头拒绝。

      “不耽误工夫。”李天畴坚持道,他很不放心,而且心里有一个很大的疑惑,就是耿叔回来后绝口不提向东的事情,这是不正常的。彭伟华不止一次问过,但都被耿叔随口遮掩过去,这中间恐怕有很大的隐情,但耿叔不说,你也不好逼的太狠。“很多事由祝磊牵头,我离开两三天没啥关系。”

      “下个礼拜二吧。”耿叔不置可否,似乎也没怎么反对,沉默片刻后他还是拒绝,“大伙这样,我也就很放心了。这次回去恐怕要住段时间,去会会几个老朋友,你就不用*的心了。带好大家,还有,要特别注意张志强,此人睚眦必报。”

      “我会注意的。”李天畴点点头,没有再坚持,但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推我回去吧,想睡会儿了。”耿叔吩咐了一句,听上去到十分疲倦。但李天畴却意识到耿叔似乎有话要说。所以也跟着两个小伙一同将耿叔送回了屋。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