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上门生意

加入书签
      船长嘛溜的坐在了祝磊的凳子上,“哥,我转了一大圈,这地方真不错,比咱城中村强多了。嘿嘿,你看我这闲着也是闲着,总不能白吃饭吧?”

      “嗯,这么有觉悟,你肋骨不疼啦?”李天畴斜瞪着船长,并没给他好脸色。

      “这点小伤算个屁,我跟着你好歹也闯过几回码头了。轻伤不下火线嘛。”船长一挺胸脯,尽管疼的呲牙,但眼睛却瞪得溜圆。

      李天畴被这厮逗乐了,忍住笑意道:“你想说啥?有屁赶紧放。”

      “是这样,我这人除了嘴以外,哪儿都笨,这你是知道的。下午还惹得张文老大不高兴,这不是没办法嘛。但我也得为裕兴做点贡献不是?所以想起了你说的话,要发挥特长。”船长一本正经的绕来绕去,终于转到了正题,“嘻嘻,我发现这里能结善缘的人很多,光咱这一片就不得了。能不能先借点钱,我好置办一副行头?”

      本在预料中的事儿,但李天畴一听还是头疼。或许船长的想法并没有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但裕兴总不能因为他去搞一个算命的产业。虽然在流云观里他亲眼见证了白云大师的神奇,但船长没那个能耐,提鞋都未必够格,说他不去骗人,鬼都不信。

      但这家伙够坦白,至少踏实的讲出了自己的想法,就凭这一点也不能全往他身上泼凉水。李天畴没好气地瞪着船长,实在拿这厮没辙,运了半天气也只想出来了一招拖字诀,“靠嘴吃饭不是不可以,但不能害人,而且你这行也不符合裕兴的路子。不如你再想想自己还能干点啥,裕兴后面还有店铺要开业,比如KTV,再往后可能会有修车行,学门手艺那是管一辈子的事儿,愿不愿意?”

      船长果断的摇摇头,眼睛依然瞪的老大。气得李天畴就想大嘴巴抽这家伙。

      不许挑三拣四,这是李天畴给臭虫等人定的规矩,当时船长没在场,还真不好骂这厮,他压压火气道,“回头我仔细想想,过两天我要出趟远门,你就趁这个机会安心把骨头养好,顺便到酒楼帮帮忙,等我回来再仔细说你的事儿。还有,没我的同意,这段时间不许回城中村。”

      船长歪着脑袋点点头,出乎意料的没有继续纠缠耍赖,但从他似笑非笑的神态来看一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李天畴起身踢了这厮屁股一脚,“时候不早了,洗洗睡吧。明天早点起来上工。”

      次日一大早,李天畴去看了看老郝,做足了挨骂的心理准备。但也就坚持了半个小时多一点,便仓惶告辞离开,唯一的心理安慰是这次比上回强一点。这个老怪物的火气越来越大,似乎长时间无人倾诉,整个拜访过程,他只有一个清晰的印象,就是对方挥舞着手中的扳手跳脚的咆哮。

      但不得不服气的是老郝的本事,他的院子里又多了一辆大型的摩托车,具体来说仍然是一个钢铁怪物。目测整个车身长度超过了两米五,车把极为挺拔,大倾角的向后拱起,就像高高耸立的蛮牛的犄角,车身随处可见疙疙瘩瘩的金属凸起,怎么看怎么别扭。裸露的零件和电线被强行扭在一起,毫无形体和流线的美感,但给人的视觉冲击却很生猛,那就是庞大而憎狞。老郝似乎将他心中所有的不满与愤懑都表现在这辆车子上了。

      李天畴看得直流口水,这个大家伙如果骑出去绕一圈那是相当拉风的。而且老郝的第一辆怪物他亲身体验过,虽然外形同样丑陋,但是马力强劲,操控起来随心所欲,技术上绝对没的说,这辆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突然明白这次来拜访的时间不大对头,或者老郝不喜欢杰作快收工的时候被人看到。

      眼馋归眼馋,李天畴还是果断地跑路离开了。趁着有空余时间他到网吧溜达了一圈,虽然只站在门口没进去,但还是很快被蚕豆发现了。为了不打扰黄耀军、臭虫等人。李天畴打了个手势让蚕豆出来说话。

      二人随便找了个早餐铺子,坐下边吃边聊。

      “老大,这么早,你这是微服私访啊。”蚕豆的眼圈发黑,这几日恐怕一直在熬夜,但精神头看上去还不错。他不习惯当家的这个词儿,早就改口称李天畴老大了。

      “随便看看。臭虫和德普还适应吧?”李天畴倒也无所谓怎么称呼。

      “很不赖。”蚕豆点头称赞,“德普以前做过网管,虽然水平差点,但有刺猬带着进步很快。臭虫就没这个基础了,人倒是机灵,就暂时当我的大内总管。”

      “黄耀军怎么样?”

      “很好。”没想到蚕豆的评价更高,“他人憨厚,不大会打理整个网吧。但非常懂技术,网管这一摊全给他管。臭虫和那个女的负责其他的,收银、活动策划、香烟、饮料小吃的进货等等反正挺杂的。”

      李天畴点点头,蚕豆是半个行家,网吧交给他算是选对人了,唯一需要提醒的就是谨慎小心。王繁上回试探时吃了个闷亏,不见得就会轻易服软,“注意安全,尤其是夜间营业的时候。你自己也要多注意休息,要不要再调一个过来帮你?”他忽然想到了相对清闲的小刘和小霍。

      “不用。上回张文意思了一下,够他们回家想半年的。”蚕豆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老大,你说话可要算数,网吧说好归我管,不能中途变卦。”

      李天畴笑了,十分开心蚕豆的变化,至少是全身心地投入到生意中了,至于骨子里固有的东西,那是急不来的,需要慢慢消磨,“绝不变卦,这里搞得的好,还有更多的生意等着你。”

      “呵呵,我还没那么贪心。先把这里搞火了再找你要生意。”蚕豆很实在,“而且这个网吧很有搞头,设备装潢都是一流的,营业面积又大。按现在的开机率,一天的流水就有四五千,如果全部开满了,远不止这个数。”

      “不错。”李天畴赞了一句,“吃饱了,我先回酒楼了。”

      虽然时间还早,但李天畴不打算去张文的风情酒吧了,这个时间段不营业,去了也没啥看头。与蚕豆相比张文在能力上不落下风,就是为人过于冷酷,李天畴并不在意酒吧的营业状况,却很担心安全问题。

      这种担心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隐藏在暗处的王繁,如果他要报复,张文很可能是首选目标。而且那个店堂经理的背景总是让他感觉到有点飘忽;

      第二,无论蚕豆还是张文,只要是派出去独立担当经营的兄弟,他都会给予他们绝对的权利。但酒吧这种地方,必须严禁毒品,这是李天畴的唯一禁令,其他方面就不会过问太细。但恰恰是这个禁令可能会惹出麻烦。张文处理事情的特点,就是下手太绝,很难有回旋的余地。如此一来,树敌太多,会有相当大的隐患。

      路上,李天畴边走边想,说不得要尽快将张文替换下来,雪藏一段时间,好好熬一熬性子。当时让张文接手风情酒吧,他并没有反对,主要考虑初期让他震慑王繁手下的那帮人,现在想来太不全面,对张文本人也不负责。他的脑子里很快就有了替代的人选,良子为人谨慎老练,更为合适。

      正好祝磊通知他下午开会,除董辉媳妇外,所有内部记名股东都参加,因为人多,地点就在大家居住的小院。李天畴快速赶了回来,正好看见酒楼方向的付尔德,他似乎刚送走客人也要回小院。

      两人碰面一聊,李天畴才知道客人是花家老大花胜强,而且来的目的让他大感意外。对方是来谈生意的,内容居然是裕兴最感兴趣的贷款。花胜强除了建材生意之外还放高利贷,他知道裕兴吃掉董辉的店铺后急着开张,必定缺乏启动资金,所以主动跑来谈放贷,而且利息低的惊人,跟正规银行的贷款利息差不了多少。

      有点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但这并不怎么让人愉快,李天畴则更为警惕,他皱着眉头问道:“有这样的好事儿?花老大有啥目的?”

      付尔德摇摇头,“花胜强没有任何要求。”

      “老祝什么意见?”

      “我和老祝的意见一致,没有立刻回绝。要不喊他过来,咱们一块儿合计一下?”

      “嗯,趁现在还有点时间,把我师傅也叫上,去我房间。”李天畴看了一下时间,若有所思。

      四根烟枪将小屋喷成了蔚蓝色,讨论良久最终形成了两派意见,祝磊、彭伟华赞同与花胜强的贷款生意,而付尔德则要谨慎很多。李天畴拖着腮帮子迟迟没有明确表态,原本他比付尔德还要谨慎,但听了彭伟华了解到的更多消息后,他忽然改变了想法。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