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四百七十章 暗夜沪都

加入书签
      夜幕下的沪都市,灯火辉煌,光影斑斓,一派繁华景象。位于西南闹市的东方大剧院更是人头攒动,车水马龙,来自某国知名交响乐团的激情演奏刚刚谢幕、散场,观众们一涌而出,短时间内人车混行,即使再宽敞的马路,顷刻间也变得拥堵不堪。

      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在车流中慢慢挪动,看似普普通通,却又颇为显眼。因为车体宽大,比那种加长L型的还大上一号,即使在帝都也不多见,一般是有相当级别的领导座驾。

      车内除了驾驶员,还坐着四个人,副驾驶位上是一名面目俊朗的年轻小伙,双目中寒芒闪烁,显得极为警觉。后排座并排坐着三人,正中间是一位头发略显花白的中年男子,面色随和,时不时的看着窗外的车流,偶有所思。

      中年男子身边,也同样是两个年轻人,正襟危坐,一脸的严肃。二人一左一右观察着车窗外,双目中的焦距不停变换,警惕异常。

      车速慢的像蚂蚁爬,往往刚一启动,就得立刻点刹车,驾驶员恼怒异常,却又发作不得,偶尔轰得油门嗡嗡直响。车内三个年轻人也是气闷不已,眉宇间颇显焦急之色。

      中年男子倒是心平气和,不紧不慢,偶尔看向身边的年轻人,目光中多有安抚和镇定之意,倒也给车内紧张的空气带来几许清凉。

      好容易挨过了前面的小十字路口,车流终于流畅起来,司机熟练的挂挡提速后,后面的中年男子却忽然道,“前面的长乐路口,恐怕也很堵吧?”

      “是的,又排成长龙了。”司机一脸苦笑。

      “既然这样,不如走西二环。”中年男子略一思索,淡然吩咐。

      司机一愣,也没多问,随手开启了左转向灯,准备变道。

      副驾驶位的年轻人则眉头一皱,欲言又止,但哼了两声后还是忍不住问道,“首长,咱们改变原定路线,会不会引起对方怀疑?”

      “呵呵,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明知那么堵,还硬往上凑,也不符合常理。”中年男子风轻云淡,“真真假假么。放松点,年轻人。”

      那位小年轻一时哑口无言,用手指使劲挠了挠头,才一脸恍然大悟状。而后排两个年轻小伙则不动声色的对望一眼,没再说什么。

      车子拐弯后,飞速驶上西二环线的长安高架,一路上车辆少了许多,居然畅通无阻。但越是这样,几个年轻人反而越显紧张,副驾驶的小伙子不停的看着倒视镜,仿佛在寻找和确认什么。

      但是行程过半后,仍然一无所获,年轻人有些坐不住了,开始频繁看手表,偶尔扭头,却又不好多说什么,一副猴急模样。

      中年男子依然不动声色,也没有多解释的意思,但神态上的从容之色似乎淡去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易察觉的凝重。

      就在此刻,后方传来了轰隆隆的声响,一听就是大马力发动机运转到极致所产生的效果,尽管红旗车的密封性和隔音性都很好,但也让车内众人感到了烦躁和不适。

      副驾驶的小伙子立刻看向了倒视镜,后面约三四百米远的地方,一道刺目的光柱射来,角度极正,很快就将车内照的一片雪亮。小伙子一怔,发现对方仅仅是一辆摩托车,暗叫不好,伸手就摸向怀中。

      后排座的两名年轻人也立刻紧张起来,一个转身看向车后窗,另一人嘴里喊道,“首长,对不住。”突然伸手一楼中间的中年男子,猛然往自己身边一带,使对方的后背和头部迅速脱离了后窗位置,以免被突然性袭击。

      短暂的时间,一闪即逝,后面的摩托车咆哮着,以惊人的速度飞快的贴近了红旗轿车,左侧后窗的年轻人甚至已经看到了骑手的脸,虽然有些模糊,但依稀可辨那是一张更为年轻的面孔,却异常的沉着和冷静。

      未料到的是,对方似乎根本没有关注车内的情况,而是狠狠一拧手把,摩托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车速竟然再提升一档,瞬间超越了红旗轿车,如狂风一般远去,车尾的红灯急速变小,直至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虚惊一场?!驾驶员已经满头大汗,他差一点忍不住猛打方向去撞击对方,但万一不是目标,就会惹下大麻烦。他伸手擦擦面颊,控制不住的破口大骂:“小王八蛋,小太保。你姥姥的!”

      “他妈的,什么鸟?×二代?想死死远点!”副驾驶位的年轻小伙恐怕是给紧张狠了,也加入咒骂的行列。

      后面两个年轻人同样面色难看,还好,碍于首长坐在身边,总算管住了嘴巴。而中年男子则一语不发,陡然望向前方的车窗时面色一变,忙冲司机吩咐道,“前面宁德路出口,把速度加起来。”

      前方就是高架桥出口,一路下坡,数百米之外就有一个十字路口,此时加速显然不妥,刚刚回味过来的驾驶员一头雾水之下显然不敢违背命令。他迅速挂挡,同时重重的一脚油门,车身轰然一抖,像离线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另外三人也是大为不解,但看着中年男子凝重的表情,也不由自主的再次紧张起来。

      红旗轿车刚刚波澜不惊的冲过宁德十字路口,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后面不知何时跟来了一辆重载货车,就像凭空冒出来一般,以其庞大的车身来看,其速度之快几近疯狂,并且是毫无顾忌的闯了红灯冲将过来,目标显然是正前方不远处的红旗轿车,大有将其一口吞没的架势。

      虽然危险突然而至,但中年男子的表情却如释负重,目标出现了!

      “不要慌,注意前方。”中年男子一边淡定的提醒驾驶员,一边查看手中的腕表,“拖一段,尽量远离闹市。”

      按他的推测,对方自然还有接应,区区一辆大货车并不足以确保解决问题。但接应的地点应该不会选择在枢纽路口附近,一是监控多,人流多,不易于逃离现场,二是自己中途变换路线,对方也需要调整,时间上也来不及。

      大货车之所以匆匆出场,而且气势汹汹,除了有什么变故之外,也是无奈之举。宁德路口往西不远,三股道变两股道,还有两个小十字路口,同样充满了变数,如果对方不采取压迫式手段,就无法保证布局调整的完成。

      当然,如果大货车能一击而中,那是最好不过,最不济也能封堵退路,把杀招留在后面。

      如此环环相扣,真的有一击毙命的气魄,看来仓促之下,对手的应变能力极为了得。啊呦,不对,万一对方早就做了两手准备呢?中年男子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刚才高架上那个莫名其妙的摩托车手……似乎太突兀了,他迅速分析着,面色一时间阴晴不定。

      而此刻驾驶员的双眼瞪的像灯泡一样,一丝不苟的注视着前方,手中的动作极为娴熟,似乎早已忘却了刚才的郁闷与震惊,车身十分灵活、稳健的穿梭在车流中。

      尽管如此,还是无法甩开身后的大货车,对方的驾驶员显然也不白给,将笨重的大家伙摆弄的如此灵巧,亦算是少见的高手。

      两辆车一前一后,咬的很紧,速度极快,迫使周围车辆纷纷避让,偶有走神的车主躲避不及,一头冲进了路旁的绿化带,在破口大骂声中,对方早已远去。

      中年男子腕表上的地图在实时变化,双方的布局恐怕也在随时调整,眼看冲过了第一个小十字路口,道路再次变窄,恐怕只有正常情况的一股半车道,路上的车辆也稀少了很多,差不多该到地方了。

      哪知道才这么一念叨,就情况突变,不远处一道刺目的光柱凭空出现,迎面射向了红旗轿车,令逐渐放松的驾驶员耸然一惊,继而眼前一片花白,无法视物。

      他猛然意识到,有一辆同样的大型货车迎面逆行而来,情况不单单是紧急,而是要命了!容不得半点犹豫,司机下意识的连点刹车,然后猛的向右一打方向,轿车嗡的一声冲向了慢行道。

      由于车速太快,方向又急,车头刚一横摆便失去了控制,整个车身骤然倾斜,接着连续翻滚,越过了慢行道,仍然止不住巨大的惯性,最后轰的一声撞上了人行道上的行道树,这止住冲势。

      然而轰隆轰隆的剧烈撞击声却随之而来,因为两辆开足马力、对向行驶的重载货车在骤然失去了目标后,自然难以控制车身,慌忙避让中,一辆冲进了马路中央的绿化带,另一辆干脆迎头撞上了对方车身侧部,进而迅速倾斜翻倒。巨大的惯性,使二者连续撞击,犹如天崩地裂,马路上,两辆货车竟然拧成了麻花。

      “好歹毒!”刚从轿车里爬出来的中年男子,一抹额头的鲜血,被眼前的景象惊的目瞪口呆,他了解对手的狠毒,但没想到会如此丧心病狂。

      但他还没来得及查看车内的情况,便觉眼前陡然一花,行道树旁一个身影飞速扑来,中年男子立刻感觉双肩骤紧,头晕目眩,本已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僵直身体再次跌倒,身后传来砰砰的声响,居然是枪声!

      对方还有杀招!中年男子惊怒交加,挣扎着就要弹身而起,但无奈双肩被黑影死死摁着,动弹不得。双手再一使劲儿,顿时苦笑,刚才在车内掏出的手枪早已不知去向,这黑影动如鬼魅,气息强大,观其举动,似乎并无恶意,不知是友是敌?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