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二百三十二章 吹牛(三)

加入书签
    鲁珊珊说:“就是,男人都这样,一点道理都不讲。”

    李少山说:“鲁珊珊同志,请你说话注意分寸,不要一竿子打死人,什么只要是男人就不讲理了?”

    鲁珊珊说:“好好好,把你排除开,行了吧?”

    李少山说:“你应该嫁个象那驾驶员一样不讲理的人,好好收拾一下你!”

    “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露真容了吧?”鲁珊珊鼻子一哼,“我说你肚量狭小,你还不认账。难道你就这点出息?”

    李少山说:“是,我的出息小,你的出息大,满意了吗?”

    鲁珊珊说:“不满意,因为,你还没有说完!”

    “不讲了!我是肚量狭小的人。”李少山假装生气地说,“去找肚量大的人讲给你听吧!”

    鲁珊珊说:“不讲拉倒了,我不听就是了。”

    许桂花说:“这有何难,我都能编后面的故事了。”

    鲁珊珊来了兴致,说:“编来听听,气死他!”

    许桂花说:“那个女人回娘家后,也是无法说清楚这件事情,反而受到了娘家人的白眼。她觉得,连娘都不相信自已了,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她选了一座大桥,站到了栏杆外面,人们发现了她,但是,没有人去劝她,阻止她,她悲愤地仰天大叫道,‘苍天呀,为什么他们都不相信我的话?为什么人与人之间就没有信任?这世界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冷酷无情?’她看了看大桥上的行人,悲伤地地跳水而亡。后来,那小偷犯了事,才把这事的真象给说了出来。那驾驶员一听,天呀,冤枉死我女人了。他的良心极度不安地震颤起来,他在极度的痛苦中,艰难地生活了八天九夜,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开上他的爱车,从女人跳水的地方撞烂护栏,冲进水里,殉情去了……怎样?这个结局如何?哈哈哈哈……”

    鲁珊珊一听,说:“就是,我也可以编一个结局出来。”

    许桂花说:“编来听听。”

    “那女人回了娘家后,老老实实地向她娘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她娘心痛死了,发誓,一定要还女儿一个清白。她责令儿子负责调查这个小偷是谁。其实,她儿子也不是好鸟,他知道这个小偷是谁,因为,这个小偷是他哥们儿,这个主意还是他给出的。只是没想到,把他姐给逼回娘家了,怎么办,需不需要直接向姐说清楚?他经过了整整十天十夜的思想斗争,终于想明白了,到了派出所举报了这件事。女子终于昭雪,那驾驶员自知理亏,亲自到了娘家,跪在了媳妇面前,痛哭流涕地承认了自已是个混球,要老婆原谅。老婆终于吐气扬眉,在家中稳坐了当家人的位置,男人自觉对女人亏欠,当起了你们四川人说的‘粑耳朵’……”鲁珊珊说到这里,问许桂花道,“怎样?结局皆大欢喜,喜剧收场,比你那凄凉结局好吧?”

    李少山听了两个女人编的故事,确实都有特色,拍着巴掌,高兴地说:“看来,你二人都可以当编剧了,情节严谨,生动感人,很有特色。只是,桂花的太过低调,人间并不是你说的那样没人性,现在的好心人多的是,我们三个就应该是其中一员吧。”

    鲁珊珊说:“哥,你就别只顾奉承我们了,把你的结果也说来听听吧!”

    “我就没有必要说了,确实和你们的差不了多少,你们都已经想到了结局。不过,珊珊的接近事实。结局是,他俩从此恩爱有加,形影不离,就象我和许桂花同志一样,谁也不愿意离开谁。”李少山说,“这就是结局。”

    鲁珊珊听李少山夸奖自已的接近事实,心里正在高兴,见李少山绕了一个大弯子秀他二人恩爱,心里顿时不满起来。她白了李少山一眼,“哼”了一声,说:“看把你美的,搞了半天,你是在说你俩自已的故事。说吧,那个小偷是谁?还有,桂花嫂子的屁股应该是你给……给抹平的吧。咯咯咯……”鲁珊珊说到这里,一下想起李少山用嘴吸自已的屁股上蝎毒的事,自已稳不起,失声笑了起来。

    许桂花说:“喂,啥子事又转移到我身上咯?我哪里又得罪你鲁小姐了?”

    “你就会胡搅蛮缠。”李少山也发觉鲁珊珊差点说漏嘴,连忙发话道,“看来,你鲁大小姐也并不大度,心胸比李少山狭窄多了。”

    三人一边说笑,一边开车,倒也不寂寞。李少山说:“前面不远就是班固县了,我们在班固吃午饭吧。二位女士,要吃什么只管点,别为哥哥我节约。”

    “我要吃熊掌,虎心,他有吗?”鲁珊珊说,“在北京时为啥不随我点?在小县城了就随点了,你也太会算计了!”

    “喂,小姐大人,你今天是怎么了,横竖都和我过不去?”李少山问道,“到北京也随你点几次,行不?”

    鲁珊珊说:“你就资格的牙膏性质,要一点点地挤!你在日本说的啥?忘了?”

    李少山说:“我的小姐大人,不是还没机会吗?好好好,你记着,回北京后,你想吃什么都行,怎样?”

    “这还差不多。”鲁珊珊笑道,“到时可不兴耍赖。”

    “你别心你之心,度我李少山之腹好不好?”

    “哦,你的意思是我是小人,你是君子咯?”鲁珊珊叫到,“你得给我说清楚,我怎么是小人了?”

    李少山笑道:“要解释也很容易,说你是小人的,不是我,是孔子孔老先生。”

    “孔子本就是一无赖,他说的话你也相信?”鲁珊珊嚷道,“难难怪你也是一个赖皮,无赖之徒,原来是跟孔老二学的。”

    李少山无奈道:“你真是蛮不讲理!就一……”

    “我就一啥子??H?说出来呀!”鲁珊珊知道他要说的话,大声嚷道,“说出来嘛!怎么,不敢说了?你就这点出息?”

    李少山其实差点说出了“泼妇”两字,幸好收口及时。他见鲁珊珊不依不饶地追问,只得说:“你就一蛮不讲理的人!听到了吗?”

    鲁珊珊冷笑道:“哥哥,你想说的恐怕只有两个字吧?”

    李少山也假装冷笑道:“怎样?我就说你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没错吧?!~”

    许桂花哈哈大笑道:“好了好了,你们小声点吵行不,别让班固警察把你们当刑事犯逮了才好耍呢。”

    鲁珊珊愤愤不平道:“下次,我一定要带上测谎仪,看你怎么狡辩!再不然,你得把天眼技术教我!”

    李少山又说道:“如何?事实再次证明,你确实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天眼是随便哪个都能学会的吗?”

    鲁珊珊正经地说:“教不教是你的事,学得会学不会是我们的事。怎样?你教还是不教?”

    李少山心想,也好,让她们没事就念清心经也是好事,免得她们没事就和自已鬼吵,想到这里,说道:“可以,我教你们就是。但是,有个条件。”

    鲁珊珊一听李少山愿意教她们天眼,喜不自胜,连忙答道:“说吧,不管什么条件我都接受,只要你教我天眼的练法。”

    “天眼,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会的,时间也许很漫长。你们不能三两天没学会就恢心,一定要随时随地练习,要持之以恒。只有长期坚持,自然就会水到渠成了。”李少山说,“如果你们办得到,我就教,办不到,教也无益。”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