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三百八十九章:夜未央(央)

加入书签
    墨檀见对方忽然陷入了莫名的沉默,却是在沉吟了好一会儿后揶揄地笑了起来:“呵呵,该不会是因为我说没什么时间搭理你,结果不平衡不乐意不开心了吧?”

    “是啊,一点儿都没错。”

    双叶嗤笑了一声,斜眼瞅着墨檀,夸张地叹了口气:“还不跪地上把本宝宝的鞋给舔干净了,好好抚慰一下咱受伤的小心灵。”

    这种程度的回击完全是条件反射,是双叶还没有意识到对方说了些什么就下意识进行的反嘲讽,她和墨檀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棒彼此养成了这种不过大脑先怼再想的好习惯,否则在很多情况下都会因为跟不上对方的节奏而遭到垃圾话持续骚扰,被撩拨得想拆房子。

    所以直到回怼完了之后,双叶才去反应墨檀刚才说了些什么,并在飞快地做出了‘自己的回应毫无毛病’这一判断。

    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就连墨檀自己都不信双叶会因为被‘没时间搭理’而不平衡,当然,不信归不信,用来当做嘲讽还是蛮好的。

    “不怕告诉你。”

    墨檀哼一声,目光阴沉地上下扫视着半趴在自己面前桌上的双叶,冷笑道:“你但凡长得好看点儿,老子能把你连腿带脚总计五十八块骨头全给舔折了。”

    双叶幽幽地叹了口气,感慨道:“我这辈子见过的变态也不少,你……”

    “不可能!”

    墨檀却是飞快地打断了她,满脸悚然地惊呼道:“你怎么可能见过变态!?”

    他看向双叶的眼神极为复杂,交织着对后者白日做梦的理解、对变态饥不择食的同情以及些许对自身审美观的怀疑。

    仿佛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如此不挑的变态一样!

    令人发指的中伤之举!

    “好吧,这么说也没错。”

    而双叶却是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十分诚恳地赞同道:“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自从认识了你之后我确实已经很难再把其它任何人当变态了。”

    “哦豁!”墨檀眼前一亮,用力一拍手:“所以就是说,我就是你的唯一~两个世界都变形~回去谈……”

    “有话好好说!”

    双叶猛地直起身来,怒拍桌子:“别特么唱歌!”

    墨檀倒是听话,当即便止住了自己那刻意扭曲到宛若鬼神的割喉,轻笑道:“我还没发力呢,你就受不了了?”

    少女伸出食指掏了掏耳朵,叹息道:“只是并不想以这种方式死在你手上而已,如果这地方不是公共空间的话,我这会儿可能已经开始掉血了。”

    “不胜荣幸。”

    墨檀吹了声口哨,口吻依然轻佻随意,却是忽然聊起了正事:“说说你那边的发现吧,卡西跟踪的那兽人大妈扑街了?”

    双叶一边懒散地托着下巴倚在桌上,一边心不在焉地吹着自己额前的刘海:“扑了,扑在运河旁的一家小酒馆,卡西从乌金庭一直跟踪她到那里,然后在外面变了个装就进去观望了,观了几分钟,那大妈就站起来死那儿了,七窍黑血,疑似毒杀。”

    墨檀‘哦’了一声,然后从行囊中掏出了一碟瓜子似的东西,一边咔吧咔吧地磕着一边问道:“自杀还是他杀?”

    “从各种角度来看,自杀的可能性都非常大,比如马绍尔家族或者其合作者麾下的死士等等。”双叶虚着眼看向那碟名为【洽洽果】的坚果类食物,见墨檀没有丝毫分享的意思后直接伸手掏了一把,低着脑袋仿佛松鼠进食般嗑了一枚:“但卡西却提到了那位兽人大婶临死前的表情不太对劲,除了不可避免的痛苦神色外,还带着明显的恐惧与茫然,他认为那并不像是一个死士该有的表情,噗!”

    墨檀侧头闪开了双叶吐来的果壳,笑呵呵地颔首道:“你有一个不错的保镖。”

    “可不是嘛。”

    少女用力点了点头,悠悠道:“人家长得帅、实力强、性格好、话不多,就算天天带在身边都不会觉得烦,比某人可强多了。”

    墨檀特别诧异地瞥了她一眼:“敢情您玩这游戏的核心目的是找个纸片人老公啊?啧啧,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这样吧,看在大家这么熟的份上,你要是打定主意想占他便宜的话,我就传你两招散手,费用方面就……”

    “滚。”

    双叶冷冷地……又伸手拿了把【恰恰果】,看向墨檀的眼神中满是鄙夷:“我没你那么贱,跟NPC玩脑垫波什么的,真希望这游戏有相关方面的举报功能。”

    “不,唯独脑垫波这种事你一定要听我解释,我是有苦衷的!”

    墨檀长叹了一声,沉痛地垂下了头,快速嗑了俩瓜子后无比忧郁地说道:“真的,相信我,我可以解释……”

    双叶面无表情地‘呸’出了两片果壳:“关我屁事。”

    “你就当配合我一下。”

    “行吧,那你到底有什么苦衷呢?贱人。”

    “她胸大啊……”

    “……”

    “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墨檀的上半身高速晃动,一边飞快地闪避着少女丢来的坚果,一边抱着膀子说道:“有没有动用过你引以为傲的直觉,去判断一下那位可怜的欧巴桑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啊?”

    双叶一边向墨檀丢坚果一边沉吟道:“我觉得是他杀,但不确定那人是不是之前卡西在谧夜庭跟丢的那个。”

    “不是说长得一模一样么?”

    墨檀似乎躲累了,于是便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任由瓜子砸在自己身上,不负责任地猜测道:“难道是双胞胎?或者能够让人变成其它模样的好东西,比如复方汤剂什么的?”

    少女并没有因为墨檀放弃抵抗而失去兴趣,反而更加兴致勃勃地往他的眼睛、鼻子附近丢果壳,边扔边说道:“按照这个思路的话,假设卡西当时在谧夜庭外跟丢的人是大妈SSR,那么之前先你一步抵达乌金庭的人也同样应该是大妈SSR,而在卡西后续的跟踪过程中,有一位长相完全相同的大妈N在某个时间点取而代之,之后就扑街了。”

    “这种可能性大概在多少?”

    墨檀张嘴接住了一颗坚果,随口问了一句。

    双叶歪着脑袋想了想:“不到一成,又没有其它线索,所以干脆就别管这事儿了。”

    “同意。”墨檀不暇思索地点了点头,莞尔道:“尸体也好,什么也好,该谁管谁管,该谁查谁查,托你家爱米琳姐姐把咱们的关系撇清了就成,反正最后也不可能查出些什么结果。”

    “好说。”

    “辛苦。”

    闪电般地达成了共识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极为恶劣的笑容。

    不管那个死者是谁、不管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不管引走卡西的人有没有被换掉,都对当前的局面没有半点影响,所以完全没有去费心的必要。

    至于之前的那番推测……

    只是他们随口说说而已,猜得对与不对根本无伤大雅。

    “整理一下吧,照现在的发展看来,审判日那天投‘制裁’票的,有火爪、水晶狼两家稳的,加上巴洛卡和西蒙两家不稳的。”

    双叶发现自己正在疑似给对方投食后,便停下了对墨檀的投掷攻击,掏出一瓶没有任何实质效果,仅仅只是味道比较不错的果汁,一边吸溜一边说道:“至于投‘观察’票的,跟马绍尔穿一条裤子的斯科皮自不必说,连门都没让你进的邓蒂斯也别指望了,地中海大公那边……”

    “没戏。”

    墨檀非常自然地接口道:“就汞芯?费尔南表现出来的性格来看,哪怕他一开始并没有打算攻击我、甚至没有考虑好是不是要向马绍尔妥协,但自从那位使者在铁闸庭忽然发难,猛干安东尼?达布斯之后,这件事情就已经失去回旋余地了。”

    他并没有解释太多,甚至连那声似乎并非费尔南大公自己吼出来‘拦住他’都没提,只是言简意赅地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而双叶也没有问上哪怕半句细节,只是轻笑了一声:“可以理解,毕竟他在骑墙派里也算是个奇葩了。”

    原本就心智不坚,再加上被马绍尔一方率先找上门,最后又在自己地盘发生了明显想搞马绍尔家族的‘安东尼?达布斯’遇袭事件……

    以费尔南公爵所表现出来的性格,除非他是一个内心深处隐藏着巨额正义感的圣人,否则这第三张‘观察’票基本也就板上钉钉了。

    依照墨檀今天早些时候的想法,就是想抢在马绍尔那边的人之前赶到铁闸庭进行威逼利诱,不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不用讲道理说大义,只需要给他画个看起来比较合乎逻辑的大饼,再撂点儿有可能变成现实的狠话吓唬吓唬,这事儿基本就成一半了。

    只可惜晚了一步,不但被人抢占了先机,自己还差点儿被弄死。

    凭借费尔南大公仓促间的几个细微反应,墨檀可以肯定,那场刺杀绝对只是那个玩枪的临时起意而已,绝非费尔南大公的授意,他甚至还有一种猜测,那就是攻击自己那人其实也并没有早去多久,甚至可能只提前了十几分钟不到。

    但人家却在自己抵达的瞬间,做出了最为正确、果决的判断。

    即是直接促成一场仿佛蓄意已久的刺杀,强制确立费尔南大公的立场。

    在这之后,就算自己再次登门拜访,诚恳地表示知道大公也是受害者,不会计较不会记仇什么的,效果也绝对好不到哪儿去。

    【有趣的对手~】

    他下意识地露出了一抹弧度,那是让戴夫死不瞑目的弧度、让缪斯稀里糊涂付出了几十万金币的弧度、让萨克彻底心甘情愿地放下生还希望的弧度,同时也是让双叶感到异常熟悉的弧度……

    尽管她以前没见过墨檀,更没见过他这么笑,但她自己却经常会无意识地露出同样的表情。

    “恶心……”

    言不由衷地怼了墨檀一句,双叶悠闲地玩着手指:“这样算来的话,‘观察’面比较大的是侯赛因、邓蒂斯、费尔南三个家族外加紫罗兰一票,‘制裁’面比较大的是火爪、水晶狼、巴洛卡、西蒙外加紫罗兰一票,局面一片大好嘛。”

    墨檀用力点头:“对,所以咱们这两天就随便打打酱油划划水,该怎么浪怎么浪,然后坐等三天后的审判日看马绍尔家族遭到制裁,最后大家群起而攻之,想杀全家的杀全家,想捞油水的捞油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你真是这么想的?”

    双叶没有抬头,只是专注地盯着自己的指尖:“聊完这一圈,占据了表面优势,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了?”

    墨檀莞尔一笑,耸肩道:“与其在我这里做无谓的试探,不如好好按照自己的节奏去走,需要提防些什么、注意些什么你自己心里不会没数。”

    “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

    “好吧。”双叶懒洋洋地站起身来,兴致缺缺地说道:“既然你这么有信心的话,我就不废话了,总之就是一切如常是吧?”

    墨檀微微颔首,脸上那不修边幅的笑意敛起了一些,轻声道:“一切如常就好,该涌动的暗流今晚已经淌得差不多了,至于后面的落子……呵,直到三天后的审判日为止,基本都算是做戏而已。”

    双叶挑了挑眉:“这算棋手的自信么?”

    “推波助澜的搅屎棍而已。”

    墨檀嗤笑了一声,摇头道:“我这个来萨拉穆恩还没你久的人可没资格当棋手。”

    “哟,没想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双叶挑了挑眉,轻笑道:“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有意料之中的变数我会跟你打招呼的,哦对了,顺便一提,因为一些错综复杂的原因,那位名叫蕾莎?凯沃斯的觅血者女士,以及那个叫艾?凡耶的小神官都对你产生了一些微妙的误会,好自为之吧~”

    墨檀眨了眨眼睛:“蛤?”

    “没什么,我只是稍微配合了你一下。”

    双叶充满愉悦地笑道:“你不是说咱俩是有过一段峥嵘岁月的老相好么,为了帮你圆谎,我就顺着你的说辞随便编了点儿东西咯。”

    “呵,你还真是有心了~”

    “别客气~”

    第三百八十九章:终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