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第596章 一起走吧?

加入书签
    深渊的部队最终是不带半点犹豫头也不回地走掉了,鉴于剩余的战力严重不足,联盟舰队并未对他们进行任何拦截,只是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就好像两支死敌球队在完成比赛打成平局后面无表情地目送彼此离场的样子。当然这仅仅只是一个比喻而已,实际上双方【互相告别】时的表现可不像死敌球队那么友好,各种炮击始终都没有停过。

    但这种交锋更多的是在走形式,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上的损害。在南宫荣看来双方简直宛如两个各回各家之际仍然很不高兴的互相扔泥巴的熊孩子,明明无论如何都没法继续打架了却还是满满一副死不服输的架势。

    乍看起来有点搞笑,可仔细想想的话也从侧面证实了联盟与深渊的关系,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不休,否则也不会有这样的表现了。

    幸运的是联盟的计划有获得成功,迫使深渊意志不得不在此处选择了撤退,不然它绝对会拼着让增援部队付出极大的代价也要将南宫荣等人留下来加以歼灭,反正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重新恢复过来的。

    可惜现在被深渊当成最大倚靠的大量收集资源快速恢复战力的看家本领已经被联盟给破解了,比尔贾德前线位面遭到突破后最终boss的势力地盘便会即刻受到联盟军队的直接威胁,不会再有机会让它组织和集结先前那种极大规模的部队展开反击。

    剩下的,就只有稳扎稳打的逐步平推罢了——虽然可能会耗费不少时间,却能够确实地击败深渊,从而杜绝任何形式上的意外情况。

    “还真是有够王道的作战,完全不给深渊半点还手的机会呢。”南宫荣在深渊的部队完全离去后联系上了金毛猫向她征询起了一些意见,“照理说接下来应该完全看联盟的表演了,那么我们这支临时的联军又该做些什么?果然是加入到联盟大军之中吗?”

    “总而言之你先回到精灵族的世界树上再说吧。”系统在通讯器里对少年如此回应道,“如果不想加入联盟其实也无所谓,我们并不会强求什么,但讲道理本系统还是建议你加入会比较好。哪怕骚年你有收了奥克塔薇尔,你的同胞需要离开拉兹菲尔德位面安置在林薇音那边的这件事依然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不过若是你有加入联盟,相信上面那些大佬应该会很乐意在一个被深渊放弃的无人位面里帮助你们建立新的家园。这总比和别人挤在一起要好吧?”

    南宫荣发誓他的眼前此刻绝对出现了背后竖着一条恶魔尾巴的金发小萝莉的诡异景象,并且还正在用令人无法抗拒的架势诱惑着自己犯错误——嗯,当然不是指那种会被请去喝茶的错误,而是别的一些事情。

    满头黑线的少年最终不得不用手死死摁住脑门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属于自己的土地和家园吗,总觉得完全无法拒绝呢。话说回来,联盟对安洁洛特他们也应该开出了相类似的条件吧,你们就是这样一路过来不断吸收各个势力从而壮大自身的吗?”

    “相比深渊的做法联盟已经很委婉了,至少我们不会趁人之危强行用武力胁迫你们加入。毕竟这样的联合是无法长久维持的,并且还很容易崩溃。”

    然而我们没得其它选择的状况同样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南宫荣张了张嘴最后果断把这句台词给咽了回去,因为至少联盟有给出了相对来说更好的选择,少年若是不想接受联盟的好意宁愿带着同胞吃苦开荒也没人会说些什么。

    “嘛,考虑到我的族人如今的状况,还是接受联盟的帮助更好吧。”少年和同在机体驾驶舱里的林薇音对视一眼后冲小丫头耸了耸肩道,“这样对你们来说也是个不错的结果,把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借给外来者使用居住什么的无论如何都会招来一些闲言碎语不是么?”

    林薇音闻言不禁很是尴尬地抬手挠了挠头:“啊哈哈哈,欧尼酱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啥都不知道,仅仅只是用帝国贵族阶层的思考方式进行了推测而已。毕竟你知道,在这方面我还是比较擅长的。”

    奥克塔薇尔最终能和你走到一起也真是不容易呢。小丫头眯着眼睛在心中煞有介事地肯定了这么一句后,继而略显担心的问道:“那么,你是决定要接受联盟的帮助并加入他们了?我知道欧尼酱你的能力非常特殊即便势力庞大如联盟也对此极为重视,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想办法把自己卖个更好的价钱呢?”

    “因为我的能力如果失控暴走、甚至只要我稍微迷失了本心,便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深渊意志那样的存在,对不对金毛猫?”

    遭到突然提问的系统意外的没有予以当场回答,反倒先是沉默了好几秒,直到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后方才开口说道:“南宫荣你说的没错,联盟邀请你加入也确实有着对你进行全方面监控的意思。虽说你和深渊是完全相反的两种存在,可没人知道你会不会突然堕落转化成敌人,在战斗完全收官之前我们不能冒任何风险。”

    “所以我才不会向联盟要求更多的好处,只要能安置好同胞就够了。”南宫荣冲便宜妹妹摊开双手很是随意地撇了撇嘴道,“就是这么回事,我在前线和店长他们一起战斗肯定会比在后方和联盟的高层扯皮争取利益要令人安心得多,没有掌握大量的资源,我的能力就算突然失控了也不会对周围造成多大的损失才是。”

    金毛猫的语气显得很是惊讶,不过更多的则更像是故意装出来的模样:“我的天,骚年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有智慧了,还是说你以前是有意假扮愣头青的吗?不管怎么样,你自己有意识到这件事情就行,也省得本系统对此多费口舌做些说明了呢。”

    对此南宫荣只是满脸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少年很清楚最后真正要做出决定的话,像现在这样和金毛猫胡侃瞎扯是没用的,他必须见到联盟方面的代表才行。

    所以,还是先返回精灵族的世界树上等着比较好。

    ——————————————————我是分割线——————————————————

    在米赛尔安排的会客大厅里,完成了休整的南宫荣等人终于见到了联盟方面派来的代表。当然对方登场的方式并不是很友好,因为除了联盟一方的人以外他们的队伍中间还混进去了一个前深渊阵营的家伙,对其严加防范的模样使得整支队伍看起来更像是在押送而不是在进行外交。

    “我说,你们应该都已经确定过我如今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了,还有必要这么整的吗?”

    作为被押送的对象丝蒂芬妮倒是表现得满不在乎,她完全无视了背后两个全副武装的联盟士兵如临大敌的模样,歪过头宛如和老朋友聊天一样对旁边的金发侧马尾搭起了腔。

    “除非让周翼随时随地都用手抓着你,否则谁都不会放心你的能力。”被搭话的侧马尾说着朝前方无比尴尬的店长大人瞄了一眼,继而煞有介事地正色道,“然而真要这么弄了我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感觉像是自己保存得很好的咸鱼被偷腥猫给叼走了似的。”

    南宫荣顿时只觉得原本有些帅气的店长突然就变成了咸鱼的造型,同时也是从真正意义上在近距离见识到了联盟式的日常是一种什么样的展开。不得不承认这些人的确是无论哪种场合都能整出各种无厘头的日常,就算世界末日了恐怕也无法阻止他们。

    作为名义上的会议主持人,米赛尔的脸颊一直是在抽筋的,她可不像南宫荣等人这样已经见惯了联盟特有的交流方式,只觉得自己之前准备了很长时间的说辞在这个瞬间全都彻底变成了无用功。

    当然场面话还是要说的,老阿姨抢在店长大人莫名其妙地陷入令人羡慕嫉妒恨啊不对、是说约定俗成王道有爱的修罗场境地之前轻轻咳嗽一声打断了正准备大眼瞪小眼着怒目相视的某两个美少女。

    “咳哼!如果你们是来上演轻小说剧情的,那么还请回去再弄如何?”

    金发侧马尾当即装成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模样放弃与丝蒂芬妮的对峙迅速收回身子站直了看向米赛尔,继而用无可挑剔的优雅动作冲精灵长老提着裙边行了一礼道:“说笑了,我们当然是来谈论正经事而不是来玩闹的。那么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是艾蜜琳娜·哈里斯,得到授权暂时可以完全代表联盟与各位进行各方面事务的商谈。在我提出联盟的建议之前,你们这边有什么条件要提出的么?”

    “我已经从一名得到联盟制造的特殊辅助装置的叫做安洁洛特的族人那里听说了不少关于你们的事情,对你们的实力和能力有着一定的了解。所以,我希望联盟能够帮助我们精灵在一个无主的位面里建设新的家园,或者和别的种族共享也行,只要能安顿下来确保我们种族和文明的延续,我们就选择加入。”

    站在米赛尔旁边的安洁洛特以及其他精灵对于老阿姨的发言并没有表现得多么震惊,毕竟他们已经什么都没有剩下了,只是一群漂泊在虚空中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并且其【飞船】还经过激烈战斗受损和消耗都相当严重,除了主动接受联盟的帮助并加入他们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因为自顾不暇的南宫荣他们可没有能力帮助精灵族建立新的家园,如果联盟没有出现或许米赛尔会选择和少年一行抱团取暖,但如今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应该怎么做根本就不需要进行任何复杂的思考了。

    “嗯,的确是个好决定,我们的建议其实也差不多。”艾蜜琳娜闻言顿时笑了起来,略显随意地摆了摆手道,“不过也别把事情想象得太严重,你们是加入联盟成为一份子而不是被联盟完全吸收,该有的权利还是会有的。”

    便在金发侧马尾和米赛尔对话的时候,奥克塔薇尔忽然从背后轻轻戳了戳南宫荣凑到他的附近开口道:“你也会向联盟提出同样的条件吗?就不能留下来么?”

    少年自然有听出长公主语气中的不舍意味,可惜他并不能心一软就随便答应什么,长长地叹了口气轻声回答道:“我也想啊,塔薇尔。但是我的同胞受到的痛苦实在太多了,他们对帝国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信任;更何况你自己摸着胸口想想看,即便王室有带头做出改变下面那些贵族特权阶层会跟着在短时间内改变对我们汉族人的看法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或许将来随着南宫荣带领族人在对抗深渊方面表现得越来越活跃帝国的大多数人会逐渐改变看法,可至少现在不行。甚至如果奥克塔薇尔强行安排土地出台维护法规将汉族人留在帝国内部,还会有可能引发反弹乃至不满——并且还是来自于汉族人和帝国贵族阶层双方的。

    贵族们会认为汉族人配不上分配到的土地并享受正规平民权益,而南宫荣已成惊弓之鸟的同胞则会认为帝国这样做是在试图诓骗自己放弃离开拉兹菲尔德位面的机会、等到他们无法再执行移民时就会果断撤去伪装重新露出帝国原本丑恶的嘴脸继续对他们展开压迫。

    长公主殿下对于这些心里面其实也很清楚,她同样知道根本无法避免,只是想留住南宫荣而已。女孩担心这次注定的分离会给两人的关系造成一些无法预知的影响,所以才会表现得有些不够理智,如今被南宫荣一通反问后方才渐渐恢复了冷静。

    “我知道了啦,只是仍然觉得无法接受啊。”

    “没关系,你可以和我一起走嘛。”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 .

银河至尊官网网址